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本章无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24
A+ A- 关灯 听书

一千奴隶什么的就是扯蛋,除了程处默没人把这事当成真的。

究其原因在于,他们这次行动出来的人太少,带的粮食也十分有限,自己都不够吃,更不要说再养一千奴隶。

“算了,也别一百个奴隶了,咱们好人做到底,看在这些人没造成太大损失的份上,全放了吧。“入夜之后,将所有俘虏都找地方关了,在新搭起的营帐中,李昊盘膝而坐,一边烤火一边说道。

“啥?放了?”程处默大眼珠子一瞪嚷嚷道:“我说德謇,便是抓了头猪也没有平白送还的道理,何论这货还是个王子,怎么也能换点好东西回来吧?”

“如果耽罗有好东西,倒是真能换点回来。”李昊没有天口,长孙冲捏着肩膀从旁插言道:“可这岛上似乎什么特产都没有,岛上也就有几万靠捕鱼为生的土人,你觉得他们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白天作战的时候,长孙冲因为过于激动,挥舞令旗的时候用力过猛竟把手臂给扭伤了,导致稍微动一下肩胛骨位置就针扎一样的疼。

但为了不影响士气,他努力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晚上一进帐篷,立刻露了本相,疼的是呲牙咧嘴。

“贩些人也是好的,好歹弄个奴隶回去多少也能卖个好价钱。”程处默依旧不依不饶,在李昊的言传身教下,小程同学深深体会到什么叫贼不走空,便是耽罗国穷的除了鱼什么都没有,这不是还有几万岛民么,抓回去卖了也能换不少钱。

“图小利,大事不成。”李昊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起身拍拍满腹牢骚的程处默:“这岛的价值并不在于上面有多少人,而在于其地理位置以及……。”

“啥?”程处默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李昊的后半句,终于不耐烦了。

李昊摇头:“没啥,只是大略有一个想法而已,且先等几天,看看情况再说。”

程处默撇撇嘴:“这有什么好看的,一国的土人,俺老程发发狠,顷刻间便叫他们全部化为齑粉。”

“还是回头再说吧。”

……

……

大唐,长安,太极宫。

正在批阅奏疏的李二突然停笔:“林喜,李德謇出海多久了?”

林喜躬身上前:“陛下,已经一月又十三天。”

“唔。”李二将手里的奏疏放到一旁,起身活泛了一下筋骨,冬日的暖阳透过窗子上的玻璃照进来,暖洋洋的。

林喜陪在一边深深的低着头,要知道,这已经是皇帝陛下第七次问起那个小家伙了,就算当初长孙仆射出门办事,问的都没有这么勤过。

当然,李德謇与长孙无忌两人之间是没法比的,毕竟一个只有十多岁,而另一个却三十多。但仅凭这份时不时的关心,林喜依旧觉得这位卫国公世子前途不可限量。

片刻之后,李二再次开口:“可有消息传来?”

“未曾有过。”林喜更小心了,生怕李二心情不爽被迁怒。

李二重新坐回刚刚的位置,再次拿起放到一边的奏疏,两道剑眉微微皱起。

这是登州刺使王元良的奏疏,上面遣词造句很是得体,但字里行间却充满了对某小屁孩的指责,最后更是直接将一个叫王文度的折冲都尉与某个小屁孩联系到一起,扣个私相授受的罪名。

王元良此人李二略微知道一些,江国公的妻弟,出身太原王氏,学问嘛……也就那么回事,曾有传言其人眼高于顶,自视甚高。

偏生李德謇那小子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这两个家伙碰到一起,说不得还真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啪”,将千里之外送来的奏疏丢到一边,李昊淡淡道:“留中。”

“诺!”林喜连忙上前将李二丢到一边的奏疏拿起送到一边放好。

留中,从字面来讲是先放到一边不做任何处置的意思。

结合实际情况可以理解为,皇帝陛下一时拿不定主意,要好好考虑考虑。

引申一下也可以理解为,皇帝陛下觉得上书之人纯属无稽之谈,根本不屑处理。

总之,这是一个可以让皇帝偷懒,大臣费解的处置方式,长点心的就此偃旗息鼓绝口不谈此事,没心没肺的继续上书,直到把皇帝催的烦了也就有结果了。

王元良就是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人,奏疏发出去之后,又接二连三的向兵部发了数道公函,催促上面尽快对王文度此人的处置意见做出批复。

偏生不管是奏疏还是公函,送出之后全部都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消息传回。

但凡换个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觉得不对头,奈何王元良并不是一般人,见公函久无回复,把心一横索性给自家姐夫写了一封家书。

信中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心怀天下,急公好义,敢于挑战恶势力的栋梁之才,又将李昊描述成一个目无尊长,放浪形骸,横行无忌的纨绔子弟。

最后又在信中把王文度说成一个贪渎无数,阿谀奉承之辈。

书信送到陈叔达手中之后,这位江国公立刻拍了桌子,勃然大怒。

陈叔达乃陈宣帝的十七子,封义阳王,陈亡之后入隋为官,待到李渊在晋阳起兵之后,又混进了大唐的朝庭。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此人历三朝而不倒,一是靠站队,每次关键时刻都能站到正确的一方。

二就是靠能力,因其出身皇室,眼界与一般凡夫自然是大不相同,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颇有独到之处。

正因如此,便是到了李二这一朝,这老家伙依旧还能在朝堂上晃荡。

可江湖有句老话叫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陈头儿的脑子多少也有些不清不楚,虽说不上老年痴呆,却也多少有些偏听偏信。

就好像上次他女婿蛊惑他弹劾李昊,放在平时他根本不会去做。

而这次,妻弟的来书如果他认真去看看,再想想自家妻弟的为人,立刻就会找到其中的漏洞。

只是……,这一次他过份的相信了自己的妻弟,不知不觉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