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七章 船至登州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06
A+ A- 关灯 听书

你怕不是以为我这炮是捡来的吧?五百个……你以为自己是派大星么?

好不容易安抚好段志玄,答应了无数不平等条约,李昊等人这才得以脱身。

不过五百门炮这个条件,只是个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倒不是说李昊不想给,而是段志玄在听说一门炮的重量之后,自己主动放弃的。

八、九百斤的炮身,加上两三百斤的炮架,一门炮一千多斤,这个重量对于陆军来说简直就是恶梦,没有任何一个将领会喜欢。

雷耀、程处默等人再也没有了之前嫌弃的表情,一个两个围在火炮周围转个不停,垂涎欲滴,时不时伸手摸上一把,那样子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刚刚一炮将虎牢头城头轰出个缺口可是他们亲眼所见,城头都给轰成那个样子,木头制成的战船自然也不在话下,等到了百济,一炮一个挨个给那个百济水师点名。

其它的三艘战船上的军卒当时并没有进到船舱里面,作为炮击虎牢关的目击证人,这些人无比热情的投入到了火炮的安装工作当中。

书说简短,小半月时间就这样转瞬即逝。

这一日正午时分,忽听有军卒大声鼓噪,李昊等人闻声出来,却见前面是一片极为开阔的水域,一眼望去天水相接。

程处默看了半晌,喃喃道:“这……这是海?”

长孙冲亦言道:“怕不就是了吧?”

什么叫怕不就是了,李昊微微一笑,行至船头,张开双臂深深吸了一口满是腥咸味道的海风回头道:“此处便是黄河入海口,自此时起,我们便离开陆地了。”

长孙冲几个眨眨眼睛,数日前他们还在感慨路上无聊,却不想这一日已至海上。

雷耀倒是个见过世面的,自舱中出来之后便看着长孙冲几人在那里感概,此时走上来道:“几位世子,再往前行大概一日左右便是登州,到了那里,我们便可以好好修整一番了。”

听说不日便可到登州,程处默眼前一亮:“哎,那敢情好,俺老程早就在船上待腻了,快快快,老雷啊,快让你的那些个手下加快速度,争取今天晚上咱们就上岸。”

船队在登州休整本就是题中应有之意,故雷耀闻言也不推辞,含笑点头答应。

见李昊依旧站在船头,雷耀想了想主动走上前去:“都督是第一见海吧?”

李昊点点头没有说话,海,他自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若说这辈子却还真是大姑娘上花娇头一遭。

雷耀陪着李昊站了一会儿,见他不语,主动提议道:“都督,海上风大,不如先回舱里吧。”

“无妨!”李昊摇头,想了想说道:“雷耀,自登州出海,东南方向有座大岛你可知道?”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大岛?雷耀想了想,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都督说的可是耽罗国?”

登州东南的大岛自然便是济州岛,不过这个名字是在公元一千年之后才有的。

不过,李昊隐约记得济州岛的确是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耽罗,于是便道:“我也无法确定,如果你说的那个耽罗就在百济南面不远,我想我们说的应该就是一个地方了。”

“那应该就是了,耽罗国就在百济南面大概二百多里的位置。不过都督,咱们不是要去百济么?您怎么突然想起耽罗来了。”

李昊笑道道:“未虑胜,先虑败,此去百济我们总要先寻个落脚的地方,否则冒冒失失杀过去,若是能抢到一处港口还好,若是抢不到,岂不是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

雷耀闻言,惭愧道:“都督英明。”

李昊摆摆手,示意雷耀不必如此。

此次出海路途遥远,战船所能够携带的补给有限,李昊又不想打到一半还要回到登州补充物资,故而在海外找一块根据地就显得尤为重要。

为此,李昊又与雷耀商量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日头偏西才算告一段落。

是夜,经过半个多月的航行,战船终于在登州靠岸,踏足码头的那一刻起,长孙冲、程处默等人便由衷的发出一声爽到了极点的哀嚎。

李昊跟在几人身后下船,脚踏实地那刻,心底也着实踏实不少。

只是,他却不能像长孙冲等人那般懈怠,因为在他面前还站着一员骁将。

“职下登州水师都尉王文度,见过李都督。”

“免礼。”李昊借着四周火光,打量着面前之人。

但见此人生的甚是高大,方脸,浓眉,一双虎目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着寒光,寒风中只着一件皮甲,两条杠子粗的胳膊赤条条露在外面。

“李都督请!”王文度直起身子,侧身让主路,引着李昊一行向水师驻地而去。

程处默这段时间在船上憋的很了,便生不管是李昊还是长孙冲、李震,都不是那种能够放开手脚与他放对之人,故而在看到王文度之后立刻见猎心喜,一边走一边嘀咕道:“端的是条好汉子,有机会定要与他试试手。”

小程的声音不大,但依旧被在前面引路的王文度听了个正着,扭头看了他一眼道:“程小公爷若是有意,王某自当奉陪。”

程处默闻言大喜:“好好好,如此便说定了。”

果然是好战份子,这还没怎么招呢,就准备过过手了。

李昊暗自翻了个白眼,却没制止程处默,这次远赴百济还需要登州水师全力配合,能看看登州水师都尉的能力倒也不错,若是有勇无谋之辈,估计还要在登州留下一些人手才好。

便是这样,众人一路行至登州水师驻地,待近了,李昊诧异的发现,驻地中竟然还有一些穿着与水师迥异的其他人。

好奇之下,不禁问道:“王都尉,他们是什么人?”

“新罗水师的人,他们那使节入了长安之后,护送的水师便一直停在这里。”

王文度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耐,引得李昊身侧的雷耀直皱眉头,心说这都尉好不晓事,我家都督虽然年轻,但也是有本事的,官职又比你大,怎地用你来接一趟便满腹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