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 ?钉子(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10
A+ A- 关灯 听书

虽然把卜太守改成了卜先生,但卜全易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这至少代表他已经暂时融入了这个集体。

作为一个能在百济王都干了数年的太守,他虽然不知道所谓的远洋水师出海的目的是什么,但所图必然不小,否则若是想要干涉百济与新罗的战争,大唐皇帝只要一纸文收就好,何必派遗一支偏师假冒海盗。

现如今,他初步的融入这个集体,与这个集体荣辱与共,只要好好配合,将来这支来自大唐的远洋水师目的达成,面前少年功成名就,自己这个降臣怎么也能在大唐皇帝面前留下一点印像,到那时……。

“卜先生,既然你已经是我水师的人,索性我也不瞒你。”扶起卜全易,安排他重新坐下,李昊指了指正在拼酒的几个小伙伴说道:“看到那个小白脸没有,此人复姓长孙,单名一个冲字,其父乃我大唐国舅,长孙无忌。

还有那个黑胖子,他叫程处默,他老子便是大名鼎鼎的混世魔王程咬金;至于那个假斯文,他叫李震,他父亲乃我大唐十六卫左领军卫大将军,英国公徐茂公,陛下亲赐国姓李;至于在下……,在下姓李名昊,家父卫国公李靖。”

“什,什么?!这……,这……”李昊每说一个名字,卜全易就哆嗦一下。

大唐国舅长孙无忌,半仙徐茂公,三年混世魔王程咬金,大唐军神李靖。

苍天啊,大地啊,这些人在百济可都是传说中的人物,随便拿出来一个都不是巨巨虎王扶余章能够比的,更不要说是四人齐聚。

呃……,好吧,眼前这几个并不是本尊,但这几人的继承人也很了不起了好么,这些可都是大唐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终于,卜全易再也无法法抑制心中的激动,身子一软又跪了下去:“小,小公爷,老儿有眼不识泰山,前日竟然斗胆冒犯天颜……。”

大唐没有随便跪人的规矩,前世更不用说,就算面见最高领袖也只是行个军礼便好,李昊实在不习惯卜全易这种动不动就跪的举动,当下把脸一沉:“行了行了,都是自己人,你再这样我不高兴了。”

“是,是是……”卜全易连忙爬起来重新站好。

只是这次他再也不敢三心二意,腰挺的笔直,两手自然下垂,看着罚站的小学生还小学生,至于坐?算了,还是站着舒服,坐下总会忍不住想要跪。

娘嘞,这可是四大衙内啊,怪不得胆子如此之大,王都水师说灭就灭,京畿诸城说打就打,有这样的身份背景,这几个家伙怕什么,就算把百济翻过来,到时候只要亮明身份,借扶余章几个胆子,看他敢不敢动这几位半根汗毛。

想到这里,卜全易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远洋水师的目的在他心里也变的清晰起来。

这几位大唐顶级公子哥就特么是出来镀金,赚资历的。

至于远洋水师是皇帝陛下直属……,这个完全可以理解为,这几个家伙把唐国长安祸害的不行,故而皇帝便给了他们一个好听的名声,然后打发他们出来祸害别人。

算了,不想了,反正跟着这四位小祖宗就算啥也不干,也有足够的功劳给自己捡,当然,就算捡不到也无所谓,有了这段时间的接触,自己也算是在大唐有后台的人,看在这几位的面子上,以后的日子也会过的轻松无比。

“卜先生。”李昊并不知道短短一瞬间卜全易自动脑补了许多东西,看着他拘谨的样子,笑着说道:“我打算让你负责一些与耽罗国的一些事物,不知你意下如何?”

“都督放心,属下必然全力以赴。”卜全易回答的斩钉截铁,豪情万丈。

“如此就好。”李昊点点头,继续说道:“另外,这次我从百济带回许多船匠,你辛苦些,带着他们多造战船,再从跟随我们出来的百姓中招募水兵。记住,务必把这座岛给我守住,让它变成一颗钉子,给我死死钉在这里。”

“这个……”负责耽罗国的事情简单,毕竟卜全易之前干的就是这个,但守岛就有些麻烦了,他无法保证百济水师开过来的之后,凭借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能不能把岛守住。

李昊看出他的犹豫,笑了笑道:“我会给你留下五百翎府军卒以及三舰战船,另外,新罗的战船也归你指挥,这回没问题了吧?”

“可……那些新罗人怎么办?还有新罗的金胜曼公主。”卜全易又不瞎,李昊与金胜曼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他不知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这位公主。

李昊想了想,无所谓的摆摆手:“她不是威胁,让她在岛上自由活动就好,没有船,她想离开也难。”

接下来的时间,李昊又对卜全易交待了许多事情,直到夕阳西下,才把这个刚刚收来的手下打发了出去。

是夜,月光如水,海边的沙滩上,李昊与金胜曼并肩而立,海风吹拂下,衣袂飘飘,似一对神仙眷侣。

半晌,金胜曼开口道:“你要回去了?”

李昊将目光从半空中的圆月上收回,活动着微微有些发酸的脖子:“是的,长安那边还有些事情,不能离开太久。不过,处默会留下,他很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那我呢,你打算将我怎么办。”似乎是想通过,金胜曼的语气很淡,听不出一丝感情。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我没有船送你回去,你知道的,我在百济王都周围干的那些事已经把扶余章惹毛了,若是派船送你回去,这座岛和耽罗那边会失去自保能力。”李昊实话实说,毫不掩饰自己吞掉新罗使团船队的打算。

金胜曼陷入沉默,又过了良久,直到海风将两人吹的面颊泛红,才轻声问了句:“还回来么?”

李昊微微一笑,目光再次投向远处苍茫的大海,用只有自己能听清的声音道:“会回来的,我的未来,会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