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程日天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22
A+ A- 关灯 听书

“处默,行啊你!竟然把耽罗人的头子给逮住了。”

耽罗岛,或者说济州岛上,长孙冲一下船就来到程处默身边,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大笑着说道:“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从那么多小船里找到他的。”

程处默极力表现出一副稳重的样子,可话一出口立刻暴露了他粗鄙的本相:“这有什么难的,满世界就这逗·逼蹦的最欢实,上窜下跳的想不注意到他都难。”

“哇哇哇……”一连串人听不懂,鬼听不明白的土话从被绑成粽子一样的耽罗王子嘴里蹦出来,听的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程处默被吵的心烦:“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来人,把这逗·逼的嘴给老子堵上。”

就在亲卫上前,准备找东西塞住耽罗王子嘴巴的时候,同样被绑成粽子的卜全易开口道:“他是耽罗王子,他说可以交赎金买自己的命。”

“哦,你能听懂他的话,也能听说我们的话?”正观察岛上景色的李昊转回身,来到这个显然气度不凡的中年人面前。

卜全易答道:“我是百济派来耽罗的使者,敢问贵军可是大唐水师?“

“大唐水师?哈哈哈……大唐水师算什么。”程处默夸张的笑声自一边传来。

这倒不是他看不起自家水师,实在是这几艘船上的火炮给了他无穷信心,新罗的战船并不比大唐登州水师的船小多少,在自己的炮口下面连两个回合都撑不住,同理可证就算登州水师来了,照样不是自家对手。

卜全易的本就难看的脸色变的更难看了,正想再问,却听面前刚刚开口的年轻人道:“我们是唐人,但却不是水师,至于具体身份,你可以把我们看成海盗。”

海盗?你怕不是拿老子当傻子吧!

谁家海盗能养起如此大的舰船,谁家海盗拥有如此精良的装备,谁家海盗有如此严明的军纪,更何况……谁家海盗敢对二十来艘官船动手。

望着脸上尽是不信神色的卜全易,李昊摊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回身给他引荐道:“我身后这位是新罗的金俊英亲王,另一位是金胜曼公主,你若不信,他们可以替我证明。”

落到李昊手中,被其挟持的金俊英忙不迭的点头,口中连连称是。

金胜曼倒是没被挟持,但也没给李昊好脸色,冷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露出一个‘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表情,卜全易强撑着弯了弯腰算是行了一礼,口中道:“原来是大王当面,请恕小人眼拙,不知大王上下如何称呼。”

李昊微微一笑,第一次说出自己的本名:“李昊。”

“噗哧……”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憋不住的轻笑。

接着是长孙冲的声音:“你笑什么?”

然后是程处默故意压低,却依旧可以被所有人听到的声音:“李昊……,这名起的,哎你说,他咋不叫个李日天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

回头看时,却见这回不仅长孙冲、李震脸上尽是憋不住的笑意,就连一直冷着脸的金胜曼脸上都泛起一丝红润。

这尼玛是猪队友么!狠狠瞪了程处默一眼,再回头时,李昊已经是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老子信了’的表情:“百济使者,报上你的名字。”

卜全易并没有立刻回答,生怕自己一开口忍不住笑出来。

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任谁都知道李昊报的是假身份和假名字,可知道是一回事,被他身后的身己人点明又是另一回事。

面前这年轻人固然不会对自己人动手,可恼羞成怒之下却未必不会拿其它人出气。

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卜全易费了老大力气忍住笑,勉强开口道:“小人卜全易,原为泗沘太守。”

百济官制与隋朝相仿,但却没有太守之称,之所以如此说不过是为了让李昊能够理解自己的地位与官职高低。

只是因为大唐刚刚立国不久,卜全易并不知道大唐已经用刺使代替了太守这个称谓。

不过李昊对此倒不怎么在乎,反正意思差不多也就行了,山高皇帝远的,你就是叫市长也没人在乎。

不过泗沘好像是百济的国都啊,这家伙在国都做太守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怪不得被派到耽罗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岛上来。

想着,李昊对卜全易道:“卜太守,今天的事情,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大王,小人此次是奉命拦截新罗使团,并非有意与大王为敌,能否看在百济与大唐一衣带水的份上……放过小人?”

这倒是个实诚人,没有拿假话搪塞自己。

望着谨小慎微的卜全易,李昊想了想说道:“如此说来你也是上命难违,罢了,不知者不怪,来人,给卜太守松绑。”

眼见着自己的同伙被放了,耽罗王子急了,争扎着又开始叫着谁也听不懂的土话。

李昊听的心烦,转到其面前,淡淡问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耽罗王子眨着懵懂的眼睛看向李昊,随后又瞅瞅卜全易,想来是想让自己这个同伴帮忙翻译一下。

卜全易此时小命都在李昊手上,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与其聊了几句,半晌方才转头看向李昊道:“大王,耽罗王子说,他愿意出一百个奴隶替自己赎身。”

程处默在边上憋了半天,此时逮住机会跳出来:“一百个奴隶?开什么玩笑,老子们缺那点人么?你告诉他,少于一千免谈。”

看着这个抓住自己的强人,卜全易打了个哆嗦,学着中原礼节拱了拱手:“这位大王高姓大名?”

程处默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不耐烦的说道:“俺是实在人,不似某些人遮遮掩掩的,你叫俺程日天就行。”

这个憨憨,拿无知当有趣,昊的意思是广阔无垠,跟日天有个毛的关系。

李昊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脚下不自觉移了几步,拉开自己与程处默的距离。

长孙冲、李震等人也是面颊不住抽搐,心底涌起一丝无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