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耽罗之战(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3
A+ A- 关灯 听书

“德謇,来了,耽罗水师……来了。”

看着面前慌慌张张,面色苍白的新罗亲王,李昊不知道他的害怕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

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来便来了,我观其水师尽是些小船,莫不是亲王还怕了他们?”

金俊英闻言打了个哆嗦,讷讷道:“怎么不怕,好歹也是一万多人,我们这些人加在一起还不到两千,若是打将起来,却要如何是好。”

程处默这时也不看对方船只了,放下手中望远镜奇道:“哎~,这话说的新鲜,当初不是你决定走水路的?说好一路直撞过去,怎地事到临头却还怕了?”

“这……”金俊英吱唔了片刻,却是没有任何言语,只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昊又不是傻子,如何不知此时这家伙是在打消耗自己实力的主意。

但话说回来,原本他们这次出海,耽罗也是目标之一,漫说此时还有些新罗的战船在,便是没有难道就不打了。

左右躲不过这一仗,李昊索性直言不讳道:“好吧,既如此……,亲王,不如我们兵分两路,你负责将一部分敌船引开,我们负责将余下的全部杀了再去接应,你觉得如何?”

“那个……,德謇……”金俊英显然还要再说什么,却听程处默在边上把脸一沉道:“你这人好不晓事,此行我们本就是来帮你的,难不成你还指望我们去打头阵不成?”

程处默人憨却不傻,一句话直戳金俊英要害。

听他如此一说,便也不再犹豫,咬咬牙点头道:“好,那就按德謇说的办,由我等引开一部分耽罗水师。不过,德謇,你可要速战速决啊,我怕我的人顶不住那么大压力。”

说完这些,双方约定了旗号,金俊英便下了战船回了自家旗舰,只刚一让船便命人将已经收拾停当的金胜曼请了过来。

金胜曼经过这些日子在船上的休养,身子骨已经恢复了一些,得知自家船队被拦下,早就将自己收拾的妥妥当当,只等开战便多杀几个敌人出气。

闻说金俊英找自己,想都没想便来到金俊英的舱室,直言问道:“唤我何事?”

金俊英脸上尽是苦涩,重重叹了口气道:“胜曼,想来你也应该知道耽罗国派出水师拦截我们的事情了吧,为兄刚刚去了唐人的船队,本想他们能够念在友军的份上搭一把手,奈何……唉……。”

“哼,我早就说过求人不如求已。”金胜曼皮甲在身,手提单刀,倒是英姿飒爽,闻言撇嘴道:“此事再怎么说也是我新罗与百济的事,与他大唐何干,偏偏你不相信,非要给那李德謇五十万贯,还说什么咱们不给他,他便会去帮百济,现下他倒是没去帮百济,却是把我们坑在这里。”

金俊英眼底闪过一抹欣喜,但脸上却露出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唉,为兄当初不也是想着多个朋友多条路么,那李德謇既然爱钱,咱们便给他些钱,想他若是念着你与他的交情,再看在钱的份上,遇事怎么也能……唉。”

话到嘴边留半句,虚虚实实之间,金胜曼丝毫不知自己的思路已经被引到岐路上,见金俊英痛不欲生的样子,念及自己二人终是亲戚,心中不由对李昊生出一股愤懑之情,怒道:“你提他干什么,我跟他没有半点干系。”

“我知道,知道!”金俊英缩了缩脖子,直道:“唐人有句俗语叫知人知面不知心,画皮画虎难画骨,为兄此时却是知道了。罢罢罢,胜曼,此战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正是如此,不就是数百耽罗战船么,我新罗水师又岂是吃素的。”金胜曼面色一正,硬起心肠把李昊抛在一边,大声道:“兄长可有什么应对之策?小妹虽是女流之辈,百十个耽罗恶贼却也不怕。”

成了!见金胜曼如此反应,金俊英心中大喜过望。

狠狠一跺脚,厉声道:“好,既然堂妹有如此决心,为兄倒有一计。”

“兄长请讲。”没了外力协助,金胜曼升出一股与金俊英同仇敌忾之心,慨然道。

金俊英也不含糊,直接说道:“堂妹,敌人势大,乱战之下输的必然是我们,故为今之计,为兄认为必须有人吸引敌人注意力,将敌人引至一处。故……为兄打算以身犯险尝试一下,等会儿你去其它船只,为兄自把旗舰冲入敌人船队之中,只要你带着船队在外围能够迅速解决敌人,想来为兄自会无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见金俊英有以身饲虎之意,金胜曼想都没想便道:“这怎么能行,堂兄你是使团主事之人,此等以身犯险之事如何能让你亲去。”

金俊英摇头苦笑:“但凡还有办法,为兄也不想去。可事已至此,为兄若不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又找何人前去?需知敌人不是傻子,若是不见有份量之人,又岂会上当。”

“我去!”正义感爆棚的金胜曼不疑有他,斩钉截铁道:“我虽是女流,但再怎么说也是新罗公主,想来对贼人来说份量应是够了。”

金俊英面色大变,当即道:“不行,这绝对不行,好歹我也是你兄长,怎能拿你的性命去冒险……。”

“兄长别说了,眼下战事紧急,就这样决定了。”金胜曼不给金俊英拒绝的机会,说完之后对还在观望的几个亲兵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护着我家兄长离开。”

“是!”几个金俊英的亲卫答应一声,立刻上前加他架了起来,向着门外拖去。

金俊英大力挣扎着叫道:“不,胜曼,我是你兄长,你不能擅自做主。放开,把我放开,我要杀了你们!”

声音渐渐远去,直至细不可闻。

金胜曼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初时还有些犹豫的目光变的坚毅起来。

有道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送落花。

自得到李昊欲望百济一行,金胜曼总幻想着那人是惦记着自己,故而才会不远万里前来相助,至于五十万贯钱财什么的应该只是一个借口。

现如今,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