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九章 陛下,您先万不要被蛊惑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40
A+ A- 关灯 听书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就是这么奇怪。

有些人相隔万里却神交已久,从未见过面却是最好的朋友,而有些人明明就是同类,但见面就像遇到了杀父仇人,直接不死不休。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妙不可言。

李昊:不,我与那个傻缺不是同类。

自以为掌握了李昊把柄的王元良心情很好,原本因为进京述职有些忐忑的心也放到了肚子里,暗自琢磨见了皇帝要如何给某些人好好上点眼药。

马车入城,王元良先是去了吏部。

对于皇帝陛下亲命召见的人,吏部官员不敢怠慢,尽管对王元良眼高于顶的行为有些看不顺眼,但还是二话不说,直接带他进了宫。

皇宫大内,李二正在批阅奏疏,除了关中地区那些告急文书,全国其它地区基本上全都是些歌功颂德的东西。

大体类似于这里出现了什么祥瑞,那里出现了什么奇景,百姓安居乐业,辖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等等,通篇都是赞扬皇帝陛下的词汇,看的李二有些脸红,不知道是惭愧还是兴奋。

王元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李二的,见礼之后,肃立一旁,静等皇帝训话。

此人尽管自视甚高,那也分跟谁,明确的知道在李二面前,自己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赐坐。”心情不错的李二随意的摆摆手,立刻有人拿了锦墩过来。

“谢陛下。”王元良躬身谢过,稳稳坐了上去,心中微微有些得意,看来自己在皇帝陛下面前还是有些地位的,否则也不可能来了就混到一个坐位。

“王卿这一路很辛苦吧?”李二放下手里类似表扬信的奏疏,温言问道。

王元良微微欠身,做诚惶诚恐状:“劳陛下惦记,臣惶恐。”

“哎,王卿不必如此,朕这次召你入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登州外海的情况。”

李二好似聊家常一般的语气听在王元良耳中代表着朝庭对他的信任,一颗心不由火热起来,清咳一声道:“陛下,登州作为北方第一大港口,每日都会有大量仰慕天朝文化的高句丽、百济、新罗人商贾渡海前来交易,为我大唐贡献不菲的关税。”

“唔,很好,接着说。”李二不好让王元良一个人唱独角戏,点点头附和了一句,示意自己听的很认真。

王元良见李二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暗道一声机会来了,把话锋一转:“不过……,这段时间登州外海有些不太平,颇多的匪患让百济、新罗的商贾因为的担心货物受到损失,全都对登州避之唯恐不及,严重影响了登州的海上贸易。”

“哦?朕记得登州应该有水师吧,为何海上还有匪患。”李二皱了皱眉。

“陛下明鉴,登州的确是有一府水师,由折冲都尉王文度统领,然王文度此人刚愎自用,听调不听宣,臣根本指挥不动他。尤其前段时间卫公世子李德謇到登州之后,两人便勾结到了一起,臣欲拿他治罪,却又被世子李德謇阻拦,强行将其带走。”

尽管王无良的口述与李昊所言有些出入,但李二是什么人,如何能看不透其中的猫腻,面色渐冷:“李德謇竟如此大胆?”

“陛下,如果仅仅是这样,登州外海也不至于乱成这个样子。事实上卫公世子到了带着船队在登州出海之后,完全忘了自己是朝庭命官的身份,在大海之上肆无忌惮的劫掠商队以敛财,甚至为了一己之私,纵兵深入百济,便得百济民不聊生,烽烟四起。更甚者,卫公世子还不顾影响,强占耽罗国土,挟持耽罗王子,逼迫耽罗国上下为其日业劳作。”

王元良说到最后已经是义愤填膺,那模样就好像与李昊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不过也是,想他好歹也是个有背景的刺使,在自己的地头被李昊一个外来户威胁,想要处置的人被抢走不说,还赔了十五万贯钱财。

如果这样都能忍下来,将来还有何面目继续在登州为官。

只是王元良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李昊都曾经对李二汇报过,甚至就连他‘贡献’出来的十五万贯钱财也都已经入了皇宫内库。

故他现在的表现在李二看来,就像一个笨拙的小丑,非但没有半点同情,心底反而满是厌恶。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抛开官场那一套不说,单说你个坐镇一方的刺使,四十多岁的人了,斗不过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不知道自我反省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脸到朕这里来告状,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么?如此蠢才,朕怎么放心把一座州府交给你。

不过,考虑到王元良到底是王家之人,姐夫又是三朝老臣,李二并未直言呵斥,想了想说道:“此事朕已经知道了,不日就会派人调查,你先回去休息吧,有时间去你姐夫府上走动走动,毕竟是嫡亲,能见一面是一面。”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呢,王元良嘴角一抽,深吸一口气,起身告辞的同时似乎想起了什么:“陛下,臣刚刚入城的时候看到外面似乎在修路?”

李二点头道:“不错,朝庭打算让李德謇负责修一条长安通往洛阳的水泥路,怎么,王卿可是有什么建议?”

“建议说不上,只是……”王元良露出忧国忧民的表情:“陛下,臣以为水泥路不修也罢,毕竟听名字就知道,水泥路,除了水就是泥,而且臣进城的时候还亲眼看到那路修的泥泞不堪,四周的百姓甚至还颇有怨言。”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水泥这东西在大唐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物事了,尤其对于官场的老油子来说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面前这家伙到底要多无知才能说出这种话。

李二表示自己吐槽不能,挥挥手无力说道:“王卿且去吧,水泥路的事情朕自有安排。”

“诺。”李二的表现让王元良有些纳闷,想到自己的目的依旧没有达到,忍不住又说了句:“陛下,修路之事还望三思啊,您在宫里久不出宫,万万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蛊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