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章 全都留下吧(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6
A+ A- 关灯 听书

按照之前的约定,新罗人的主要责任人引开敌人的注意力。

但如此诡异的方式却让李昊怎么也想不明白金俊英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将金胜曼派出去吸引火力,然后再用大船在外围绞杀,这似乎是自己刚刚计划的翻版。

只是,如果是整支新罗舰队开进去,或许还能支撑一段时间,由金胜曼一人冲进敌人船队中间,几乎片刻就会被耽罗国的船队剿灭,如此一来原本的诱敌深入岂不立刻变成了断尾求生?

李昊越想越迷惑,始终看不透金俊英如此行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就在此时,金胜曼所在的旗舰上陡然一阵大乱,接着水下冒出一连串的水泡,显然耽罗人已经达到了目的,将新罗旗舰的船底凿穿了。

“都督,怎么办?”雷耀水师出身,就算没有望远镜,单凭肉眼也大概看出了一些端倪,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的他来到李昊身边询问。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眼见得金胜曼在船上左支右绌似乎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当机立断道:“计划有变,挂防护网,我们直接杀进去。另外,传令三、四号战舰,不计代价给老子把新罗舰队拦下来。”

“诺!”雷耀神情一肃,大声应诺,转身而去。

不多时,数十水师官兵涌上甲板,将一片片大网自船舷处抛了下去。

与此同时,新罗旗舰上,金胜曼看着马上就要杀透重围的自家舰队,心灰若死。

她就是再呆、再傻,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眼见得己方舰队越去越远,自己的座舰因为被耽罗人凿穿船底、破坏了船舵再无机动能力,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敌人甩出勾锚搭上船舷向舰上爬来,金胜曼轻轻闭上了眼睛。

李昊的背信弃义情有可原,毕竟大家都不是一个国家的人,自己被他利用算是识人不明。

可自己人的背叛却又当如何解释?

明明自己对金俊英没有任何威胁,为什么他还要如此对待自己?

再说,像刚刚那样的情况,就算堂兄明说需要断尾求生又如何,难道自己还能不答应么。

刚刚一战,金胜曼一力斩杀二十多个耽罗人,身上也留下了四、五处伤痕,但比起那一次又一次被撕裂的心,身上这些伤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切要怪就怪自己自作多情吧,如果不是自己相信了那个人,又何至于闹到如此地步。

听着船上阵阵绝望的哭喊声,看着自己身边越来越多的士兵惨叫着倒下。

越来越多的耽罗人登上了战船向自己围了过来,那一张张狰狞的脸孔,让金胜曼无比的厌恶。

那个人应该在看着自己吧,对,他有千里望,应该能看到自己。

想到那个一次又一次伤了自己的人,金胜曼双眸微动,看向大唐战舰停泊的位置……。

瞬间,金胜曼怔住了。

但见得远处一艘巨舰正破波而来,那些试图上前阻拦的耽罗人丝毫无法阻拦那巨舰的前进脚步,直接被碾成了海底的碎片,无数的耽罗人变成了巨舰的踏脚石。

再看那巨舰的两侧,两排巨大的船桨伸出战船的两侧,拍击水面的同时,亦将那些想要试图从侧面靠近的耽罗小船拍成碎片。

至于那些试图旧事重演凿穿大船的耽罗水鬼,他们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好运气,只要他们略一靠近那大船,立刻就会被两侧垂下来的防护网挂在上面。

防护网的上面装有数不清的铁勾,只要被那网子缠住,要面放弃挣扎直接将自己淹死,要么就是越挣扎被铁勾勾住的地方越多,最后弄的满身是伤,依旧还是要将自己淹死。

更不要说那大船之上还有近两百的弓弩手,但见这些人手持滑轮弓,箭无虚发,每箭必有人惨叫着倒下。

看着那巨船踏波而来,每一个呼吸间都会有无数敌船倾覆,数不清的耽罗人鬼叫着四散而逃。

最后当看到那个在船头上负手而立的青年时,金胜曼的嘴角忽然翘了起来。

他……应该还是在乎我的吧?!

不,不对,此人应该别有目的,否则为何他明明有实力将这些耽罗人如蚂蚁一般碾死,却非要等到现在这个时候,难道是想让我对他心存感激?

望着越来越近的战船,金胜曼不知不觉皱起了眉头。

忽然间,金胜曼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始转头四顾。

那个可恶的家伙明明带来了四舰战舰,可为何除了正在赶来的战舰,原地只留了一艘?其余两艘战舰去了哪里。

稍倾,金胜曼忽然在自家逐渐远去的舰队后面发现了两艘大舰,而就在她发现那两艘大船的同时,但听得自那两舰的舰首处陡然传来一阵闷雷之声。

而随着那一声闷雷过后,却见正在向远处遁走的一艘新罗战船船身猛的炸起无数破片,数不清的或大或小的黑点飞上天空。

瞬间,整个海域所有人停了下来,呆呆的望着远处。

发生了么?难道是老天爷看不过那支船队弃友而逃发威了?

留在耽罗船队中间几乎已经绝望的新罗人心底忽然涌起一丝快意。

而那些耽罗人则有些发懵,他们清楚的看到,自己面前的巨舰与那两艘没有悬挂任何旗帜的战舰一模一样,显然他们面前的这一艘战舰上也有同样的武器。

“这……这是怎么回事?新罗人起内哄了?”

眼见包围圈中的新罗战船已经无处可逃,船上那新罗公主就要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的关键时刻却发生了这样一暮,耽罗王子有些想不明白。

卜全易同样也看不明白,不过此时他却并不想知道为什么新罗人会起内哄,相比于事情的真相,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命。

眼看着那会发出霹雳之声,可以将五百步外的战船轰成齑粉的大舰竟有四艘一模一样的,恐惧开始在他的心里蔓延。

卜全易开始忍不住后悔起来,早知道就应该在岸上等消息,何必为了看那些新罗人的失意脸孔,趟这趟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