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 全都留下吧(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19
A+ A- 关灯 听书

俗话说的好,羊毛出在狗身上。

好心救人却被倒打一耙的李昊虽然拿金胜曼出气,但并不等于他会放过其它人。

作为战场上的强势一方,四条大船上的火炮有着左右战局的能力。

待得金胜曼被带走之后,李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命人立刻,马上,全力进攻。

如此一来,原本就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耽罗水师立刻遭到了覆灭性的打击,一直没有落到他们头上的火炮终于开始挨个点名,只要是在射程之内稍大一点的船,都会被铁制的弹丸以极高的速度砸成满天碎片。

与此同时,新罗水师同样也没有讨到好去,在火炮的震慑下,一艘艘新罗战船乖乖的调头回航,加入到对耽罗人的战斗中去。

一时间半空之中箭如雨下,耽罗船队惨叫连连。

而那些耽罗人倒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久在海上讨生活的他们虽然无力对李昊的四艘大船发起反击,但对新罗人却没什么顾忌。

在新罗人对其发起攻击的同时,数不清的耽罗水鬼跳入水中,疯狂的对新罗战船进行着破坏,战事几乎是在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望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战场,耽罗船队中间的大船上,耽罗王子搓着手急的团团转,口中不断的念叨着:“这却如何是好,这却如何是好,卜大人,你当初可没说新罗人有这样的神兵利器啊。”

卜全易这个时候也没了之前的淡定,透过舷窗,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海上时不时便有己方的大船被轰成碎片,眼瞅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轮到自己,让他如何能不着急。

终于,在距离自己不足百丈远的大船被轰碎之后,卜全易下定了决心:“事到如今,只能退回岛上以图后计,王子殿下,撤吧。”

“撤?”耽罗王子一怔:“卜大人,眼下还能撤得回去么!”

卜全易道:“能撤回多少是多少,再打下去,只怕你我二人也要被留在这里了。”

耽罗王子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今日之战说来其实并不应该发生,百济与新罗之间的战争与耽罗国并无半点干系,如果不是这卜全易许下无数好处,并且向耽罗国王保证此战定会万无一失,耽罗国又如何肯倾举国之力来这里拦截新罗使团。

只是,眼下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眼见得自己一方拿那四艘巨船毫无办法,而对方又使出驱虎吞狼之计,一味驱赶着新罗战船与自己拼命,若是再不撤,就算真能把新罗船队给灭了,自己一方估计也剩不下多少人了。

“罢了,撤军,传令下去,马上撤军。”耽罗王子倒也是个狠角色,意识到事不可为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一声令下,千帆竞渡,战场上数不清的小船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向着耽罗国的方向而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自从回航与耽罗人交手便躲在船舱中的金俊英在听到敌人撤退的消息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待来到甲板之上,望着几乎被血浸透的地面,做贼心虚的他暗自讨道,这回应该没事了吧。

“殿下,我们……怎么办?”新罗水师统帅在安抚好手下之后走了过来,心有余悸的向金俊英讨主意。

金俊英也不问己方损失如何,直接道:“咱们也撤,回国。”

“可是……”

“又怎么了?”

“可是……唐人让我们留下。”水师统帅一副便秘的表情,指了指近在咫尺,用黑黝黝的炮口对着自己战船的五牙大舰道。

金俊英闻言脸色立刻变的比纸还白,跺着脚道:“还有完没完!我们已经帮他打了一仗,他们还想怎么样!”

“不,不知道。”面前的水师统帅摇摇头,艰难的说道:“而且,他们说,让您过去他们船上,否则……就要开炮击沉我们。”

金俊英顿时如遭雷击。

想他堂堂新罗亲王,自诩算无疑策,不想今日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此番若是去了唐军船上,估计再想回来难上加难,可若是不去,估计迎接自己的将是立死无生之局。

苍天啊,大地啊,既生俊英,何生德謇!

在火炮的逼迫下,金俊英纵使千般不愿,最后依旧还是来到了李昊的座船之上,望向立于船头,面无表情的年轻人,强撑起一张笑脸迎上去道:“德謇,这次多亏有你出手相助,否则兄弟我只怕难逃此劫啊!”

“呵呵……,亲王言过了。”李昊微微一笑,对身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比了个请的手势:“请坐。”

见李昊的笑容里似乎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金俊英哪里还敢多留,连忙摆手道:“不,不必了,小王船上还有许多俗务需要处理,德謇如果没事的话,小王就先回去了。”

“亲王还是坐下的好,否则让我手下这些兄弟误会了什么,伤到亲王却是大家脸上都不怎么好看。”

威胁,这就是威胁啊!

金俊英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就好像变脸似的,勉强坐下之后,刚要开口,却听李昊继续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此前定下的计划是由亲王带领船队引开敌军,而后由我等将之围歼,但开战之后,亲王的船队却只顾向一个方向而走。我想知道,亲王当时意欲何为啊?”

“这……这个……。”金俊英吱唔了一会儿,目光闪烁,半晌方道:“这是小王示敌以弱的之计,想那耽罗舰队见我一味逃窜,必然以为我等怕了他而生出骄兵之心,只待他大批船只尾随而来之时,我等船头再调头杀个回马枪,到时德謇你的船队从后面掩杀,我等从前面拦截,自然可以将其灭在翻掌之间。”

“呵呵,亲王能够出使大唐,果然是能言善辩之辈。”李昊很是佩服的对金俊英拱了拱手:“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一直压在心头,只想问问亲王,这个理由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见李昊不信,金俊英指天发誓道:“德謇,小王可以对天发誓,刚刚绝无半句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