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 替罪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0
A+ A- 关灯 听书

登州城中,刺使府邸。

刺使王元良高居首坐,下首坐有登州别驾,登州长史。

却听那刺使王元良突然开口问道:“我听闻那新罗使团似乎已经到了,不知为何没有来本官这里?”

“使君,那些新罗蛮子不识礼数,已经穿州而过,去了码头。”登州长史闻言报道。

王元良眉头一皱:“嗯?!去了码头?”

“是的,想是因为心急新罗与百济之争想要早日归国吧。”登州别驾倒是明些事理,说了句算还公道的话。

奈何王元良此人心胸狭隘,自持自家姐夫乃当朝国公陈叔达,于登州任上根本不见任何人放在眼中,见别驾似有替新罗使团说和的意思,面色一沉道:“别驾此言何意,便是那新罗蛮子再急,难道便可以不见本官放在眼中了?他那船队在本官这里吃吃喝喝一年之久,难道就不该来致谢?”

登州别驾嘴角抽了抽,暗中摇头。

人家船队的确是在登州驻扎,可人家吃东西也是给钱的,又不是白占了登州便宜。

再说人家新罗使者好歹也是亲王身份,听说这次回来队伍里还有个公主,就算新罗国小,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任啥要搭理你一个刺使。

王元良似也知道自己拿新罗人没有什么好办法,只牢骚了一句便不再言语,反而将注意力投向京里来的远洋水师:“那远洋水师在干什么?他们那个都督叫李……什么的今日可曾来过?”

登州长史乃王元良死忠,闻言立刻谄媚道:“回使君,不曾来过,想来是自持身份,没把您放在眼中吧。”

“哼,果然都是些无礼之辈。”王元良冷冷一笑:“也罢,既然山不来就水,那本官就去就山,咱们一同去水师码头见见这位卫公世子。”

这尼玛不是没事找事么!登州别驾只觉一阵头大。

人家远洋水师都督李德謇那可是天子宠臣,少年得志,而且他还是家中独子,老头子卫国公李靖也不比你那姐夫陈叔达爵位低,更不要说人家还是身居要职。

这两相叠加之下,人家根本就不怕你一个登州刺使,若你不去撩拨人家,老老实实在城中缩着最多也就是失礼,人家度量大一点或许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可你这会儿却要去码头上撩拨人家,这却不是自找麻烦?

尽管心中无奈,奈何上命难违,登州别驾就算再不愿,也只能跟着王元良一同去往码头上的水师驻地。

此时此刻,已经收拾妥当的新罗船队正刚刚启航,三条大船、十条小船逐一离开码头,驶向大海深处,王元良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船队的尾巴。

“怎么回事?船呢?”下了轿子,王元良看着空荡荡的码头,黑着脸问道。

“想是走了吧,职下这就叫水师都尉过来问问。”登州长史不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直叫过一个亲随,打发他去找水师都尉王文度前来答话。

王文度早已经得了通报,知道王元良来了码头,此时正好赶到,当下紧走几步来到王元良面前,硬着头皮道:“水师都尉王文度,拜见王使君。”

王元良自持身份不屑与王文度说话,那长史见了,趾高气扬走上一步喝道:“王文度,我来问你,那远洋水师去了何处?李德謇又在哪里?”

按说一个登州长史级别上与王文度相差不多,奈何这家伙马屁拍的好,很得刺使欢心,乃王文元心腹之人,这一喝虽然有些不妥,但却没人说什么。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王文度心中有气,却又不能不答,只好言道:“远洋水师已在一个时辰前离开,水师李都督亦随船离开了。”

不等王元良表示什么,登州长史已经是义愤填膺,指着海面大声骂道:“走了?这腌臜的货,来了登州,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走时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着实不当人子。”

王文度见那长史如小丑一般,冷声提醒道:“长史慎言,李都督乃四品上官。”

谁想王文度不说还好,一说却听王元良冷笑道:“四品上官又如何,难道就比本宫职务高了?再说他一个小辈,论辈份,本官还是他的叔伯,到了登州竟连面都不露,说他不当人子难道有错?”

长辈?人家认你你是长辈,不认你你跟路人有什么区别!

再说看你这一脸的苦大仇深,哪里有半点长辈的样子。

王文度隐隐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就答应李昊跟着他一同出海算了,何必留下来受这份腌臜气。

见王文度不说话,王元良似是想起了什么,冷哼一声道:“远洋水师既已出海,那他们的补给从何而来?为何本官没有收到文书?”

坏了,我怎么将这一点给忘了。

王文度心中暗叫要糟,却也不能不答,只好一抱拳:“回使君,是职下自水师调拨给他们的。”

总算抓到你的把柄了,登州长史眼前一亮,立刻跳出来喝道:“王文度,反了你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不报与使君知晓,你当水师是你家的私物不成,如许多的军粮你说给就给,你到底有没有将使君放在眼里。”

王文度是个直爽的汉子,当初李昊向他提出要从他这里调粮的时候,他本想着大家都是水师,人不亲船还亲呢,再说远洋水师调粮又不是不给钱。

更不要说李昊如此信任他,乔装海盗远赴百济这样的机密行动都告诉他了,作为回报在职权范围内调些粮给他,只当是还了对方这份情谊。

只是他当时完全没想到王元良等人竟会借此发难,此时被登州长史一逼问,顿时哑口无言。

王元良等了片刻,见王文度一直没有任何解释,眼中闪过一抹快意,心说老子既然找不见那李德謇,便拿你一个都尉出气出好。

想到这里,王元良冷冰冰说道:“来人,给本官将王文度拿下,待本官查清其私相授受之罪,再向朝庭上书将其发配岭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