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三章 求同存异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32
A+ A- 关灯 听书

说的跟真的一样,老子们要不是经验丰富,差点被你骗了。

“李小公爷,老实说,这次赈灾成功与否与我们并无太大干系,其中道理不用说你也明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不好意思,今天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崔干一席话引的众人不住点头。

此次赈灾,领头的是杜如晦,出主意的是太子,执行人不用说,就是面前这个彪夫夫的卫国公世子李德謇。

也就是说不管成不成功,对于世家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对于世家油盐不进,李昊早有准备。

事实上,经过这么长时间,他也知道自己身上没有那种虎躯一震,就令对方纳头便拜的王八之气。

微微一笑:“别急着拒绝嘛,就算地位最低的商人都知道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道理,咱们这些人总不会连那些商人都不如吧?”

“李小公爷这话说的有点意思,这样吧,想谈不是不可以,把我们几家的损失补上,咱们再继续谈,否则还请免开尊口。”郑家代表不知什么时候从铁柱面前溜了出来,身边有崔干做靠山,让他的胆子大了不少。

李昊将椅子往后一移,房间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待到移到合适的位置,将脚抬起搭到桌上,挑衅的看了崔干一眼:“老崔,你也是这个意思?”

见过嚣张的,但没见过如此嚣张的。

崔干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血压明显有点高,原本正常的脸色一下变的难看起来:“李小公爷,这就是你谈判的态度?”

“谈判?不不不,今天我来不是谈判的。”李昊说完,‘啪’的打了个响指,很快外面涌进十来个脏兮兮的乞丐。

这下包间里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全都露出厌恶的表情,刚想开口,却见李昊从怀里掏出七、八个精致的小瓷瓶丢到桌上:“知道这是什么吧?”

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自然识得名动长安的七宝轩镇店之宝——旱苗喜雨散。

大事不好的感觉让崔干有些紧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李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就是给你们提个醒,要是能好好说话呢,咱们就继续聊聊,若是不能……,说不得只能让你们先把这些东西吃了。”

吃了?这东西能随便吃么。

所有人都是后门一紧,不由自主夹紧双腿。

看着那些乞丐不怪好意的笑容,若是再猜不出来李昊想要干什么,这几十年就白活了。

“李少,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面对那啥不保的局面,有人直接怂了,赔上一副笑脸,不断拱手。

另有人附和:“是啊,大家都是文明人,坐在一起就是有缘,何必搞的这么尴尬呢,是不是。”

“尴尬?我倒不觉得。”李昊笑容渐渐收敛:“有人给脸不要脸,用点非常手段也无可厚非。”

崔干的脸色再黑了,盯着郑家代表的眼神有些不善。

要不是这家伙刚刚多嘴多舌,何至于场面变成现在这样。

郑家代表被众人看的几乎要哭了,我刚刚还不是要给你们撑撑脸面,谁知道这小子如此不按套路出牌,拿大家的后门做威胁,早知道这样,鬼才出头呢。

见众人都不说话了,李昊嗤笑一声:“行了,老崔留下,其他人该干啥干啥去,想去康平坊,桌上那些药免费赠送一瓶。”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众人嘴角一抽,集体摇头。

同情的看了崔干一眼,转眼走的干干净净。

这倒不是说大家伙儿不够意思,实在是后门重要,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想在这里丢了。

等众人全都离开,李昊挥挥手,挤进房间里的乞丐们齐齐退了出去。

崔干松了口气,暗道一声后门暂时保住了,再看李昊,却发现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自己身边,手里端着酒杯。

“老崔,来,走一个。”拿杯子与崔干放在桌上的杯子碰了一下,李昊将酒一口抽干,邪笑着说道:“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放不下架子,有点不接地气。”

形势比人强,面对旱苗喜雨散的威胁,崔干不敢拿大,同样把酒抽干,放下杯子道:“李少……有话可以直说,何必与我一个老家伙绕圈子。”

“爽快!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你啥时候客气过,旱苗喜雨散都拿出来了,老子能不爽快么。

崔干好歹也是从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再加上包间里没了外人,索性十分光棍的说道:“李少请讲,有什么要求,只要崔某能够做到,绝不推辞。”

“老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李昊摇摇头,啧了一声道:“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就说过,今天的目的是求同存异,让咱们把以前的不愉快都放到一边,共同商讨一个发财的大计划。”

崔干的心中微微一动,此时李昊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说把他摆出十八个造型就不可能摆出十七个。

可就算如此,对方依旧是一副‘好说好商量’的样子,这不禁让崔干生出听听李昊想说什么的想法。

思及此处,崔干的表情总算正常了一些,摆出洗耳恭听的态度,示意李昊继续说下去。

良久,崔干眉头紧锁:“收过路费?李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无聊。”

就你这智商,老子一个能挑你八个还要再加俩。

李昊翻了个白眼,指了指头上:“老崔,我跟你说实话,修路这事势在必行,也是大势所趋,别说是你就是上面那位也挡不住。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顺势而为?诚然,配方那事是我摆了你们一道,可是你想想,若你们当初不压价,把我的报价从五十万压到二十万,我能干出这事?”

能!崔干虽然没说,但眼神却无比肯定。

李昊对此表示很无辜,摆摆手道:“行叭行叭,反正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咱们就先不提了,还是说修路。你想想看,眼下这路况,从长安到洛阳至少要走三、五天吧?可是修成水泥路,两天之内必然能到,这会让商对省下多少费用你算过没有?既然他们省了钱,那么我们收点过路费,养路费,难道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