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七章 收个小弟先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09
A+ A- 关灯 听书

“这个……”卜全易何尝不知以虎王扶余章的性格,他回去必然有死无生,迟疑片刻道:“大王说的是,只是……老朽实在放不下家人,还望大王开恩,放老朽回去,哪怕是看上家人一眼,也是好的。”

程处默原本正在与长孙冲、李震等人闹酒,看样子很是习惯这种当强盗的生活,听到卜全易宁死也要回去,拂然不悦插言道:“我说你这老家伙听不懂人话怎么着,不是跟你说了,回去之后不光你会死,你家人也会死光光。”

“卜太守,我这兄弟是粗人,说话直,你别放在心上。”李昊狠狠剜了程处默一眼,将他后面的话瞪了回去,继续对卜全易说道:“不过,我实在想不通,你一定要回去的意义在哪里?难道只为看亲人一眼?若是这样,你将他们的安危置于何地。”

不是李昊真为卜全易的安危担心,实在是这家伙的语言天赋对他们用处很大。

要知道,耽罗人可是半句大唐官话不会,根本无法与李昊等人正常交流,百济人虽然能听懂大唐官话,但说的话就要差一些,常常词不达意,如此一来能刘畅使用三国语言的卜全易就成了三方沟通的唯一桥梁,若是他走了,以后大家交流起来会十分麻烦。

见卜全易还在犹豫,李昊笑了笑,又替他将杯中倒满酒,若有深意的笑着问道:“卜太守,这么长时间以来,相信你应该对我们的身份有所猜测,对吧?”

正题来了!卜全易跟着李昊等人混了怎么长时间,自然不会相信他们是海盗,毕竟海盗绝对没有如此强的纪律性。

两人成排,三人成行,走路走直角,满满的军人气质,如果海盗都是这个样子,估计百济早就被灭国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来自大唐的军队吧?不知能否告知老朽,你们是十六卫的哪一卫?”苦笑一声,卜全易答道。

“我们不属于十六卫。”对于卜全易的上道,李昊很满意,笑着与他碰了一下杯道:“事实上在大唐军队的编制里面,你根本找不到我们。当然,我们也不是没有名字,与陛下的玄甲军一样,我们的名字是大唐远洋水师,归皇帝陛下直属。”

不存在于大唐军队编制,独立于任何军种之外,直属于大唐皇帝。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每一条都能看出这支军队的特殊生。

卜全易越听越是心惊,脸上笑容愈发苦涩,盯着面前鲜红如血的葡萄酿,长叹一声:“李将军,这样称呼没错吧?”

李昊笑道:“其实我是水师都督。不过,你叫将军也可以,按品级来说,我这个位置与十六卫的将军相当。”

卜全易忽然变的十分平静,点头道:“那我还是叫你都督吧。李都督,人都说好奇心可以害死猫,老朽这次应该是被自己的好奇心给害死了,是吧?”

知道了对方最大的秘密,又是百济人的身份,卜全易就算再蠢,也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至少他自己就不会让一个知道自己最大秘密的家伙活着离开。

没想到的是,面前的少年只是微微一笑,一口抽干杯中酒道:“卜太守多虑了,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希望你可以为我们工作。”

“什么……”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李昊摆手打断卜全易:“现实点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以卜太守的能力,我觉得留在百济完全就是一种浪费,别说你们那个虎王不懂得如何使用太守你这样的人,就算懂得又能给你大多的发挥空间?

但是大唐不一样,大唐有广袤的土地,有亿兆黎民,吾皇陛下励精图治,知人善任,绝对会给你足够的空间来展示自己的才华。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样让你有种背叛的感觉,我认为大可不必,贵国毕竟是我大唐的属国,你到大唐任职最多算是借调,这跟背叛无关。”

这么理直气壮么?卜全易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背叛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但不可否认的是,面前这少年有些话的确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在百济,他贵为王城太守,表面上看好似风光无限,可实际却连扶余章养的一条狗都不如,毕竟他家的狗每次上街还都会派上几个仆人服侍,而自己去耽罗却是独自一人,连个伴当都没有。

再看看人家大唐远洋水师都督,自己是他手下的俘虏,他却给自己派了两个护卫日夜陪伴,好吧,虽然监视的成份居多,但至少人家没限制自己的行动,而且有问必答。

单凭这份信任与对方的坦诚,似乎跟着这个人也很不错。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他现在已经回不去了,名不见经传的大唐远洋水师给百济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他这个王都太守就算回去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弄不好还会连累家人。

并未犹豫太久,卜全易放下所有包袱,慨然道:“李都督,老朽可以答应归顺于你,但老朽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贵军能够对外公布老朽的死讯,不知都督可否答应?”

见卜全易答应了,李昊微微一笑:“这个自然,再怎么说你也是自己人,保护你的家人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段时候你先负责安顿跟随我们来岛的百姓,等些日子,百济那边风声过去,我会尽量安排人去把你的家人接出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彻底放心了。”

卜全易没想到李昊竟然如此在乎自己的家眷,当下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吧唧’跪到地上,动情道:“老朽无端挑起与天朝大军之争端,兵败蒙都督不杀已是大恩,现在都督又不计前嫌招揽老朽,还答应搭救老朽家人……,老朽,老朽此生无以为报,唯愿以都督马首是瞻,牵马坠蹬,百死无悔。”

李昊被卜全易吓了一跳,要知道大唐可没有动不动就下跪的规矩,忙起身把他拉起来:“卜先生这是干什么,如此大礼折煞小生了,快,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