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钉子(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11
A+ A- 关灯 听书

次日一早,一艘挂着大唐旗帜的五牙大舰冲破清晨的薄雾,沿着百济国西海岸向北而行。

经过搜索敌情的百济水师舰时,甚至还停留了大概一刻钟。

将高傲,霸气,目无余子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支百济水师是扶余章刚刚调回来的,目的就是寻找李昊他们。

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水师都督解承希二话不说直接命令水师集合,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大打出手。

就在百济水师剑拔弩张,随时要对李昊的座舰发起攻击的时候,解承希被身边一个布衣打扮的家伙拦了下来。

“都督且慢。“

“怎么?”解承希眯着眼睛,压着火气问道。

“对面的战舰悬挂着大唐的旗帜,都督,三思啊。”

我三思个屁,老子出来的目的不就是找大唐的舰队么,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艘,你拦着老子干什么。

越看身边家里派来的谋士越不顺眼:“有话说,有屁就放,否则就闭上嘴等本都督凯旋。”

“都督!”见解承希不听劝,那谋士也急了,再次将他拦住:“都督,您看看清楚,那船上分明悬有大唐的旗帜,如果我们现在对他出手,便等于是对大唐宣战!”

解承希还没反应过来谋士说的是什么,眼睛一瞪道:“宣战就宣战,难道只能他们到我们国内捣乱?”

“我的都督啊,您到底怎么了。”谋士都要哭了,拉着解承希死不松手,急声解释道:“诚然,之前的确是唐人到我们国内捣乱,可那个时候他们没有挂出旗帜,只要他们不承认谁又知道他们是谁?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如果在那个时候我们能将他们灭杀,自然不怕唐国前来问责,毕竟我们打的是海盗。

可现在不行啊,现在他们已经挂上了大唐的旗帜,我们若是再去撩拨他们,那便是我们擅自开战,而不是唐人先挑起战火。

都督,大唐带甲百万,不是我们能比的啊,若是给了他们开战的借口,只怕我们将会成为百济的千古罪人啊。”

听着手下谋士的泣血哭诉,解承希目瞪口呆:“你,你的意思是让本都督眼睁睁看着敌人就这么在面前溜走!他们可只有一艘船!”

谋士摇头道:“都督,我们眼下距离王都并不远,小人以为,我们可以把发现唐军战船的消息送回王都请王上定夺,只要王上说打,都督自然不必有任何顾虑。”

王上说打才能打?解承希看向谋士的目上光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谋士坚定的点点头:“都督,解氏不能当这个出头鸟啊。”

“好吧!”解承希终于明白了谋士的意图,解散了一众手下,只派出几只小船跟随着李昊的座舰远去。

一日之后,百济王都。

“什么?找到唐军战船了?”正琢磨着如何报仇的扶余章猛的站了起来,盯着前来汇报的丞相:“人在哪里?”

丞相苦笑道:“王,只有一艘唐军大舰,而且,上面悬挂着大唐的旗帜,水师没敢动手。”

“为何不敢动手,他们脑子里装的是屎吗!”扶余章咆哮道。

经过半个月的发酵,整个百济烽烟四起,到处都是起义军,光平叛就让扶余章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找到了始作俑者,自己的心腹丞相却说不敢动手。

丞相并没有被扶余章吓到,深吸一口气叹道:“王上,难道您就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么?唐军先是假扮海盗在我大百济周围抢劫,然后又单独放出一艘悬挂旗帜的战船……。”

扶余章虽狂,但却不傻,在丞相的提醒下,幡然醒悟:“你的意思是……唐人想要一个对我百济动手的机会!”

“不错!”丞相一本正经的分析道:“王上您想想看,唐国之前的隋朝皇帝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灭掉我们北面的邻居高句丽,隋炀帝在那里损失了上百万的军队,到死都没忘记。”

“既然这样,您觉得唐国会不会继承前朝的遗志,继续灭高句丽的大业?”

“这个不好说。”

“王,唐国百姓讲的是入土为安,百万军队战死高句丽,唐朝皇帝为了安抚民心,灭会灭掉高句丽。”

“唐国灭高句丽与我百济有什么关系……”扶余章话说一半脸色就变了:“丞相你的意思是,唐国打算以我百济为跳板,将来分兵两路对付高句丽?”

“正是如此。”丞相信心十足的道:“唐人之所以如此挑衅我们,目的不外是想要一个受害者的名声,只要我们先对他们的战船动手,唐国立刻就会反戈一击,明正言顺将我百济覆灭。”

“原来如此,唐国果然阴险!”

如果李昊在场,一定会被这对君臣煞有其事的分析笑破肚皮。

他之所以亮明旗帜往回走,主要还是扯虎皮做大旗,防止百济人在仇恨中迷失半路上把他给做掉,哪里有什么故意引敌人上勾的想法。

偏生百济君臣想的那么多,总觉得他此举别有用心,得出‘诱敌深入’的结论之后立刻派人飞速传达王命,令百济水师不得靠近唐军战船半步。

甚至这对自作聪明的君臣为了避免再起争端,连搜索其余唐军战船的水师都直接收回了王都,将整片西海岸都让了出来。

使得李昊占领的那座无名大岛彻底变成了一颗钉子,钉在了百济附近。

“呼,还好!”得到王命的解承希庆幸的直拍大腿,叫过谋士好一顿表扬:“老吴啊,幸亏之前听了你的建议,你看看,王上让我们即可收兵呢。”

谋士讪讪一笑,马屁送还:“呵呵,这都是因为都督虚怀若谷,若是换成别人,肯定不把小人的建议放在心上。”

“嗯!”

……

……

望着逐渐远去的百济水师,李昊座舰上所有人都长长呼出一口气。

两个由红拂派给李昊的侍女,更是目光诡异。

自家少爷的胆子这也太大了,要知道,这艘战船也就是看着威武,实际上半点战力也无。

火药什么的在归化城就已经用光了,火炮半点用处派不上;翎府的战兵全都留在了岛上,半个人都没带回来;水军也只是带了勉强能够驱动战船的十多个人,大部分留给了守岛的雷耀。

这几天,如果百济水师真的追上来,估计自己这一船人要么殉国,要么做俘虏,没有半点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