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误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8
A+ A- 关灯 听书

“怎么回事?刚……刚刚那是什么!”隆隆的火炮声中,金俊英站在战舰的甲板上,望着身后被一击化为齑粉的战船,抖的体若筛糠,喃喃自语。

金俊英身后的新罗水师主帅面色苍白,摇头表示不知,旋即又诚惶诚恐的问道:“亲王,他们让我们停船,否则刚刚那艘战船便是例子,您看……?”

“还看什么看,难道想死不成。”金俊英回过神来,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转头对那犹豫不决的水师主帅恶狠狠的说道:“命令他们加快速度,只要回到我们新罗海域,他们便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新罗水师主帅显然不敢苟同金俊英的看法,可看到面前那张狰狞的俊脸之后,理智的保留了自己的意见,点头道:“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大唐三号战船上,程处默望着不远处速度陡然加快的新罗船队,表情愕然,看了一眼身边的水师校尉:“这些腌臜货,怎地跑的如此之快。”

那水师的校尉哪里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还沉浸在刚刚那开门红的一炮之中,眼瞅着新罗人非但没有停船,反而有加速逃走的意思,狞笑道“小公爷,您看咱们要不要再给与他们来一下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程处默也是个不怕乱子大的,当下点头:“继续打,照头前打,敢在俺老程面前耍花枪,看老子怎么玩死他们。”

“得令!”那校尉美滋滋的应了一声,迅速将命令传了下去。

船上的火炮连石头堆砌的城墙都能轰平喽,更何况区区木船,只一炮下去,眼见着新罗船队最前面的一艘引路小舰便再次化为满天数不清的碎片。

另一侧由长孙冲带领的四号战船似乎与程处默似乎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就在三号船开火的同时,四号船也对着新罗水师轰了一炮。

只是,因为风浪的关系,四号船这一炮失手了,炮弹直接砸进海水之中,激起数丈高的浪花。

这两炮几乎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打过之后,前面的新罗战船毫无任何征兆的停了下来,船上的水军甚至连抵抗耽罗水军的任务都忘了,任由他们挂在拍杆上的‘猴子’摇摇晃晃弄死了己方数十人。

与此同时,李昊的大船也靠近了金胜曼的座船,借着弓弩之利,迅速将其甲板上的耽罗土人清理一空之后,两只大船靠到了一起。

只是,金胜曼的座船因为被破坏了船底,已经沉下去了近三尺左右,船上之人尽管心中焦急短时间内却也无法登上李昊的五牙战船。

“放绳子,救人吧。”望着下面一哄而散的耽罗小船,李昊阴沉着脸下了命令。

一条条求命的绳索自五牙大舰上抛下,搭到新罗战船之上,险死还生的金胜曼在护卫的簇拥之下,第一个登了上去。

“你是不是傻?”时隔数日,再次见到这面叹息之墙,李昊顾不得其他,一句怒其不争之言便怼了上去。

被堂兄当成弃子的金胜曼本就惊魂未定,被李昊劈头盖脸的一骂,当下娇声喝道:“我傻不傻与你有何干系,李德謇,别人不知道你来百济的目的,本公主却知道的清清楚楚,你休在本公主面前卖乖。”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李昊都是妥妥的钢铁直男,闻言顿时生出一股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之感。

想他这次出海所带物资其实极其有限,眼下却为了救这个被人利用的傻娘们儿直接消耗掉近一成不说,还暴露了秘密武器。

结果这傻女人倒好,连个谢字都不会说,反而说自己别有目的。

嗯……,好吧,老子这次出海的确是别有目的,但老子绝对不会承认的。

抱着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跟狗斗的想法,李昊深吸一口气,再次问道:“金俊英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李昊不提金俊英还好,一提立刻让金胜曼想到了自己被抛弃的一幕。

自认坚强的她并不想在李昊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想都没想便对他说道:“李德謇,本公主记得你们大唐有句成语叫‘狼子野心’对吧?”

“你什么意思。”李昊面色微冷。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你上赶着送上门来,敢说自己没有坐山观虎斗,收取渔翁之利的想法?是不是我新罗与百济打的越厉害你就越高兴?等我们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你是不是要以调节人的身份出现,用我们两国无数无辜百姓的性命当成自己在大唐皇帝面前进身的踏脚石?”

金胜曼越说越觉得有道理,脸上的笑容逾发冰冷,甚至把金俊英抛弃自己的事情都忘到了脑后,只一味的逼问李昊:“本公主在你眼里其实就是一个筹码对不对,你之所以要救我,不过是看我还有利用价值。李德謇啊李德謇,亏我当初如此信任你,将你当成朋友,没想到,你竟然……。”

“给老子闭嘴。”

“怎么,被本公主说破心事恼羞成怒了?”

“你……”李昊不否认自己这次出海有一定的目的,但却绝对没有如同金胜曼的说的那样,否则他大可不必冒险来救身陷重围的金胜曼,这个女人在他的眼中完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有价值。

眯着眼睛与高傲的昂起头的金胜曼对视良久,李昊没来由的自心底涌起一股烦躁之感,扭头对站在身后的铁柱道:“带她下去,给她安排一个房间,等那些新罗战船调头回来之后,把她送回去。”

“诺!”铁柱应了一声,对金胜曼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直站在李昊身后不远的舒云,雅云望着金胜曼被铁柱带走,相视摇头苦笑,心中不禁为自家少爷的情商感到捉急。

做为女人,二人早就听出金胜曼只不过是在向心上人撒娇,奈何自家少爷偏生是个钢铁直男,半点没看出来不说,反而美娇娘的撒娇之语当成了真的,恼羞成怒之下竟连半句安慰之语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