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五章 配方泄露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55
A+ A- 关灯 听书

好歹也是三朝老臣了,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你个食言而肥的老货,凭什么说我指鹿为马,目无君父。

宋国公萧瑀也是个暴脾气,别看今年已经五十多了,身手却一点也不比二、三十岁的小年轻差,当下扯过陈叔达怒道:“姓陈的,你说哪个目无君父,你说哪个冤枉你?”

这俩老货身份不相上下,都是三朝老臣,皇子出身。南朝时,萧瑀是梁国皇子,陈叔达是陈国皇子;隋朝时,萧瑀是内史侍郎,陈叔达是内史舍人;大唐时,萧瑀是宋国公,陈叔达是江国公。

故而这俩老货看着彼此都很不顺眼,你往东我就偏要往西,你打狗我就偏要撵鸡。

李二坐在上首眼见两人闹的不可开交,忍不住道:“够了,你们个加在一起都一百多了,吵吵嚷嚷也不怕人笑话。”

“陛下!”见李二开口,两人松开彼此,分左右站定,静等皇帝陛下给自己做主。

李二也很为难啊,这大过年的原本他是不想发飙,奈何这俩老汉太不给自己面子,狠了狠心:“既然你们彼此不服……,那就都给朕回家闭门思过,罚俸半年,退下。”

得,又是各大五十大板,看来只能下次见真章了!萧瑀和陈叔达彼此互瞪一眼,又同时怒哼一声,各自从大殿的一个侧门退了出去。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见着两个老头儿离开的背影,李二揉了揉发涨的额头:“好了,既然刚刚江国公提议解除收购蝗虫的禁令……,李卫公,你家便继续收购吧。”

“诺!”李靖看了一出好戏,心情不错,出班唱了个诺,又退了回去。

毕竟之前陈叔达已经在芙蓉园给他打过招呼,有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不想,李靖刚退回去,朝班中又走出一人大咧咧往大殿中央一站,对李二施礼后怨毒的盯了他一眼道:“陛下,臣要弹劾卫国公李靖背信弃义之罪。”

什么玩意儿?弹劾老子?

看着大殿中央那个年仅三十多岁的小家伙,李靖满头黑线。

李二同样十分意外,似笑非笑的看了李靖一眼道:“李卫公,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李靖没招,只能再次出班郁闷道:“陛下,臣也想知道。”

“卫国公,你休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问你,前些时候你李家是否将酿酒和贞观皂的配方以四十万贯的价格出售了?”

“不错。”如果大殿中央站着那人不是来自五姓七望的郑氏,对于这样无礼的家伙李靖理都不会理,好歹他也是堂堂国公,被人指着鼻子质问说出去怕是脸都丢尽了。

“好,你承认就好。”殿中那人见李靖点头,冷冷一笑道:“那么现在这两种配方泄露的长安城到处都是,不知卫公国做何解释!”

“什么?配方泄露了?”

“天呐,那可是二十万贯买来的,若是泄露岂不是变的一文不值?”

“一文不值倒不至于,无非就是赚多赚少而已。”

前段时间李昊卖配方的事情闹的可谓是满城风雨,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现在乍一听说配方泄露,立刻有人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李靖听着下面的议论声,洒然一笑,幸灾乐祸道:“你这话说的新鲜,配方泄露了跟本公有何干系。”

当初两个配方被李昊以二十万贯一份卖出去的时候,李靖不知心疼成什么样子,现在听说配方泄露了,怎么可能不幸灾乐祸。

“你……,你敢说这跟你家没有干系?”殿中那人被问的哑火,好半晌才恨恨问道。

“当然没有干系,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我李家还不屑出手。”

“胡说!”弹劾李靖的也是个狠角色,面对堂堂国公怡然不惧,厉声喝道:“那配方在你李家的时候不泄露,在交易的时候不泄露,偏生到了我们手里便泄露了,这不是你李家干的又是谁干的。”

“哎哎哎,俺老程说句公道话。”程咬金见吵的热闹,摆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道:“其实这配方泄露吧,说起来你们双方都有可能,未必就一定是李靖老儿泄露的嘛。”

“卢国公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替卫国公背书不成?”

“背书?”程咬金牛眼一翻,露出亮闪闪一对门牙:“小子,俺老程就是替李靖老儿背书又怎么样。没羞没臊的东西,东西在别人家的时候平安无事,到了你们五姓七望家里就泄露了,这分明就是你们自己保管不严嘛,亏你们还好意思想着题内损失题外补。五姓七望,还真是里然不吃亏呐。”

“你……”

不得不说,程咬金的说法在大殿上还是很有市场的,这主要还是跟李靖的为人有关,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这样的小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只是……李靖不是这样的小人,他那个儿子可就未必如此了。

熟知此事首尾的李二看着大殿中彷徨无助的小家伙,咳了一声止住众人议论和猜测,沉声道:“此等小事回头交有司处置便可,今日乃大朝,休要讨论这种没名堂的东西。”

“诺,臣等遵旨。”除去五姓七望的代言人,朝堂上大部分人全都躬身领命。

大殿上那人有一肚子委屈要说,乃何李二已经开口,只能咬牙忍住辩解之言,盯着李靖看了一会儿,转身退了下去。

身为五姓郑氏之人,他知道自己这几大家族此次怕是亏大了。

四十万贯买来的配方,眼下就差没贴在长安、万年两县的公告牌上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各式各样的蒸酒和贞观皂就会卖的满世界都是,而且价格也绝不会太贵。

当然,四十万贯对于五姓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没了也就没了。

可问题是五姓丢不起那个脸啊,想着那些不劳而获的家伙利用自己等人费尽心力才买来的配方大赚特赚,五姓中任何一家都无法接受。

想到交易那天李昊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再联系此人睚眦必报的性格,几乎成为所有人笑柄的五姓之人就恨不能掐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