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墙倒众人推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16
A+ A- 关灯 听书

真,真去当海盗了?

堂堂大唐水师去当海盗,难道是奉旨抢劫?

这些长安出来的官二代们难道就不能靠点谱么,王文度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脱口问道:“剿灭?我们自己剿灭自己?”

李昊一本正经道:“哦,这事儿你可以理解演习。”

演习?什么演习?你确定不是养寇自重?王文度觉得不应该跟李昊进行过多的交流,否则自己的三观怕是保不住了。

……

……

二月的长安春意正浓,但上至皇帝下至百官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本应满是士子佳人的杨柳堤到处蹦蹦跳跳的小虫子,偶尔受到惊吓,立刻乌泱泱飞起一片黑云。

田间地头到处都是哭天抢地的老翁老妪,拿着网兜的少年尽管已经十分卖力的扑捉,但数不清的虫子依旧铺天盖地。

关中各处州府门前,无数彷徨的百姓提着一袋又一袋蝗虫,换来或多或少的铜钱。

蝗灾到底还是发生了,与历史记载的一般无二。

尽管在此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布置,但看到如此铺天盖地的蝗灾,依旧让人感到无穷无尽的压力。

东宫,明德殿。

本应热闹非常的早朝异常安静,挤了数十人的大殿之中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高高在上的李二身上。

众人的注视下,李二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主动开口:“众卿,面对这等大灾,尔等可有解决之法?”

“陛下,臣以为……此为天罚!”

“臣等附议!”

天罚?罚谁?朕是倒行逆施,还是穷奢极欲了!

看着正面走出朝班的几个属于五姓家族的代言人,李二面颊上的肌肉不住抽搐。

黄门侍郎崔干见势头不对,出班解释:“陛下,臣等以为如此天灾,乃是上天示警,代表朝中有奸佞当道。”言罢,顺带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朝堂上都是明白人,谁还不知道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

当下,武将中走出一人,手指崔干大骂:“崔干,你看哪个!”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崔干被吓了一跳,一下闪出老远,待发现来人并没有揍自己的意思,才老脸一红梗着脖子道:“李卫公,此言何意?崔某不过是看你一眼而已,如此生气莫不是心虚?”

心虚,你才心虚,你全家都心虚!

李靖瞟了一眼崔干这位崔家嫡传二房,也不与他争论,只对着李二躬身道:“陛下,臣对大唐忠心耿耿,天日可鉴,绝非奸佞之徒,望陛下明察。”

“切,你倒是忠心耿耿,可你儿子呢。”一个类似自言自语的声音传来,引得李靖再度勃然变色:“崔干,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实话告诉你,你们五姓所买配方泄露一事漫说与老无关,就算真的有关,我李家也不是任你随意攀污的。”

“李卫公休要顾左右而言他,眼下讨论是蝗灾,与我们几家配方泄露有什关系。”

“你……”

“够了!吵吵嚷嚷成何提统。”眼见下面越吵越凶,李二大怒。

见李二怒了,李靖狠狠瞪了崔干一眼,退到了一边。

倒是那崔干,依旧侃侃而谈:“陛下,臣并未妄言。李卫公乃国之干臣这一点臣不否认,可他那独子李德謇,却是个长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祸害,恃宠而骄,贪财好色不说,此番出海亦惹的沿路州府怨声载道,出海之后更是不顾体统,亲自扮演海盗于大海之上纵兵劫掠,如此行径,与奸佞何异。”

说完,崔干示威般看了李靖一眼,大有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意思。

李靖气的是吹胡子瞪眼,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为别的,盖因崔干说的这些基本上都属实。

当然,如果不是眼下正值非常时期,崔干说的这些倒也不算什么,左右不过就是少年人瞎胡闹罢了,当得不大事。

可关键问题是眼下正值蝗灾,大帽子扣下来,李靖就是有一千张嘴,了解释不清。

李二同样听的头大如斗,双眉紧锁,他何尝不知崔干不过是在借题发挥,只是李昊这小子实在不怎么争气,办起事来顾头不顾腚,留下许多尾巴,现在被人抓住了,自己想替他说话都难。

站在朝堂上旁听的李承乾倒是想帮好友解释几句,可还没开口便自家老头子拿一眼瞪吓了回去,只能拿眼狠狠瞪着大殿上几个同气连枝的五姓众官员。

殿上众人见李二面色阴情不定,彼此对视一眼,齐齐上前一步:“国朝有此恶徒,实非幸事,望陛下明断。”

五姓七望族中成员几乎在大唐的官员中占了六成的比例,虽然在顶级权贵中差了些,但却基本都处在基层要害位置。

这些人联合到一起势力不容小觑,就算强如李二也无法强压下去。

此情此景,李二不禁在暗中握紧双拳,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五姓之人彻底打压下去。

“陛下!”就在双方僵持,李二憋气的时候,外面一员殿前值守禁卫走了进来,躬身一礼道:“陛下,远洋水师都督李德謇觐见。”

什么?李德謇?这小子回来了?

这该死的家伙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赶回来了,看来老天还真是照顾。

回来的好啊,当面打脸总比背后使绊子要过瘾的多。

还真是赶的好不如赶的巧,老子们还怕这家伙半路得到消息跑了,现在看来不用担心了。

且看这小子高高兴兴归来,然后被打落尘埃的表情,估计一定会很精彩。

几个正在向李二施加压力的五姓家族代表人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

看着几个凑在一起,兴奋到几乎要尿崩的家伙,李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敢动我儿子,真当老子是泥做的菩萨?

李二高高在上,将所有人的表现都尽收眼底,心中瞬间有了打算,清了清嗓子道:“回来就好,来人,宣他上殿。”

“诺!”

“陛下有旨,宣三原县伯、远洋水师都督、太子侍读李德謇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