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七章 世家反应(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3
A+ A- 关灯 听书

长孙无忌眼角狂跳,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朔子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程咬金家里那个小王八蛋满脑子肌肉,只知道打打杀杀也就算了,可自己家却是书香门弟啊,怎么会生出这么个败家玩意儿呢。

可气归气,长孙冲再怎么说也是亲儿子,不在自己身边总是有些不放心:“陛下,耽罗岛孤悬海外,百济国主扶余章又是不甘寂寞之人,老臣实在有些担心,您看能不能下旨将冲儿调回来?”

李二与长孙无忌的想法差不多,毕竟半年之前才下旨给长孙冲与女儿长乐定了婚,万一那臭小子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怕是不好交等:“也好,李德謇你可有接替他们的人选?”

人选李昊当然有,唐初水军比较出名的那几个人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

想都没想便说道:“刘仁轨,杜爽,王文度,这些人都行。”

御书房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尴尬起来,李二的表情也变的十分诡异。

李昊满头雾水道:“怎么了?”

“怎么了……”李二从书案上扒拉了一会儿,拿出两本奏疏:“来来来,你看看你选的人。”

我选的人怎么了,不都挺好的么。

李昊出溜到书案前,打开一看。

嗯,一本是弹劾王文度的,里面内容大概就是此人桀骜不驯,私自出售军粮之类。

这个李昊比较清楚,毕竟有过亲自经历。

可刘仁轨那本是什么鬼,从八品县尉用杖刑打死正五品下折冲都尉?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县尉最多也就是相当于现代的县警察局长,而折冲都尉则相当于地方警备司令,这尼玛胆子也太肥了吧。

满头黑线的将两本奏疏放下:“陛下,这个……刘仁轨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区区一个县尉,竟然打死了朕的折冲都尉,是谁给他这个胆子。”

李昊眨巴眨巴眼睛:“不是,陛下,您看我干什么呀,这事儿跟我没关系,那个……我,我不认识他。”

李二又好气又好气的瞪了李昊一眼:“你紧张什么,朕又没说此人与你有关。”

“哦,那就好,那就好。”李昊假模假式的拍拍胸口,想了想说道:“陛下,那个王文度您看能不能调到我们远洋水师?此人在登州任水师折冲都尉多年,水战经验丰富,正好可以安排到罗州驻守。”

李二目光自奏疏上掠过,不答反问:“你这是在替王文度做背书么?”

”谈不上背书,真对王文度的弹劾完全就是子虚乌有,乃登州刺使王元良恶意构陷……。”说着李昊将登州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李二说了一遍,中间没有半点隐瞒,包括自己从海上归来如何设计王元良的事也交待的清清楚楚。

在大唐要说对李二的了解,李昊如果说自己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

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雄主,心胸豁达颇有容人之量,在他的手下工作,你可以犯错,也可以与他对喷,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以言相欺。

说白了,就是你不能骗他,否则被他发现之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事实证明,李二并未让人失望,听完之后只是笑骂了一句:“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能让朕省点心,王元良好歹也是登州刺使,你如此坑他让别人怎么想。”

李昊撇撇嘴:“陛下,一个刺使,在一个时辰里轻轻松松拿出十五万贯的财物,我没把他直接押送京城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坑他一回又怕什么。”

李二点点头:“嗯,这王元良的确做的有些过分,这样吧,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到京城来述职,朕很想听听他这些年是如何治理地方的。”

淡淡的一句话,注定了王元良前途必然一片晦暗。

李昊很满意自己这次告状的成果,悄悄退回自己的位置,闷声发大财去了。

李二则继续起朝堂上的话题,拉着杜如晦、长孙无忌等人好一顿安排赈灾的事情。

……

……

东市,登仙楼,长安最大的酒楼。

二楼的一个包间里面,以崔干为首的一干人等散朝之后在这里聚会。

酒茶上桌,将小二赶出房间,崔干重重一拳砸在桌上,一时间杯盘乱颤:“该死,这李家的小畜牲,要不是陛下一力保他,这次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崔兄,算了,何必与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置气,来来来,满饮此杯。”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笑着给崔干把酒倒满,举起杯与他碰了一下。

崔干碍于面子,把杯中酒喝了,放下杯子又道:“崔某不是与李家那小畜牲置气,而是……。唉,你们难道就没看出来么,陛下,这是故意在削我们的面子。”

有人满不在乎道:“那又如何?我们五姓七望同气连枝,陛下就算不喜,最多也只能打压一下,难道还能把我们连根拔了!”

“是啊,大唐有近一多半的官员都是我们的人,真把我们惹急了,让圣旨出不了皇宫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也就是包间的隔间做的好,否则这些人的话若是传出去,谁都逃不过一个杀头的罪名。

不过,他们说的也都是事实,毕竟再好的政令也是需要有人来执行的,而恰巧大唐近半的底层官员都是出自各大世家。

如此背景之下,几大家族一声令下,这些底层官员不用真的动起来,只要来个敷衍了事,立刻就能让大唐陷入一片混乱。

崔干两杯酒下肚,听着身边几人放着狼烟,心情多少好了一些,轻咳一声道:“都消停会儿吧,别把自己看的太高,真要乱起来,李家天下固然保不住,可我们几大世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嘿嘿……,崔兄说的是。”崔干在这些人中地位是最高的,他一起头,众人口风立时就是一变,马屁不要钱一样送了上去。

崔干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待身边那个年轻人再次给自己的酒杯倒满,这才沉吟着说道:“不过,我们几家却也不是光挨打不还手之辈,否则世人还都当我们五姓七望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