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第一次出手(四)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38
A+ A- 关灯 听书

仅凭三十来人便轻轻松松抢下一座城门,这种事情放在大唐简直不可想像。

直到李昊带着后续人马赶到,程处默还兀自搔着后脑,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长孙冲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这个样子,忍不住打趣道:“怎么了二当家?愣着做甚。”

程处默回过神来,抱怨道:“这城破的也太容易了,俺都没有发挥,人没了!”

“呵呵……,容易么?”站在内城城门口,李昊望着四散而逃的百济百姓,淡淡道:“百济举十万大军攻新罗,对于一个人口不足六十万的国家来说,意味着六抽一,也就是说这个国度里每一家都会出一个壮丁去从军,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指望百济国内有什么像样的战力。”

长孙冲煞有其事的点头附和:“嗯,想那扶余章还真是个狠角色,半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把瘾就死?“

“哎~,谁管他怎么死,眼下咱们攻破了城池,接下来要如何,德謇,给个说法呗。”程处默懒得费脑子去考虑扶余章的事情,转头四顾,发现城中百姓早已经逃的无影无踪,连个问路的都找不到,是以向李昊问起接下来的行动目标。

“按照之前说好的,虫子带一百人去找粮仓放粮;憨……处默带两百人肃清城中顽敌;余下之人,跟我走。”按照刚刚被拿下的城门守军情况来看,归化城守军估计不会太多,以翎府的实力,出动两百人足以将那些试图反抗的家伙全部消灭。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归化太守这几天眼皮就一直在跳,瞻之在左,顾之在右,正打算派人去王都找个算命先生来给自己算算,不想派出去的人还没走出衙门,外面已经有衙役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归化太守见那衙役惶恐的表情,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急声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大人,不,不好了,外面,外面来了一伙贼人。”衙役嘶声叫道:“他们打破了南门,现在正奔咱们这里而来。”

“什么……”归化太守身子一晃,差点一头截到地上,被身边之人扶住之后,连声问道:“守,守军呢?守军在那里?为何不将贼人拦住!”

“南,南门守军已经全军覆没,守将战死。”衙役刚刚说外,外面已经有马蹄声传来,杀声阵阵。

“大人,贼人势大,不如……”不明所以的众人闻声顿时全都慌了,纷纷打起逃跑的主意。

“且慢。”好在归化太守多少见过一些世面,并没有如下属一般诚惶诚恐,定了定神对前来报信的衙役问道:“我来问你,进城的贼人有多少?可有打出旗号?”

前来报信的衙役能逃回来就已经不错了,哪还有功夫去数进来多少人,可当着上官恩主的面总不能说不知道吧。

当下想都不想道:“很多,数都数不清,那些贼人打着一面骷髅旗,见人就杀,凶神恶煞一般。大人,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这……”太守还有些犹豫,奈何身边之人却没给他考虑的时间,但闻得马蹄声越来越近,这帮人索性直接把太守架起来就跑。

归化太守大怒:“大胆,速速放开本官!”

“大人,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是别逞一时的义气了。”跑动中,归化太守的幕僚呼呼带喘的劝道:“此非战这罪,实是贼人太过强大啊,我们便是留下也没有半点用处。”

另一边又有人劝道:“是啊大人,眼下城中只有两百不到的守军,而且多数还是老弱,这么一点人如何能够拦住贼人,还是留待有用之身日后以图报复为好。”

但归化太守哪里肯听劝,奋力挣扎中鞋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就在所有人都在暗暗佩服自家老大忠于职守的时候,却听他终于喊出了一句让人刻骨铭心的话:“家眷,老子的家眷。”

众人:“……”

对于太守家眷,李昊等人自然没什么兴趣,之所以要打破归化城,目的不过是要将百济回援的军队吸引过来。

此时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归化城已经打破,便没有了后续动作,只是在抢夺了四处城门之后,便偃旗息鼓开始在城外布置起来。

城中,归化百姓初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当是遭了强盗。

可当他们急急忙忙赶回家,躲在家里忐忑不安的等了整整一夜之后,一些心思活泛的发现那些强盗似乎并没有拿他们怎么样的想法,于是便大着胆子将门打开一道缝隙向外观察。

让人意外的是,大街上并没有想像中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一幕,反倒是五人一组的骑士正在巡逻,维护县城中的治安。

初时那些开门出来的百姓还有些担心那些骑士会不会闯进自己家来,但是后来看看几乎能够饿死老鼠的米缸,还是毅然打开了自家大门,来到长街之上。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百姓离开了自己的家,等到慢慢习惯了那些三五成群来回巡逻并对他们秋毫无犯的骑士之后,这些百姓不由凑到一起开始打听昨天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的太守府中,休息了一个晚上的众人再次聚首。

程处默大咧咧坐到那太守的主坐上,摆出一副山大王的姿态对前来汇报情况的小校问道:“怎么样,归化的清况摸清了没有,府库有多少存粮,多少财帛?”

“大……大王”小校还有点不大习惯强盗的身份,吱唔片刻纠结着说道:“经过清点,府库现有存粮大概一千石左右,财帛大概有近五百贯。”

“什么……怎么才这么点?”程处默一下坐正了身体,望了长孙冲一眼:“该不会是你的人私吞了吧?”

长孙冲大怒:“放屁,程憨憨,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私吞了。”

“哦,没有就没有呗,你急动个啥。”程处默之所以会如此问不过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态度,见长孙冲如此反应,立刻把头撇到一边,对李昊说道:“德謇,这归化城也太穷了,这就么一点点的东西,连塞牙缝都不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