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一章 损人不利已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29
A+ A- 关灯 听书

几乎是一夜之间,风向就起了变化,郑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就连其它两家也受到了波及。

“猪,他郑宏就是头猪。不,就算一头猪,办事也比他要靠谱。”崔干是在第二天一早得到的消息,老家伙当场就摔破了自己心爱的砚台,指着郑家的方向整整骂了半个时辰。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老爷,您看我们怎么办?”前来汇报工作的管家耐心十足的等着崔干骂完了,上前请示道。

“民心这东西,失去容易,挽回可就难了。”崔干叹了口气,也知道自己这样生闷气于事无补,顿了顿说道:“这样吧,你们把价格再提一提,两文五五斤,另外,开仓,舍粥。”

“这……”管家犹豫片刻,觉得有些事情必须提醒一下自家老爷:“老爷,家里的存粮不多了,而且看眼下这个情况,年底很难收上租子。”

崔干又何尝不知道管家所说的情况,可眼下正是跟李昊打擂的关键时期,绝对不能认怂。

再说亏的又不是自己一家,五姓七望同气连枝,就不信这么多家联合,还干不过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屁孩。

想着,崔干摆摆手:“此事就这么定了,你去安排吧,另外,派人与其它几家沟通一下。”

“诺!”管家见无法改变崔干的想法,答应一声去了。

……

……

养心斋,李昊轻抿着茶水,手指在草绘的地图上划着。

王文度拘谨的坐在他对面,双眼死死盯着地图上一个三扁四不圆的……‘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都督,你的意思是耽罗岛已经归顺了咱们大唐?”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反正那个岛已经是咱们大唐的领土了,你的任务就是驻守耽罗,哦,现在叫罗州,陛下说的。”李昊说道。

什么叫大概是这个意思,王文度愈发觉得面前这个家伙不靠谱,要知道,耽罗那可是百济的属国,胡乱确定归属那是要引起领土争端的:“那……,百济怎么办?”

李昊满不在乎道:“百济不用管它,敢来就往死里揍。”

王文度嘴角一抽,又是一条不靠谱的命令。

见他似有不同意思,李昊眼珠一转:“其实你也不用有太多顾虑,这罗州其实说来原本就是我们的领土。”

原本就是?你确定不是刚刚抢回来的?王文度的目光中满是质疑。

李昊见状老大不乐意,四下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的道:“我给你说个秘密,当年始皇帝派人出海寻找不死药的事你听说过吧?”

王文度机械的点点头,秦始皇派徐福出海寻找不死药的故事在大唐鲜有不知者,甚至就连乡下最没见识的村妇都能说出至少不下三个版本来,可是这跟耽罗又有什么关系。

李昊见他点头,继续道:“既然你知道就好办了,其实啊,这耽罗……呃不,罗州就是当初徐福出海的第一站,那岛上的土著其实都是先秦遗民。”

这个版本新鲜,自己还从来都没听过,王文度一下来了精神:“先秦遗民?那,为什么他们不回来?”

“回不来呗。我跟你说,这可是我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你听听也就算了。

话说徐福当年出海不久秦皇就崩了,因为怕被牵连故而他滞留海外不敢回国,又因为担心有人私逃,便将海图记下之后烧成了飞灰。后来,又听行于海上的商人说先秦被刘邦所灭,作为秦皇心腹的徐福就更没了回国的勇气,时间久了这老货便在海外老死了。

而他带走的那三千童男童女,则因为没有回国的海图,最后也只能流落在外海,有家不能回,可怜啊!”

王文度眨巴着眼睛,看着李昊脸上那一副悲天悯人表情,犹豫道:“都督,你这个故事编的也太不靠谱了吧?我王文度虽然不聪明,可也不傻啊。”

李昊被王文度看的有些恼羞成怒:“咋,你还不信咋地。”

王文度摇摇头:“不是不信,都督,那罗州土人的样子我也见了,个子那么小,怎么可能是先秦遗民。”

“个子小就对了,当年跟着徐福出海的都是些什么人?”

不等王文度回答,卖完关子的李昊恨铁不成钢的道:“童男童女啊!你说,一个小孩能有多高,能到成年人胸口就了不起了吧。罗州的先秦遗民既然是他们的后代,个子小这不就正常了么。”

说的好有道理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王文度如梦方醒,恍然大悟,一脸的‘佩服’:“都督大才,文度不如也。”

李昊点点头:“自己知道就行了,以后低调一点,不要随便跟别人说。哦,对了,罗州可是咱大唐最大的产盐基地,你要把岛上那些土人看好了,别让他们偷懒。”

“诺!”王文度应了一声,见李昊再没有什么嘱咐,起身便要离开。

铁柱已经在一边等了老半天了,见王文度起身,立刻来到李昊身边:“少爷,崔家涨价了,蝗虫已经两文五五斤了。”

“这么贵……”李昊顿了顿:“既然各大世家如此为百姓着想,咱们也不能太吝啬,等会儿你找陈蒙说一下,让他把咱们存的那些蝗虫都发还给百姓吧,大灾之年,百姓生存不易啊。”

“诺!少爷宅心仁厚……”铁柱脸上闪过激动的表情。

走到门口的王文度也是佩服的不行,不亏是败家子啊,一文钱五斤收来的,转眼一文不要又还回去了。

虽然这些钱加在一起也就是百把十贯,对于这位家财万贯的主儿不算什么,但怎么说那也是钱啊,能如此轻易就放手,这位还真是够豪气。

正感十分佩服的时候,却听李昊又在那里自言自语:“两文五五斤,老子亏一文,他们就亏两文五,这买卖划算,能把损人不利己做到这个份上,老子真是太有才了。对了,柱子,回头再派人去偏远地区收点蝗虫回来,咱们继续给百姓发。”

王文度:“……”

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