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 食言而肥(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54
A+ A- 关灯 听书

尽管心中恨意滔天,可赵文远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得罪了哪一尊大神。

刚刚听说陈家老个老不死的是被陛下召进宫里去了,难道是陛下?

不对啊,我只是大唐数不尽的折冲都尉中的一个,如何能入得了陛下的法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

至于说其他人……,李德謇倒是算一个,可那家伙自己已经得罪他好几次了,也没见他把能把自己如何如何,没道理这会儿那混蛋人在海外,却能坑自己一回吧。

思来想去,想不明白,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赵文远觉得自己是那么孤独。

他清楚的知道,从前那些狐朋狗友都是看在他陈家姑爷的份上才会与他接触,现如今自己被陈家赶出来了,估计那些人连正眼都会看自己。

想到这些,赵文远对陈叔达的恨意又深了一些。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半月的休沐期已经过去,上元过后,大朝会如期召开。

东宫明德殿上,数不清的文武百官将大殿挤的满满当当,许多平时在地方上高高在上的五品高官,此时此刻甚至只能站在大殿外面喝冷风。

上元过后的大朝会是代表着新一年的开始,大唐各处州府凡五品以上官员都需要参加,一来是汇报总结工作,二来也是给皇帝陛下拜个晚年,露个脸。

具体有没有用处先不说,反正规矩就摆在那里,敢不来,小心脑袋。

李二高高在上,看着下面人才济济的大唐官员,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

大太监林喜眼见时候差不多了,上前两步尖着嗓子喊道:“贞观二年大朝会,现在开始!”

一时间,大殿中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参见陛下!”

心情大好的李二一挥手:“众卿免礼,平身!”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谢陛下!”又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然后……没声了。

所有有头有脸的高官显贵的目光全都似有似无的瞥着一个人——陈叔达。

江国公陈叔达此时满面红光,不知道是窘迫还是兴奋,估计前者居多,只见这老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咳了一声,施施然出队伍来到大殿中央:“启奏陛下,老臣有本。”

按说这个时候应该由杜如或者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重臣第一个发言,不过陈叔达这个剧本原本就是提前安排好的,故而倒是没人出来阻止。

李二身兼编剧他演员两个角色,很是配合,见陈叔达出班,和颜悦色问道:“陈爱卿有何事啊?”

陈叔达橘皮般的老脸‘兴奋‘的更红了,讷讷半晌方才言道:“陛下,臣以为朝庭各州应重开蝗虫收购这一利国利民之计划,给百姓一条自给自足之路。”

“哗……”除开知晓内情的有十来个人,大部分人全都低声议论起来。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去年朝庭下旨禁止各路州府代为收购蝗虫的旨意就是因为陈叔达上书而下的,现如今这老家伙竟然出尔反尔,又建议朝庭重启该项目,这到底是要闹哪一出儿。

但听得有人说道:“不是吧?这江国公是不是收了李卫公家里什么发处了?怎么出而反尔呢。”

另有人答道:“只怕未必,或许其中另有隐情。”

“能有什么隐情,要我说当初就不应该禁,一文钱五斤蝗虫虽然钱不怎么多,但对于百姓来说多少是个进项,补贴一下家用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可后来倒好,偏生有人说什么害了益鸟,你们说,是鸟重要还是人重要。”

“是啊,为这事我们商州百姓都上了万民书了,强烈建议朝庭重开禁令。唉,百姓生存大不易,明明是一条良政,结果却因为什么鸟……,唉,不说了。”

“行了行了,江国公这不是又建议重开禁令了么,只要陛下恩准了,回去咱们对百姓也算是有了一个交待。”

地方州府官员的议论之声一字不落的落到陈叔达的耳朵里,听的老家伙冷汗嗖嗖直冒。

他当初弹劾李昊的时候从未想过地方上的官员竟会如此喜欢这一政令,现在看来,就算没有这次很有可能发生的蝗灾,也会有人在朝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听着下面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大太监林喜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肃静!”

大殿中瞬间哑火,声息全无,每个人都忐忑的看向高高在上的李二,意识到刚刚似乎有些得意忘形。

李二倒是没说什么,目光扫过下面众人,故意沉吟片刻,刚想开口,不防又有一人出班奏道:“陛下,老臣以为此事万万不可重开!”

明明是顺水推舟的戏码,被来人横叉一杠子打断,李二愣了半晌才缓缓问道:“萧卿,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陛下,收购蝗虫一事虽然对百姓有些益处,但在老臣看来却是弊大于利。一来,去岁朝庭才下旨禁了此事,若今年再开,半年朝令夕改,让朝庭的颜面何存!二来,眼下马上就要春耕,若开了禁令,百姓只顾捉虫耽误了春耕,岂非因小失大!”

若是放在平时,萧瑀提出的两个问题的确算得上老成谋国。

但眼下偏生是非常时期,他的老成就变成了孤陋寡闻。

李二将目光投向陈叔达,意思很明显,当初的祸是你惹的,今天这个祸你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陈叔达在李二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威胁之间,心中暗道声晦气,对萧瑀道:“宋国公此言差矣……。”

不想话未说完,萧瑀已经冷声打断了他,指着他的鼻子道:“陈叔达,当初向陛下谏言下此禁令的是你,如今向陛下谏言开此禁令的还是你,老夫很想问你江国公一句,如此反复无常,食言而肥,你还有何颜面立足于朝堂之上。”

“我……”陈叔达被气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哆嗦着以手虚点了萧瑀几下,忽的反身伏于地上,泣不成声道:“陛下,老臣忠心耿耿,一心为国,宋国公萧瑀硬是指鹿为马,大殿之上目无君父,冤枉老臣……,还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