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耽罗之战(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2
A+ A- 关灯 听书

距离登州五十里左右的海面之上,二十余艘或大或小的战船泊在一起,其中四艘没有悬挂任何旗帜的大船停在中间,其余十余艘挂着新罗旗帜的小船围在四周。

李昊并雷耀等人借着小船来到新罗人的旗舰之上,乍一见到凝立船头的新罗公主,不觉微微皱眉:“胜曼公主,两旬未见,怎地瘦成这般模样。”

陆路不比水路,半月时间从京城一路穿州过府赶到登州,别说金胜曼一个女子,就算是男人若身体素质差点,估计也会倒在半路上。

偏生金胜曼赶到登州的时候,却听说李昊等了已经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经到了登州。

既是同路,又约在同一地点相见,这可恶的家伙却理都没理自己,任由自己一路撞过来,到头来还要倒打一耙,说什么‘瘦成这般模样’。

老娘瘦成这样,还不都是托了你的福。

继而又想到半路之上金俊英的蛊惑之言,金胜曼眼中忽的泛起一抹泪光,口中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你过来干什么!这里是新罗使团的船队,你是什么身份。”

李昊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搞不清金胜曼在抽哪门子疯,再次撇下她不理,转头对已经迎出来的金俊英说道:“亲王,一路辛苦了。”

金俊英亦是满面风尘之色,强打起精神道:“唉,新罗遭此大难,我等又是新罗皇族,辛苦些也是该当。倒是德謇你,万里驰援这份恩情,倒是让我等无以为报啊。”

李昊闻言道:“哎~,亲王说这些不是显得外道了,好歹我们也是相处了一年的好兄弟,你有难处,我不帮你难道要去帮那百济人不成。”

金胜曼有些听不下去,冷言讥讽道:“虚伪,若你真想帮忙,倒是别要那五十万贯钱财啊。”

“胜曼!”金俊英脸色变了变,大声对金胜曼呵斥道:“德謇又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后还有无数跟着他的兄弟,还有大唐朝庭,总不能让他对这些人没个交待吧。”

“哼。”金胜曼把头撇到一边,瞧也不瞧堂兄和李昊。

见此情况,金俊英转头对李昊赔礼道:“德謇,胜曼不懂事,你别见怪。”

“无妨。”李昊摇摇头,并未把金胜曼的态度放在心上,只管对金俊英说道:“亲王回新罗打算走哪条路?是从卑沙城走陆路还是绕道耽罗?”

与雷耀与王文度聊过之后,李昊已经可以确定后世的济州岛便是现如今的耽罗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过,眼下的耽罗却是百济的属国,若是从那里绕走水路,在不亮明大唐旗帜的情况下少不得会与其做过一场。

可话说回来,就算走陆路也未必安全,卑沙城在高句丽境内,若高句丽有二心的话,完全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这支人数不多的新罗使团给做掉。

思来想去,金俊英决定还是走水路,毕竟走水路还有李昊的水师来给他打掩护,若是走陆路,凭他手下那几百人的护送队伍,完全就是送羊入虎口。

想通了这些,金俊英断然道:“走水路,耽罗国力不强,水师战力不高,我们完全可以直接撞过去,只要路上不遇到百济水师,问题便不甚大。”

李昊闻言点头:“如此便这么决定了,等下由亲王派出战船在前面引路,我等随后跟上,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敌人,通知我等一声便好。”

做好约定,李昊没有过多停留,谢绝了金俊英共进午餐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家战船。别人急匆匆赶了数千里路,正是人困马乏之时,他就是再没眼色,也不至于留下惹人烦厌。

转眼间,又是小半月时间一闪而逝。

不知道是众人运气好还是冬日的大海本就平静,二十来艘战船竟然丝毫无损的接近了耽罗,眼见着再有四、五日光景便可穿过海峡,忽然一阵示警的号角声自前面引路的新罗战船上传了出来。

正在与长孙冲、李震打牌的程处默先是一愣,接着精神一振,把手里的牌一丢,大声嚷嚷道:“他哔哔个哔哔的,总算是遇到不开眼的了,走走走,上去发利市去了。”

言罢也不等长孙冲等人,直拉开舱门向甲板冲了上去。

桌边余下众人面面相觑,无奈摇摇头,各自丢下手中牌,鱼贯而出,跟在程处默身后上了甲板。

远洋水师与新罗水师混编的船队此时已经停了下来,等人上得甲板之后,放眼望去,立时看到远处海面上,密密麻麻排满了船只,粗粗一数怕不是有二、三百之数。

透过望远镜,李昊可以清楚的看到,拦路航路的船只说是战船还不如说是渔船,其中最大,估么也就七、八丈长短,上面大概立着三、四十个水手。

最多的还是那种三、五丈长的小船,船上满打满算二、三十人,看那大小,就算让他们靠到近处,也很难够到自己这船的船舷。

程处默看着李昊手中的望远镜眼馋得紧,见他一直看,忍不住叫道:“德謇,德謇,给俺看看,快给俺看看。”

无奈,李昊被这憨憨吵得头疼,把望远镜从眼前拿开,递到他的手中。

“怎么样,拦路的是什么人?”长孙冲见他得空,在边上问道。

“不知道,看上去都是一个德性。”李昊摇摇头。

望远镜上的玻璃透光度不够,看东西模模糊糊,就连后世给孩子玩的那种都比不上,能把船的大小看清楚已经不够了,至于船上的旗帜最多也就是看清颜色罢了。

“都督,要打么?”雷耀摩拳擦掌站在李昊身边,他根本不关心对面的是谁,只想过去冲杀一阵。

李昊考虑片刻,嘴角微微挑起:“看看再说,让新罗人去打头阵,咱们的后勤很紧张,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诺!”雷耀有些失望,原本他还打算让船上的火炮发发利市,现在看来,只怕机会不大了。

就在几人讨论的功夫,却见一艘小船自新罗船队中如飞而来,不多时便到了李昊的船边,已经换上一身皮甲的金俊英顺着船上放下去的梯子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