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六章 第一次出手(五)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40
A+ A- 关灯 听书

“只怕是都运到前线去了,十万大军啊,人吃马嚼可不是个小数目。”李昊呵呵一笑,替程处默解了心中疑惑。

“哼,要我说那个扶余章就是个白痴,什么虎王,我呸。”程处默对李昊的判断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道:“眼下正是冬春之交,百济又是苦寒之地,一府之地仅存一千石粮,这一仗他若胜了还好,若是败了,我看他如何与百姓同分这一点点粮食。”

“分?你可拉倒吧,百济、新罗、高句丽都是一个德性,他们什么时候在乎过百姓的死活。”长孙冲不知是在鄙夷程处默还是在鄙夷扶余章,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

他老子是内政的人才,耳濡目染之下,对如何治理地方倒也不陌生,眼见得归化这种距离都城极近的府城都是这般模样,如何猜不出百济高层是如何对待百姓的。

李昊见两人似乎都有些怨言,不由岔开话题道:“好了好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这些粮食和财物虽然不多,好歹这不是还有归化太守的家资么。”

说到归化太守,程处默和长孙冲来了精神,齐齐盯着进来汇报的小校问道:“对对对,快点说说,从那个贼太守家里抄到了什么。”

小校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的表情,咂咂嘴道:“银钱大概有二十万贯,米粮……五万石。”

程处默当即大怒:“干,这等贪官污吏放在大唐早就被砍了,区区一个县令,竟然贪渎了二十万贯财货。”

百济地小,城池自然也小,归化虽然顶着州府的名头,实际大小的确与大唐一个县城大小相差不多,故而程处默说太守是县令倒也没说错。

只是李昊也没想到,于于一个归化太守的手里竟然会有二十万贯钱财,这尼玛是要天高三尺的节奏么。

三人正在府衙中感概百济的贪官污吏能力非凡,却见一个老熟人自外面走了进来,打过照面之后,来人对李昊行了一礼道:“都督,外面有归化百姓求见,您看见是不见?”

“归化百姓?可说了有什么事情?”李昊并没有忘记自己强盗的身分,城中百姓竟然在明知自己是破城强盗的情况下,依旧敢来,说明定是遇到了生死攸关的大事。

就在李昊满肚子疑问的时候,来人语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听那些人的意思,好像是要去城外找些吃的,若是咱们不开城门,只怕明天就会饿死不少人。”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长孙冲质疑道:“开什么玩笑,这大冷天去城外能找到什么吃的?怕不是那些人想要出城去给百济官军通风报信!”

“我看未必。”李昊摇摇头,想了想道:“这样吧,老庞啊,你一会儿带人去府库,给那些实在吃不上饭的归化百姓每家每户分上一石粮食。”

程处默大惊:“啥?德謇,你该不是疯了吧?这么容易就把粮食给分了。”

李昊满不在乎道:“一千石粮食而已,再说太守家里不是还有五万石么。”

长孙冲同样提出自己的疑问:“若是他们吃饱了,拿起刀剑反对我们怎么办,难道我们在跟百济军作战的同时还要防着他们?”

“不会的。”李昊断然道:“对于归化百姓来说,我们就是强盗,只要我们不去抢他们,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无害的,怎么可能再来找我们麻烦。再说……”

李昊顿了顿,看了一眼太守府后面,嘴角微微挑起:“等下我还想要让这些人帮咱们搬空归化太守的积蓄呢,当他们看到自家父母官贪渎了如此多的财物,仇恨值怕是直接就会被拉满,哪里还顾得上咱们。”

“要不要这么狠?”长孙冲虽然口中头上对李昊表示了质疑,但那双闪动着兴奋之火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归化城沸腾了,无数百姓拖家带口涌向那个曾让他们无比痛恨的官衙府库,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一件事情:苍天有眼,那个贪渎成性的太守被天兵老爷们赶走了,而且天兵老爷见归化百姓可怜,特地每家发放一石粮食。

百济乃苦寒之地,冬日往往要持续到四月,等播下种子再到收获至少也要十月。

这一石粮对他们来说,可是解决了燃眉之急,掺些野菜、树皮之类,五口之前怕是又能熬上一到两个月。

一时间,打破了归化府的贼人变成了天兵老爷,成了大部分归化百姓的救命恩人。

至于这些恩人为什么说大唐的官话,连命都要没了的人,谁会在乎这些,左右人家也没有打出大唐的旗帜。

百姓的思想单纯的很,谁能给他们饱饭吃,谁就是好人,就是大救星。

当然,拿了粮食,出于感恩,归化百姓觉得自己应该为天兵老爷做些什么。

于是,太守家中价值二十万贯的财货很快便被激动的百姓搬了个干干净净,粮库里的粮食也被搬走了近两千石。

至于更多的……。

“该死的,这么多粮食啊,眼睁睁看着却搬不走。”程处默就算心再大,当听到战船已经再无运力的时候,依旧懊恼的一拍大腿。

李昊倒是不怎么在乎,他很清楚,再过两年大唐的粮价将会降到四、五文钱一斗,一石粮也就是四、五十文,也就是说,这里所有的粮食加在一起,也不会赶过三千贯。

相于比他们之前搬走的二十万贯,三千贯又算得了什么。

长孙冲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他同样清楚钱与粮哪个更重,拍拍程处默劝道:“好了,好歹咱们还带回去二十万贯呢,别不知足了。”

程处默翻了个白眼:“俺是不知足么,俺是心疼。”

“你心疼个甚,有那功夫还是想想怎么处理善后的事情吧,这次咱们闹的太大,竟然有近两百人打算跟着咱们当强盗,这尼玛叫什么事儿,老子明明是官军好不好。”

想到昨天晚上,小二百人跪在自己面前,求带走的一幕,长孙冲一个头两个大,抱怨一声转头看向李昊道:“德謇,你是主帅,你说这事咱们怎么弄,是丢下他们不管还是带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