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耽罗王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17
A+ A- 关灯 听书

吧嗒,吧嗒。

在大殿中央几人‘你完了’的目光中,李昊走了进来。

众目睽睽之下,先是给李二见了礼,然后又到李靖面前行了礼,最后又眼紧张到不行的李承乾挑了挑眉毛。

“都在呢哈!”

见李昊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崔干大喝一声:“李德謇,你可知罪!”

知罪?

“你谁啊?”

李昊自从当官以来就行少参加朝会,一是懒,二是李二关照,故而有很多人都不认识,崔干则正是他不认识的人之一。

“黄门侍郎,崔干。”

“哦,不就是个看大门的么,去去去,该干啥干啥去,本都督有要事在身,没功夫与你夹缠不清。”

“噗……”你特么还能再不学无术点不。

李昊话一出口,无数人为之绝倒。

黄门侍郎的官职虽然带了个门字,先秦之时也的确是在宫门之内给皇帝传达诏令的,但这跟看大门的小黄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么。

再说,自隋朝以来,黄门侍郎的职责已经与之前不同了,现如今黄门侍郎乃三省六部中门下省的副官,妥妥的从三品下,半点不比你那个什么水都都督低。

否则怎么可能与李靖对峙,又让李二陛下一时无言。

“你……”崔干被怼的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憋死。

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却见李昊已经转身面对李二,正色拜道:“陛下,臣此次出海途经百济南端一座大岛耽罗,其国主仰慕陛下威仪,特派遣其子随臣入朝,打算归附。”

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兀自愤愤不平的崔干。

你不是说这小子当海盗去了么,你见过抢了一个国家的海盗?

这明明就是开疆拓土好不好!

崔干瞬间被盯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整张脸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扇了七八个耳光一样涨的通红。

尤其是李二的轻蔑的眼神,啥意思嘛,我也是为了大唐千秋万代好么。

“嗯,耽罗,可有哪位爱卿听说过啊。”李二盯着没事找事的崔干瞅了一会儿,这才淡淡问了一句。

“陛下,如果臣没有猜错,所谓耽罗国应该是《东夷传》中所载的胡州,其民身材短小,髡头(就是剃头),喜养牛与猪,乘船往来马韩,买市韩中。”老房头儿不愧是书看的多,想都没想便给出答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房相果然博闻强记,那耽罗国正是胡州,该国被百济欺压近数百年,今番得我大唐天军解救脱离苦海,深感陛下天恩,故愿举国来投。”

我去你大爷的,漂亮话说的真好。

崔干被气的直翻白眼,却拿李昊无可奈何。

李二听的高兴,暂时忘了蝗灾一事,大手一挥:“既如此,宣耽罗王子上殿。”

大太监林喜闻言,连忙喊了声:“陛下有旨,宣耽罗王子觐见。”

不多时,衣着诡异,顶着秃头的耽罗王子探头探脑的走上大殿。

望着身周比自己高出几乎三、四个脑袋的巨人,‘小家伙’吓的腿肚子直朝前,三两下跑到唯一的熟人李昊身后。

“哄……”见他猥琐的样子,大殿上立刻起了一片哄笑之声。

程咬金更是跟着起哄:“李家小子,你这是带了只猴子回来?”

李昊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这老几巴灯,把耽罗王子从身后扯出来,两手一阵比划。

然后就看那耽罗王子的脸瞬间变的惨白,朝着李二吧唧就是一个五体投地,嘴里吐出一连串谁也听不懂的土话。

什么意思?李二将目光投向李昊。

“陛下,耽罗王子的意思是陛下天恩浩荡,威加四海,耽罗愿举国臣服,成为大唐的一份子,为大唐的建设添砖加瓦。”

扯几巴蛋,你是怎么从一连串的土话中听出天恩浩荡,威加四海的。

老子们咋那么不信,一个连衣服都穿不衣的猴子,能用成语呢!

朝上众臣看着李昊的目光满是鄙夷,拍皇上马屁也不是这么拍的吧,你还要不要脸了。

李二也是满脸的哭笑不得,他倒是不在乎李昊的马屁,关键是朕要一群不会说人话的猴子干什么,弄回来养着玩么?

李靖见儿子煞有其事的样子,再想到崔干刚刚的弹劾,不禁怒从心头起,对着李昊的屁股就是一脚:“逆子,你胡闹什么。”

“哎~”李昊被踹了个趔趄,老大不乐意的叫了句:“爹,我这办正事儿呢,您能不能不捣乱。”

“老子捣乱?”李靖怒火更胜,指着趴在地上的耽罗王子道:“你这是弄来个什么玩意儿,大唐就那么缺人吗,要这种东西来充数。”

“就是,一个化外蛮夷而已,茫茫大海之上数之不尽,随便抓来一个就想领开疆拓土之臣,李小公爷,你把这大唐朝堂当成什么了,又把陛下当成什么了。”崔干抓住机会,适时打击报复。

言罢,又转向李二:“陛下,臣弹劾太子侍读李德謇欺君罔上,藐视朝廷,肆意妄为三条大罪,再弹劾卫国公李靖教子无方……。”

不等崔干把话说完,李昊就不干了:“你特么谁啊,一个看大门的不好好看大门,装几毛犊子,这大殿上有你说话的份么!”

“我……”再次被当成小黄门的崔干差点没被当场气死,指着李昊哆嗦着:“黄,黄口小儿,老夫,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李二见崔干跟抽风似的抖成一团,虽然心中解气,但也怕他真的死在大殿上,咳了一声给李昊解释道:“德謇不得无礼,黄门侍郎乃从三品下,是门下省的副职。”

“啊……这样啊?”李昊眨巴眨巴眼睛,讪笑着对崔干拱拱手:“不好意思啊,搞错了。”

搞错了?一句搞错就完了?

本来老子就看你不顺眼,现在又把老子好一顿怼,连句对不起都没有,就想蒙混过关?

崔干越想越气,可在这件事上又拿李昊没有什么办法。

真要较真却是显得他气量不够似的。

思来想去,指着依旧趴在地上的耽罗王子道:“李侍读,老夫问你,此人一无国书,二无仪仗,三无贡品,如此一个化外野人,就算真是一国王子,归附大唐之后除了吃白食,对我大唐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