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零章 崔干的态度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42
A+ A- 关灯 听书

“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看着李承乾,李昊翘起二郎腿,将原本坐直的身体重新靠回椅背上。

“谁跟你开玩笑了,这是真的。”李承乾一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表情,翻了个白眼说道:“而且父皇已经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了,你说说看,应该怎么办,是把那个王元良拉出去喂狗,还是放到油锅里炸一炸。”

李昊眨巴眨巴眼睛,见李承乾似乎并不像开玩笑,终于认真起来:“你的意思是说,王元良那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水泥这东西的用法,借着见驾的机会把我给告了,说我……,我靠现在怎么还有这么傻的人。”

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心中的郁闷,李昊自认经过自己的折腾,在大唐应该没人不知道水泥这个东西了。

可万万没想到,还真有人不知道,不知道不说,还堂而皇之的在李二面前把自己给告了。

苍天啊,大地啊,王元良这家伙是蜡笔小新还是海绵宝宝,咋就那么幼稚呢。

摆摆手,李昊无力道:“算了,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没有任何意义,他只会位低你的智商,让你跟他站到同一起跑线,然后再战胜你。所以这件事你看着办好了,该发配发配,该流放流放,实在不行找个不碍事的地方让他待着也行。”

李承乾似乎有些意外:“你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姓王的这么撩拨你,还能放他一马,还真是让本宫另眼相看。”

李昊摊开手:“以德报怨,以理服人,其实我这个人一直是这样。以前你只是被别有用心的人误导了,对我的为人有所误解。”

“he……tui”

我信你个鬼哦。

耽罗王子不过就是在海上拦了你一下,现在怎么样?整个耽罗国上至星主下至渔民,全都在海边晒盐呢。

还有那个新罗亲王金俊英,这货如果不是价值几十万贯,估计早就被你沉到海里喂鱼了吧?

别说没有这回事,送去远洋水师的八百里加急本宫可是看到了,威胁新罗女王不给钱就撕票这种事除了你李德謇没人干得出来。

哦对,还有那个倒霉的突厥王子拔灼,听说那倒霉孩子已经在漠北荒原上放了半年的羊了。

对于李承乾的鄙视,李昊视而不见,摊坐在椅子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叹了口气:“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除了臭表脸,李承乾已经想不出任何词来形容此时的李昊,踢了他一脚道:“别装了,快起来,跟本宫说说打算如何处置那个王元良。”

李昊老大不情愿的再次坐直了身体,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向李承乾:“我说太子殿下,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么,像这样嫉妒贤能的蠢货非但不能处置,还给予重用。”

“重用?”李承乾露出一张问号脸:“这样的人还要重用?”

“当然。”李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李承乾更加迷惑:“父皇说过,他们都是大唐江山的蛀虫,是害群之马。”

“不,你错了。”李昊道:“害群之马到什么时候都需要有,而且已经暴露出来的害群之马远比没有暴露出来的危险性低,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如果没了这些害群之马,你让魏相他们干什么?总不能让他们把目标对准我们吧?”

“……”李承乾:“你的意思是竖个给我们打掩护的靶子?”

“差不多吧。”李昊不想在水至清则无鱼的问题上多做解释,那是太子太师的活儿,李刚那小老头儿人不错,自己犯不着跟他抢生意。

另外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那些害群之马存在,又怎么能够体现老子的忠心耿耿。

长安到洛阳的路断断续续已经修了近十多里地,最开始的那一段路面已经撤去盖在上面的草席,露出下面青灰色的路面,平整的好像镜子一样。

崔干小心翼翼的走在上面,总觉得心里有些没底,生怕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出个好歹。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身边,郑家家主郑宏双眉紧锁,时不时用脚在路上跺几下,直到大腿发麻才停下来:“崔兄,这样的路修出来,只怕一里地没有百十贯不够吧?”

崔干此时已经确定路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滑,摇摇头笑道:“用不了那么多,从帐面上看,一里地连工带料大概需要十贯左右。”

“十贯?”郑宏几乎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少?”

“嗯,水泥东西不怎么值钱,这十贯钱大部分都是人工费和运输费,除去这部分开支,真正的材料费大概也就两贯吧。”

作为投资方,修路的很一笔支出李昊都会弄出一份副本送到崔干那里,虽然间隔的时间或长或短,但却没有任何隐瞒。

对于这一点,崔干着实没有想到。

在他看来,前段时间两家闹的有些不大愉快,李昊只要不挟私报复就已经很好了,至于合作,完全就是看在钱的份上。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李昊非但没有在这次合作中使绊子,反而把姿态放的很低,该提供的资料不用人说,便送到了他的面前,甚至有些他没有想到的资料,也都被一起送了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崔干对工程的了解程度虽然不如李昊,但一些基本数据几乎是张口就来。

郑宏见崔干对数据如此了解,心中好奇,不由问道:“崔兄如此清楚其中的数据,莫非是……。”

“哈哈……,郑家主想多了。”郑宏虽然没有明说,但崔干却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打了个哈哈道:“这项工程自从一开始,李侍读就没想隐瞒什么,所有数据全部公开,每天消耗多少粮食,用了多少材料,每一笔帐都记得清清楚楚,定期都会送到工部、户部以及所有投资人的家里。”

“哦?”郑宏双眼微微一眯,从崔干的话里,他隐约间似乎抓到了什么。

李侍读,什么时候崔干对李德謇的称呼变成这个了,以前不都是李家小子之类的么?难道……这浓眉大眼的家伙要背叛组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