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二章 倒霉催的(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30
A+ A- 关灯 听书

“嘭”。

“无耻,太无耻了!”

“这小畜牲到底要干什么,给百姓发蝗虫,他,他怎么可以这样。”

还是在东市,还是在那个酒楼,还是在那个包间,还是上次的那些人。

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了上次的淡定,所有人都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李昊给百姓发蝗虫也没有故意瞒谁,几大世家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这顿时间他们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崔兄,这事你得拿个章程出来,蝗虫我们是不打算继续收下去了,李家那小子简直就是在拿我们当傻子耍,我郑家虽然不差这几个钱,可也丢不起那人。”

“郑兄稍安勿躁,此事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当初是我们几家联合起来发的消息,现在你们这一退,让百姓怎么想。”

“爱怎么想怎么想,我们又不是傻子,不陪他李家玩了。”郑家的代表很是暴躁。

李昊这家伙性格不是一般的邪性,办事也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就拿这次收购蝗虫来说吧,先是很不要脸的从自己家里拉出一大批的存货来卖,将自己家派去收购的帐房先生一伙直接打入了刑部大牢,到现在还没放出来,听说过段时间还要游街示众。

这事儿家主郑宏不打算去管,不仅不打算管,而且还要将那些人全部逐出郑家,以示清白,只是如此一来,郑家内部的下人们立刻变的紧张兮兮,人人自危。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把收购的价格往上再提一点,给老百姓做个样子,事情就会继续按照设计的剧本走下去。

结果没想到,李昊又开始给百姓发蝗虫,至于数量嘛……多少不一定,反正送到你背不动为止。

这尼玛比拉着蝗虫到收购点贩卖还不要脸啊!

你拉着蝗虫来卖,我们多少也能理解,小屁孩喜欢占便宜嘛,咱们几大世家有得是钱,就当赏你的。

可你特么发蝗虫,宁可自己五斤赔上一文钱,也要让老子们赔两文五是啥意思。

我们几大世家是有钱,可也不是冤大头好吧。

崔干发现郑家代表语气坚决,叹了口气:“也罢,人各有志,既然郑兄已经有了决定,崔某自然不能勉强,咱们便好聚好散吧。”

“崔兄,此事并非我等不给崔家面子,实在是继续做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一边的王家代表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且,眼下我们收的蝗虫越来越多,这些东西一不能吃,二不能看,放火烧掉又太浪费。”

被老王这样一说,几家又议论开了,都觉得当初收蝗虫这个决定有些过于草率。

花了钱,没买到好不说,家里还多了一堆辣鸡,这特么不是倒霉催的么。

正讨论的热火朝天,包间的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敲响。

“啪啪啪”。

“不是说了无事……”气头上的郑家代表猛的拉开身后的房门,刚吼了一句,语气就变了:“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随着一个懒散的声音响起,李昊挤开郑家代表进了包间,大咧咧坐到他之前坐过的椅子上:“都在呢哈,都在就好办了。”

崔干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包间外鼻青脸肿,满脸委屈的随从,哼了一声道:“李德謇,这里是私人聚会,不欢迎外人,请你出去!”

李昊摆摆手,找了一个干净的杯子,亲自动手给自己倒了杯酒,轻轻抿了一口,露出一脸的嫌弃:“哎我说老崔,别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好歹听听我想说什么再赶人。”

郑家代表越看李昊越来气,恨恨说道:“姓李的小子,别给脸不要脸,等下让我们说出那个‘滚’的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是么?”李昊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那郑家代表:“不如你给我表演一下怎么滚的可好?正好本少今天闲的无聊,就当看把猴戏。”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你……”郑家代表怒火中烧,刚想再说点什么,面前已经多了一个黑铁塔般的汉子,看着汉子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理智的闭上了嘴。

“好了,都不要闹了。”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态度,崔干摆手制止众人,看向李昊:“不知李小公爷有何见教,我等洗耳恭听。”

“呵呵,还是老崔爽快。”李昊呵呵一笑,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和谈。”

“和谈,你说和谈就和谈?除非你把坑了我们的钱都吐出来,否则这事儿没完。”郑家代表被铁柱宽大的身体遮的严严实实,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但他这话倒是得到了房间中除李昊之外所有人的认可,崔干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要小公爷听到了吧?不瞒你说,那四十万贯钱财对我们几家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你的做法却将我们几家都当成了傻子,这事儿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和谈是不可能的。”

“不不不,老崔你说错了,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李昊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笑着说道:“尤其是在利益面前。”

“利益……,不知李小公爷所说的利益是什么?”崔干严肃起来。

李昊翻手拿出一枚铜钱在手里摆弄:“当然是我们几家的共同利益,说白了就是钱。这年头,谁都跟钱没有仇,你们说对不对?为了这东西,大家求同存异,把那些可笑的意气之争放到一边,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崔干与众人互相用眼视交流片刻,谨慎道:“李小公爷到底是什么意思,还请明言。”

“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求同存异。”李昊翘起二郎腿,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几家想在这次以工代赈的事情上给我难堪,可眼下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继续斗下去我们只会两败俱伤。

所以不如我们试着合做一次,把以前的事情都抛到一边,你们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