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围魏救赵(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27
A+ A- 关灯 听书

百济王都泗沘城,自虎王扶余章引举国之兵东进新罗,这座刚刚被定为国都的城池便进进入了严阵以待状态。

城头上巡逻的士卒刚开始的时候增加了不少,巡视的频率也同样有所增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军捷报频传,守城的军卒们开始懈怠了起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加之年关将近,人心浮动,之前颁布的临时条例渐渐变成了一纸空文。

腊月二十九,除夕前一天,城外原本平静的江面上远远漂来数艘高大的舰船。

如此巨舰立刻引起城头百济士卒的关注,纷纷探头探脑的通过城头垛口向远处观望,其中不乏眼睛好使的在观察了一会儿之后,纳闷对同伴问道:“这周围谁家旗帜是一只人头上插两把刀的?”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无数人的好奇:“什么人头?什么刀?”

远视眼从未得到过如此关注,立刻得意起来,伸出手指在城头还未被破坏的积雪上七扭八歪的画了个骷髅头,而后又画了两把自骷髅头的张开的嘴巴插入,空洞的双眼穿出的长刀。同时卖弄着说道:“便是这样的一面旗。”

‘啪’,没等那家伙得意完,后脑已经挨了一下,几个还在围观的巡卒齐齐转头看向一个方向,却见打人的正是他们这一行人的头目。

被打之人刚想问为什么,却见头目已经拿下了腰间的号角,狠狠瞪了自己一眼,随后举起号角吹了起来。

“呜……”低沉的号角声瞬间传便城头。

海盗,这尼玛是海盗啊!亏这混蛋还有心思卖弄,就不想想,正常人谁会挂这种明显代表着自己不是好人的旗帜。

‘轰轰轰……’,号角声渐渐低了下去,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很快,千余士卒接替了巡防士卒的位置。

“怎么回事!”一个顶盔贯甲,满脸红胡子的家伙来到城头之后,厉声喝问道。

吹响号角的头目已经停了下来,伸手一指远处大船的方向:“将军,海盗。”

“海盗?”那红胡子先是一怔,接着便露出狰狞的笑容来:“这帮杀不尽的家伙果然不甘寂寞,怕是听说大军东进新罗,想要过来捡便宜的。”

“将军,怎么办?”那头目的承受能力显然不如红胡子,紧张的鼻子都红了,忐忑的问道。

红胡子先是眯着眼睛向远处望了望,心中迅速盘算了一下,咧嘴露出满口金灿灿的牙齿,信心十足道:“不过就是几艘船而已,下令,开水门,水师出城,围而歼之。”

“将军……,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头目有些不大确定,再次问道。

“考虑个屁。”红胡子冷冷丢下一句,下城而去。

距离泗沘城五里处的宽阔河道上,四艘巨船一字排开,旗舰甲板上,金俊英头上冷汗不停的往外冒着,耳中隐约传来的号角声,让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德謇,要不……咱们还是撤吧,那可是泗沘,百济王都,我们这么一点船给人家塞牙缝只怕都不够。当然,小王是不怕的,只是……只是水师兄弟们远来,若是为了新罗牺牲太多,小王总是过意不去对不对。”

“这就怕了?”程处默同样听到了远处的号角声,兴奋的黑脸发紫,鄙夷的瞥了金俊英一眼,往甲板上啐了一口道:“怕了就跳江游回你自己的船上去,看老子们如何收拾那些呆乌。”

金俊英缩了缩脖子,如此天气,游回去?怕不是刚刚落水就要被冻死了吧。

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李昊,正打算再劝,却听李昊笑着说道:“传令,所有战船将船身横过来,等有百济水师过来,给老子往死里轰。”

“得嘞。”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程处默鬼叫一声,跑向前甲板处一门火炮,将来自翎府的炮手赶开,便吩咐人来装填炮弹。

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金俊英痛并快乐着。

李昊座舰上火炮的威力他是亲自体会过的,明白百济人就算来的再多,在这样的武器下也很难讨到好处。

但话说回来,战场之上刀箭无眼,百济虽然不是这支大唐水师的对手,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万里还有个一不是,鬼知道会不会从哪飞来一支流矢要了自己的小命。

就在金俊英急的团团转的时候,远处泗沘数道水门已经大开,数不清的百济战船蜂拥而出,粗略估计至少大小船只至少四、五十艘。

此时此刻,四艘五牙战船已经将船身横了过来,右侧八门火炮完成了装填工作。

顺风顺水的情况下,五里水路还不是转眼便至,这边金俊英还没想好自己要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这一战,百济战船已经进入了五牙战船的射程之内。

“开火!”一声令下,战旗挥舞。

河面上陡然响起霹雳之声,八门火炮喷吐出长达数尺的膛焰,在百济水师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有五艘舰船被疾如流星的铁弹砸碎的船首。

什么鬼?海盗什么时候会妖法了?

红胡子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满腔的雄心壮志被这一轮炮火直接砸没了。

看着舰首破碎,正在缓缓下沉的五艘战船,连忙下令暂缓行动。

事实上,就算他不想缓也不行,因为那五艘船的沉没,航路已经被堵上了一半,后面有近半的战船被堵住了去路,进退不得。

余下的战船上,水手们同样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如此情况就算冲上去,估计也是送羊入虎口,根本无力将这四艘大船拿下。

红胡子进退失所,李昊等人却并未停下,炮手们在用最快的速度清理了炮膛之后,第二发铁弹又被塞了进去,但听得旗舰上程处默鬼叫一声,便又是一炮轰了出去。

但见这一炮出膛之后,不偏不倚,正正好好的砸到了百济旗舰之上,透过望远镜,李昊清楚的看到某个正在比比划划瞎哔哔中的红胡子直接被铁弹砸的血肉模糊,整只百济舰队瞬间大乱。

“厉害!”望着一炮建功的程处默,李昊挺起大拇指,朝他比了比。

哪知这憨憨竟然把脸憋的通红,讷讷半晌才吱唔出一句:“那个……其实,我瞄的是他边上第三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