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零章 倒霉崔的(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7
A+ A- 关灯 听书

看到魏征出现在自己面前,帐房先生哭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不就是欺负几个泥腿子百姓么,至不至于弄出这么一位大佬。

苍天啊,大地啊,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别玩我了成么。

“魏相,魏相您听我解释,其实不是小人不给他们钱,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你们殴打百姓,强抢百姓家畜,强扣百姓抓捕到的蝗虫,这些都是本官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解释。”

因为郑家收购蝗虫的位置就在城门口,魏征凭借身份,很快调来了两百守城的军卒,将一众朕家之人看押起来。

看着面前几乎要哭出来的郑家帐房先生,清点完钱箱中所余不多的铜钱,魏征冷冷说道:“只带这么一点钱出来,让本官不得不怀疑你们别有目的。”

“魏相,小人冤枉,冤枉啊。”被魏征这样一说,帐房差点吓尿了裤子,挣扎着脱离军卒的看押,一头扑到地上。

“冤枉?是本官冤枉了你还是外面那些被你驱逐的百姓冤枉了你,如果没看错的话,这里的蝗虫怕是不下数万斤吧,按照你郑家的定价,其价值几近二十贯。”魏征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二十贯啊,大灾之年,你知不知道这二十贯能救回多少人命!”

“小人,小人错了,求大人开恩啊。”帐房觉得很是憋屈,慑于魏征的威势又不敢多言。

这里有好几万斤蝗虫,正常人怎么可能一次拿出这么多?

还不是有人看着自己家收购的价值贵,特地来这里倒买倒卖,从中赚取黑钱。

可偏偏眼前这位相爷看不到这一点,直要替那些泥腿子说话,真不知那些泥腿子贱民给了他什么好处。

魏征堂堂国相,自然不会跟一个帐房掰扯什么道理不道理,有了决定之后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大手一挥,直接有军卒押着郑家众人去了刑部:“你的对与错本官不与评论,觉着冤枉便把话还是留着去刑部大牢说吧。”

……

……

郑家大宅,郑宏坐在摇椅上,手里托着心爱的茶壶,思绪飘飞。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要说这李家小子还真是个奇才,也不知他那个脑子是怎么长的,坐下的摇椅,手中的紫砂壶,壶中的清茶,似乎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只可惜,这小子太不识抬举,当初要不是自己这几大家族看他家有困难,何至于出二十万的高价去买他一个配方。

没想到,这家伙不知道感恩,反道把配方散布的到处都是,简直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现如今,五姓七望联合全力出手,大灾之前看他还能犯起多大的浪花。

‘呲溜’,郑宏吸了一口茶水,惬意的眯起眼睛,就在他准备小息片刻的时候,管家匆匆忙忙走了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老爷,出事了。”

睁开眼睛,郑宏疑惑的望向管家。

管家并未让郑宏久等,直接说道:“咱们派去收蝗虫的人全都被魏征抓进了刑部大牢。”

“什么?!”郑宏猛的坐了起来:“所为何事?”

“听说是欺压良善,强买强卖之类。”管家皱着眉头说道。

“你在开玩笑么?”郑宏不悦道。

想他郑家家大业大,正常千把八百钱财根本不放在眼中,怎么可能会在乎收购蝗虫那一点点小钱,为了这么一点钱强买强卖,欺压良善,说出去都丢不起那个人。

管家摇摇头:“听说是有人在傍晚时分送了数万斤的蝗虫过来,帐房直接把东西扣了,却没给钱,那些贱民因为闹了起来,正好被魏征撞见。”

家里派出去的人一个不剩全都被抓走了,管家想打听具体事宜也打听不出来,只能凭借一些道听途说来判断。

不过,好在事情才刚刚发生不久,传的还不算离谱,管家的判断也算是八九不离十。

可就算如此,郑宏也被气的不轻,把手中茶壶重重一放:“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弄来几万斤蝗虫,这分明就是找事。”

“小人也是如此想的。”管家陪着小心,犹豫片刻说道:“而且小人觉得,此事应该与李卫公家有关。”

“哦?”郑宏看向管家。

“老爷,您想想看,我们收购蝗虫的消息才放出去不久,这数万斤的份量,除了一直在收购蝗虫的李家,还有谁能拿得出来。”

郑宏点点头,觉得管家之言很有道理。

但让他想不通的是,魏征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刑部这种地方太过高级,绝不是自家帐房那种小人物能够去的地方。

这种事就像街头斗殴被抓到之后不送公安局,反而直接送进公安部差不多。

……

……

郑宏在家里闷头琢磨魏征,李昊则带着李承乾来到了西市。

眼下只是夜幕初降,西市依旧人来人往,两人兜兜转转之下来到一个中老年乞丐面前,将一锭银子丢进了他面前的破碗里面。

“世子?”乞丐先是疑惑的抬起头,接着便是一喜:“小老儿给卫公世子请安。”

“免了。”李昊淡淡一摆手:“何老九,看来这段时间你混的很不错嘛,里面都穿上真丝的内衣了。”

何老九,曾经西市的乞丐头子,现如今名震长安的丐帮帮主。

当然,只是在地下世界,官面上他只是个默默无闻的乞丐罢了。

“让世子见笑了。”何老九低下头,将衣领处露出来的内衣一角重新塞回里面,赔着笑问道:“世家找小老儿不知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只是想让你帮忙散布一点消息。”

“世子但说无妨,小老儿全力以赴。”何老九也是个人精,没有半点犹豫。

他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靠提什么,如果没有李昊,他最多也就是在西市算是有点势力,哪能像现在这样威风八面,手下管着长安周边数万乞儿、小偷,每日里收到的钱财不下数十贯之多。

若不是习惯了乞儿这种散漫自有的日子,他现在完全可以当一个富家翁,过上三妻四妾花钱如流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