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 世家的反应(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5
A+ A- 关灯 听书

“哦?崔兄有主意了?”坐在崔干对面的中年御史问道。

“谈不上主意,只是一些想法罢了,说出来几位参着参谋参谋如何?”崔干虽然嘴上的客气,但脸上表情却带着一丝傲然,显然已是成竹在胸。

当下,所有人都来了兴致,催促道:“崔兄请讲。”

崔干微微一笑,目光扫过众人:“你们说,李德謇此子的风评如何?”

“那还用说,用纨绔子弟来形容都是抬举他了。”

崔干满意的点点头,抿了一口酒道:“既然如此,你们说,如果我们在百姓中大肆宣扬这次朝庭修路是由此子来主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估计没人会相信吧,百姓又不是傻子,一个纨绔子弟的话谁会信,万一干了活儿不给兑现粮食怎么办。”

“就是,这种事情前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麻叔谋那小子许下的好处比眼下多多了,开始还骗来一些百姓给他修运河,后来看看不到,索性直接派人去抓。”

一群人在酒桌之上各抒己见,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正所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很快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子便被拿了出来。

最终,几人定下各家所需承担的责任与义务,酒足饭饱之后一哄而散,各自回家。

转眼时间便过去两天,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一个半真半假的消息在长安百姓之间流传。

“哎,你听说了没有,长安第一祸害又准备害人了。”

“你是说修路的事情吧,这事儿我听说了,感觉不错嘛,包吃住不说,做一天工还给二斤米粮,这种好事儿去哪找去。”

“好事?你想多了,长安第一祸害出的主意怎么可能是好事,万一干了活儿又不给钱,你吹不长也拉不扁他,最后还是你自己吃亏。”

“嘘,你小点声,我觉着吧,去做工还是没有卖蝗虫划算,你们听说了没有,这几天崔家、王家和郑家也开始收蝗虫了,而且还是两文钱五斤,这可比那祸害出的价格高多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嗯嗯,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不,做了网子正准备多抓一些呢。”

“走走走,咱们一起去,抓蝗虫总比修路自在一些,而且钱也不少,总好过去干苦力。”

类似的

类似的对话在长安各处时有发生,百姓似乎对修路发粮的事情十分抵触。

长安、万年两县就不说了,甚至就连咸阳等地也很少有百姓到朝庭雇工报名处报名。

李承乾做为这次工程的副总工程师,拉着李昊打算看看百姓踊跃报名的场面,结果没想到,坐在长安县衙对面的茶馆里一等就是大半天,却只等来小猫两三只。

这让太子殿下不由得心急如焚,茶水灌了一碗又一碗,还时不时对李昊抱怨:“德謇,这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百姓都不来报名呢?”

“应该是公信力不够吧。”李昊侧头盯着长安县衙门口张贴出来已经大半天的告示,苦笑摇头。

“你确定是公信力不够?不是因为百姓觉得你不靠谱?”李承乾端起茶碗,想了想又放下,已经喝了大概四、五碗了,实在喝不下去。

李昊一听这话不干了,翻了个白眼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主意是你出的,主事的是杜伯伯,我就是个帮闲而已。”

想到刚刚路过茶馆门前几个百姓的对话,李承乾鄙夷的说道:“可是现在满长安都在传,主意是你出的,而且这是个骗局。”

李昊顿时泄气:“那是有人造谣好不好,你是当事人,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清楚?”

“我很清楚啊,可是百姓不清楚。”李承乾将目光投向大门的外面,隔了好一会儿:“我说德謇,这样不行啊,咱们总得想个办法。”

“办法没有,不过……”李昊说了一半,起身就往外走。

“哎,你干嘛去?”

“发财。”

……

……

小半天之后,天近傍晚,长安东面城门口。

十几两大车远远驶来,靠近城门的时候,转向一边的土路。

土路的尽头是一个刚刚搭起来不久的棚子,棚子上挂着一面旗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郑家收购处。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十几两大车穿过人群,停在棚子的外面,四、五个庄汉打扮的汉子从车上跳下来,就开始把车上的麻袋往地上丢。

“喂,你们干什么。”棚子里,两个家丁见此情形连忙出来制止。

“这里不是郑家收购蝗虫的地方么?”正在卸车的汉子中有人问道。

家丁傲然点头:“不错。”

“那就对了,我们就是来卖蝗虫的。”那汉子一听大喜,连连点头:“看看,这些都是。”

都是……。

家丁当时就傻了。

这尼玛十几大车啊,算算怕不是有好几万斤,都是蝗虫?你确认不是在开玩笑?

棚子里的帐房额头上青筋都出来了,别人来卖蝗虫最多就是背一只口袋,里面装上十斤八斤也不起了。

这几个家伙倒好,一弄十几车,看着怕不是有好几万斤。

老子们只是负责捣乱的,又不是真的想收蝗虫,你弄这么多来,老子哪有钱给你。

看看瞬息之间便堆积如山的一袋袋蝗虫,再看看身边装着区区不到一贯钱的箱子,郑家帐房哭的心都有了。

“喂,你们怎么回事,还不快点把称拿来称称重量,这可是俺们村整整抓了十天才抓到的,听说你们这里收购的价格高,费了老大力气才运过来的。”几个汉子把车卸完,用衣襟抹着头上的油汗,催促道。

帐房嘴角狂抽,尼玛,我倒是想收,可我也得有钱啊。

要知道,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家主总共就给了三贯钱,就这三贯半路还被自家少爷

要知道,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家主总共就给了三贯钱,就这三贯半路还被自家少爷讨走了两贯,眼下就是想硬着头皮把这些蝗虫收下,也没那么多钱付。

万般无奈之下,帐房只好含糊其辞的说道:“呃……,几位乡邻,今日天色已晚,蝗虫已经收够了,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