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零章 第一次出手(一)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25
A+ A- 关灯 听书

新罗战场上,连失数十城之后,反应过来的新罗终于稳定住了局势,在管山城一带将百济军队拦了下来。

寒冬腊月,整个半岛上寒风肆虐,昨夜里一场大雪过后,战场被半尺深的积雪覆盖。

管山城中,善德女王身披甲胄,在百余禁军的护卫下,带着数十员将官在城中各处巡视。

在善德女王身边,一位老将言辞恳切,边走边道:“女王,君子不立危墙,您还是早点回去吧,臣等一定会坚守管山城,不会再让百济前进半步。”

善德女王显然不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深吸一口气问道:“胜曼还没有回来么?”

“王上,公主还没有消息。”身后传来禁军头领的声音。

善德女王沉默着继续前行。

无数疲惫的士兵正靠在墙边背风处休息,听到脚步声先是一惊,但在见到善德女王之后,所有人都打起精神,站了起来,眼中透出一股灼热。

这是一场守土之战,也是一场必胜之战。

不是因为他们有必胜的信心,而是不胜则亡,为了身后的家园,为了背后的亲人,为了不避疾石,亲赴前线的女王,他们只能胜不能败。

“辛苦了。”看着明明已经缺了一只手,却依旧坚守着自己岗位的士兵,善德女王眼角有些湿润,伸手拦住想要将自己与那士兵隔开的禁军,对那士兵问道:“疼么?”

“不疼!”士兵眼中满是坚毅,用力摇了摇头。

善德女王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城外是近十万百济大军,城中却只有一万五千的守军,眼下每一分战力都是好的,这个断了手的士兵……,若是打完仗没死的话,将他招进自己的卫队吧。

又向前行片刻,顺着马道来到城头。

下城白茫茫一片,昨夜的大雪将百济的军营彻底覆盖住了,否则出现在她面前的将是看不到头的百济士兵。

“派人去通知胜曼了么?”善德女王再次开口,提到的依旧是金胜曼。

“已经派人去了,但是……路途遥远,短时间内只怕……。”回答的人显然语焉不详,但善德女王却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

大唐与新罗中间隔着态度暧昧高句丽,就算自己这边的消息送到大唐又如何?金胜曼就算知道了消息又怎么回来,谁知道高句丽会不会半路把人扣下。

若是从海上回来又要经过百济,这远比途经高句丽更加危险。

立于城头良久,善德女王终是长叹一声:“唉,尽人事……听天命吧。”

“王上……”

跟随善德女王而来的众将全都知道这位刚刚上位没多少时间的女王为什么如此着急让金胜曼回国,可是他们却无力劝说。

城外,百济虎王扶余章陈兵十万,大有与新罗不死不休之势,善德女王抱着必死之心御驾亲征,死守管山城。

双方已经势成水火,除非有一方彻底倒下,否则便只能继续打下去。

当然,善德女王不是没想过向宗主国求援,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百济虎王来势汹汹,就算大唐肯出面调解,那也得新罗还存在不是。

城外,百济军营。

扶余章端坐帅帐主位,虎踞龙蟠,左右各立十余战将。

尽管帐中生着七、八个火盆,可随着众人的呼吸,依旧可以看到淡淡的雾气自各人的鼻孔喷出。

天实在太冷了,在这样的天气里,士兵根本无法作战,进攻只能暂停。

“本王听说善德那个女人来了管山城,此事可真?”安静的帅帐中,扶余章的声音苍劲而有力。

“王,此事千真万确。”左手边,有一员骁将回道。

“呵呵……”一阵笑声过后,扶余章道:“此女不错,还算有些胆识,倒也配得上本王。”

下面没人说话,所有人都知道,自家这位虎王殿下惦记新罗这位善德女王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的战争,很大一部分原因,说来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而起。

良久,右手一人道:“王,不如吾等即刻攻城,待管山城皮,吾等必然善德擒下,献于吾王。”

“此事不急,再等两日不迟。”扶余章摆摆手,信心十足的说道:“那个女人既然来了,不将本王击退就不会离开,我们有得是时间。”

“可是……,王,万一高句丽……”

“高句丽……”扶余章顿了顿,不屑道:“荣留王胆小怕事,将大唐视为心腹之患,全部心思都在防守之上,本王何需怕他。”

“吾王英明……。”下方马屁如潮,但刚拍了一半,却听扶余章又道:“不过,高句丽的那个渊盖苏文倒是个枭雄,此人只怕未必不会在这次咱们与新罗的战事上做文章。”

“渊州苏文?王,您指的是……?”左右不明所以,疑声问道。

“此人是高句丽东部大人渊太祚之子,自小便有大志,平素冠服皆以黄金装饰,常身负五把长刀,据说有万夫不挡之勇。”扶余章眯着眼睛,淡淡说道。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扶余章极度重视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才会有的习惯,闻言不禁将这个名字默默记在心中。

“渊盖苏文?”与此同时,行于苍茫大海之上的五牙大船中,程处默撇着两条腿,斜眼乜视窗外:“这货好大的胆子,身为属国之臣,竟然不怕犯忌,若是被俺老程遇到,非打出他屎来不可。”

“处默,还是小心些的好,你没听德謇说,此人有万夫不挡之勇么。”长孙冲在一边劝道:“身上背着五把刀呢,绝对是个狠角色。”

“切,西市里卖刀的身上哪个不带着十来把刀,难道个个都是万人敌?虫子,要我说这些谣传听听也就算了,千万别放在心上。”

李昊无声的摇了摇头,左右这次也不会进入高句丽国境,应该不会遇到渊盖苏文,之所以与长孙冲、程处默等人说起他,不过是给他们打个预防针罢了,至于听不听,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