第二五六章 这叫火炮(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03
A+ A- 关灯 听书

“那个,德謇呐,失败了就失败了,别放在心上啊。”四人组中年龄最长的李震比较实在,爬起来拍拍李昊的肩膀安慰道。

“都督,虽然职下不知道您说的火炮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职下相信它的威力绝对不止于此,之所以会失败,应该是船上物资不足的原因。”为防止李昊面上挂不住,雷耀也在替他找借口。

程处默倒是想吐槽几句,不过被一边的长孙冲拉住了。

相比于此前的信心十足,火炮试验失败之后,李昊的心情一定不会太好,这个时候吐槽他,岂是兄弟所为。

只是,众人不解的是李昊完全没有试验失败之后的失落,相反,此时的他正满脸笑意。

好不容易被拉住的程处默见他如此,懊恼的一跺脚:“完了,德謇是被刺激的太狠,失心疯了。”

“滚,你才失心疯了。”望着煞有其事的众人,李昊没好气的说道。

“没失心疯?那你笑啥?”程处默反问道。

“呼……”李昊长长呼出一口气,望了众人一眼道:“知道我为什么让所有人都躲起来么?不是因为这东西威力的大,而是因为怕它炸膛,如此大的东西如果炸了,死的人绝对不止十个八个。”

“哦!”众人一齐点头,不明觉厉。

李昊见众人如此,也懒得跟他们多说,从三层甲板上下来,将几个探头探脑想要出来的家伙踹回舱里,叫出冯羌:“出来,试验继续。”

“啊?还要试啊?”冯羌挠挠头,在他看来试验已经失败了,再试又能如何。

“少废话,加大装药量,用刚刚的两倍药量。”在冯羌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李昊不耐烦的说道。

还是刚刚的步骤,只不过多加了一倍的药量,冯羌很快完成了任务。

与刚刚略有些区别的是,这一次的试验程处默等人说什么也不肯再趴下了,除了雷耀,所有人都齐齐站在三层甲板的边上,一个个有说有笑丝毫不将李昊的警告放在心上。

对于想要找死的人,李昊从来不惯着毛病,引线点燃之后,飞快的躲进了安全的地方。

程处默看到李昊如此小心,失望的摇摇头:“哎,德謇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小些。”

“话不能这么说,火药这东西终究是杀人利器,小心点并不为过。”李震虽然也觉得李昊有些小心的过头了,但话到嘴边还是留了些情面。

长孙冲则没有说话,望着越烧越短的引线,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有些不妥。

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哪里不妥,火炮的引线已经燃尽。

“轰……”一声远比刚刚响亮许多的爆炸声。

火炮的炮口喷吐出一条近三尺长的火舌,整条战船的甲板随着那一声巨响发出让人心悸的震颤。

三层甲板上众人只觉得心口一闷,心脏似乎都跟着狠狠震了一下。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随着那一声炮响,北侧河岸上,虎牢关城墙竟然冒起一股烟柱,远远的还能看到城头上的守军正疯了一样到处乱窜。

待一阵风吹过,众人清楚的看到,那城墙的垛口明显缺了一块。

试个炮竟然把自家城墙给轰了,这尼玛叫什么事儿啊,等会儿守关的将军要是把自己等人当成敌人怎么办。

三层甲板上众人满头黑线,从藏身之地出来的李昊也是一身的冷汗。

果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刚刚光顾着船上众人的安全,竟然忘了炮口正对的位置是虎牢关。

话说虎牢关被炮击之时,左骁骑卫大将军段志玄正在城头巡视关防情况,虎牢关守将则在一旁相陪,两人正聊着,冷不防河面上传来一阵闷雷之声,接着二人前面百来步的地方就被轰了一炮,整个垛口直接就被轰没了。

如此情况谁也没有料到,虎牢关守将当时就懵了,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直到一直后面段志玄的亲卫们涌上来将两人护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招呼手下众将士防御。

可当他看到外面河中心那四艘悬挂着大唐旗帜的战船,以及船上不断打出的旗语时,立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打错了?什么叫打错了?刚刚那一下差点把老子拿都打没了好么?

正纠结的时候,却见身边段志玄狠狠放下手中一个圆筒,怒声骂道:“这几个小兔崽子,竟然有脸说打错了,来人,给让他们给老夫停船。”

老段说完这些,也没理守将,直接带着着人下城而去,不多时关口被打开,数十骑绝尘而去。

……

……

李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是试验一下火炮,结果却差点把段志玄给轰了。

看着面前灰头土脸,头盔上还夹着一块碎城砖的老头儿,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段,段叔。”

“老子不是你叔,你是我叔行了吧!”战船上,段志玄怒不可遏,目光扫过在自己面前努力装出一副好孩子样的四人组,恨不能抽出剑来把他们都给捅喽。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段叔,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巧合。”

“巧合?差点把老夫给轰了,你这小崽子一句巧合就完了?”

“那……,那您说咋整?”见段志玄不依不饶,李昊索性破罐子破摔。

反正段志玄跟老头子同殿为臣,最多也就是被他揍一顿而已,总不能真个把自己给杀了。

段志玄也知道不能真把李昊如何,虚点他几下,来回踱了几步,突然道:“说,刚刚你小子是拿什么东西轰老子的。”

“火炮。”李昊立刻答道。

“火炮?”听着自己听不懂的名词,段志玄的目光不由自主看向船头那黑黝黝的铁棒槌:“就是这东西?”

“对,这就是火炮,威力巨大,攻城掠地不在话下。”李昊只盼着把段志玄早点送走,有问必答。

段志玄围着火炮转了两圈,又向远处虎牢关的城头看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此物不错,回头给老夫的骁骑卫送来五百个。”

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