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李二召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45
A+ A- 关灯 听书

从郑宏的目光中,崔干敏锐的发现了一点东西,呵呵一笑道:“郑家主,你不会是觉得我向那个小家伙投诚了吧?”

“难道没有?”郑宏淡笑着反问,眼中怀疑之色甚浓,显然是对崔干存了戒心。

近千年的联姻让五姓七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表面上看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蚱蜢,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可实际上每家都有自己的打算。

不过想想也是,儿女跟爹妈有时候还分心眼儿呢,更不要说在一个国家里都颇具影响力的家族了,怎么可能为了盟友脑袋一热就冲上去与别人死磕。

崔干顿了顿:“郑家主想多了,崔某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还能分得清敌我。”

“希望如此吧,郑某累了,先回城了。”郑宏深深看了崔干一眼,带着几个家仆上了马车。

望着马车渐渐远去,崔干撇撇嘴:“老不死的,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活该你郑家倒霉。”

“老崔,活该谁家倒霉啊?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惹您堂堂黄门侍郎。”爽朗的声音传来,李昊面带微笑,走了过来。

崔干有种被人窥破心思的感觉,尴尬一笑:“德謇啊,吓我一跳。你不是一直在前面工地上么,怎么有空回来了。”

李昊无奈耸耸肩膀,笑呵呵说道:“我也不想回来啊,可陛下要听工程进度汇报,杜相赶巧又不在京城,所以只能我亲自跑一趟了。”

因为灾情越来越大的原因,杜如晦、房玄龄等人已经全都被李二派出去安抚百姓去了,就连李昊他爹李靖也没闲着,顶了个安抚大使的名头去了并州。

“唉。”崔干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听说这次的蝗灾已经蔓延了整关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大唐百姓何辜,竟然要受此大灾。”

李昊摆摆手:“哎,老崔何必如此丧气,你没听人说么,人心齐五岳移,只要我们大家伙齐心合力,朝庭内外戮力同心,这世上就没有我们过不去的坎。”

崔干诧异的看了李昊一眼,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什么时候这小子说话这么有内涵了,人心齐王岳移,齐心合力,戮力同心,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吧?难道刚刚他听到我跟郑宏的对话,故意拿话点我?

不可能啊,刚刚身边明明没有其他人在,这小家伙怎么可能听到。

崔干到底是老油条了,心中虽然疑惑,表面却不动声色,呵呵一笑:“呵呵……,到底是太子侍读,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说起话的一套一套的,老夫受教了。”

李昊打了个哈哈,拱拱手:“哎呦,您老这可是捧杀啊,我一小年轻哪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不过是一时心有所感罢了。”

谈笑间两人一同进城,向皇城而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崔干是黄门侍郎,办公地点就在皇宫里的门下省,他的任务是专门传递公文,比如李二有什么圣旨需要昭告开下的,就需要他来负责向下传达。

这个位置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总的来说与后世的国务院办公室副主任差不多,权力嘛,说不上大,但却代表了李二的喉舌,除了那些军方那些骄兵悍将倒也没人敢小看他。

李昊虽然依旧是远洋水师都督,但太子侍读的差事却也没交,做为李承乾的近臣,眼下看地位或许不怎么样,但等到将来太子当了皇帝,他这个侍读的地位与崔干比起来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书说简短,两人一路来到皇城,在东宫外分了手,李昊顶着李二送给他的‘小钻风’腰牌连检查都不用便轻轻松松走了进去。

崔干望着李昊的背影,总觉得此人与以前相比似乎有些变化,但具体变化出现在哪里,却又有些说不清,感慨的长叹一声:“唉,将来怕不是又是一个长孙无忌啊。”

东宫御书房,李二缩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处理着公务。

说是狭小只是相对于太极宫而言,事实上,太极宫的东宫并不小,李二用来办公足够用了,但考虑到大唐大就是道理,大就是美的理念,嗯……东宫御书房的确有些小。

“来了,自己找地方坐,朕看完这份奏疏再说。”进了御书房,见了礼,李二头不抬眼不睁,随手指了一个位置让李昊自己找地方坐。

片刻之后,奏疏看完了,李二这才抬起头打量起李昊:“这段时间累坏了吧?”

“为陛下,为大唐,臣不累。”李昊笑嘻嘻的说道。

“马屁。”李二白了他一眼,顿了顿说道:“路修的怎么样了?”

“正在动工的地段大概有二十里左右,已经修好可以使用的路段有八里……。”李昊如数家珍报出一连串的数据,听的李二连连点头。

“很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很用心啊。”

李昊觍着脸嘿嘿一笑:“嘿嘿,陛下,臣平时胡闹了些,让陛下费心了。”

“胡闹了些……”李二喃喃自语了一句,又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关于王元良的处理意见是你对承乾说的吧?”

“啊?”话题跳转的太快,李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李二手指在桌面轻扣,不动声色的问道:“给朕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像这样的侫臣,你竟然要保他,难道你想让天下之人都认为朕是那种是非不明的昏君?”

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李昊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起身叫起撞天屈:“陛下,您冤枉臣了,臣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干这种事啊。”

李二早已经习惯了李昊的小手段,把脸一沉:“少废话,你是怎么想的,统统给朕说出来。”

李昊眨巴着眼睛,偷眼瞅瞅李二,又向四周看了看,见御书房四周的确没有埋伏刀斧手,心中不由微微一松,涎着脸呲牙说道:“陛下,臣说了您可千万别生气。”

李二佯怒道:“你这小子废话怎么那么多,朕让你说你就说,生不生气要看你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