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三章 出戏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48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心中一叹,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李二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明知道他是在演戏,说出去那也是礼贤下士。

反观自己,小屁孩不说还是臣子,这个时候要是敢从牙缝里蹦出半个不字,传出去除了不识抬举之外绝不会有人说他刚正不阿。

“皇帝叔叔折煞小侄了,为叔叔您做事是小侄的本份,受点委屈不算什么,所谓苟利益国家生死以,*******……。”再次五体投地的李昊被自己一翻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只觉得整个灵魂都在闪闪发光。

表扬我,快表扬我吧,为了配合您老演这出君圣臣贤的戏码,我可是连林则徐的名言都贡献出来了,要是不表扬我那就真说不过去了。

不想,李二闻言竟然呆住了。

苟利益国家生死以,*******,好啊,说的好啊!

三步并作两步回到桌案前,大手一挥,林喜立刻上前将宣纸铺好,一边的宫女用最快的速度将墨研好。

但见得李二运笔如飞,很快,宣纸上便留下了一十六个大字:“林喜,马上命人将这两幅字拓下来,明日悬于明德殿正门两侧。”

“诺!”林喜托起李二刚刚写就的两幅字,嘴角抽搐着绕过兀自趴在地上准备撒泼打滚的李昊出门而去。

看到林喜诡异的走位,李二这才注意到地上还趴着一位呢:“哎,德謇贤侄,你趴在那儿干什么,起来,快点起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泪流满面,这次他是真的哭了。

李二啊李二,你不按套路出牌啊,老子为啥趴地上你不知道?!

唉,算了,出戏这么长时间显然是接不回去了,从地上爬起来,李昊哭丧着脸道:“没,没啥,刚刚看地上有只蚂蚁,小侄认真观察了一会儿。”

“几只蚂蚁有什么可看的,贤侄若是喜欢朕回头送你几窝。”

李昊:“……”

我要几窝蚂蚁干什么,又不做蚁力神。

李二的心思显然没在这上面,事实上他刚刚说的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否则堂堂皇帝怎么也不至于干出送臣子几窝蚂蚁这样不着高的事情。

兴奋的背着手来回走了几圈,李二重新来到李昊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感慨道:“苟利益国家生死以,*******。朕没想到,贤侄竟然有如此气魄,若我大唐臣子都如你一般,何愁大唐不兴。”

“皇帝叔叔谬赞了,小侄惭愧。”李昊面不改色心不跳,丝毫没有半点抄袭的惭愧之感。

天下文人是一家,你抄我来我抄他,这文化人之间的事,怎么能叫抄呢,最多算是借鉴。

“此事你不必惭愧,朕不是是非不明之人。”李二摆手制止李昊的解释,示意他重新坐好,这才继续说道:“刚刚你说与崔家合作是为了将崔家存下的钱调出来,朕想知道,你这样做的具体用意是什么,若是将来崔家发现自己损失了大量的金钱,你要如何进行补救。”

旧事重提,总算让李昊从刚刚出戏的情绪中走了出来,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小侄经过数年的观察,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举个例子来说吧:假如有三个商人,其中一个是卖鞋子的,一个是卖肉的还有一个是卖刀剑的,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百文钱。

有一天,卖鞋子的商人从卖肉的商人那里花一百文买了五斤肉,卖肉的商人又去卖刀剑的商人那里花一百文钱买了一把刀,最后卖刀的商人又花了一百文去卖鞋子的商人那里买了两双鞋。

皇帝叔叔,这样的循环会一直继续下去,可是您觉得这个圈子里的钱少了么?“

李二皱眉摇头,刚刚李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每个人都花了一百文,所以这个圈子里的钱自然不会少。

观察了李二的反应,李昊又继续道:“是的,在这个圈子里,每个人手中的钱都没有少。可是他们每个人手中的物资却变的多了,在十个循环之后,鞋子商人手里的钱还是那些,但是他手中多了五十斤肉,肉商的钱也没有少,但他的手中多了十把刀,刀剑商的钱同样没少,而他的手中多了二十双鞋。”

李二似乎有些听懂了什么,但又不完全明白,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贤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李昊呵呵一笑,解释道:“皇帝叔叔,小侄举的这个例子就是最基本的市场规律,只有每个人都遵守,这个圈子里的物质才会越来越丰富。但如果这其中有人坏了规矩,把手里的钱藏起来,这个圈子就会被打破。

鞋商将钱藏起来一半,一个循环之后,肉商的手中便只有一半的钱,若是第二个循环鞋商又把钱藏起来一半,肉商的手中将会一文不名。因为没有了钱,他就没有了货源,没了货源,循环就被打破了,这个市场也就死了。

皇帝叔叔,大唐的市场就好比这个循环,世家和勋贵就是例子中的鞋商,您就是那个刀剑商,而普通的百姓便是肉商。眼下,鞋商们把钱都藏起来了,肉商便开始亏本,长此以往,等到百姓全都亏的一文不名之时,便是大唐崩溃之际。”

士、农、工、商,商人的社会地位从古至今一直不高,故而很少有人会去深入研究市场,研究经济,对于文人来说,研究这东西让他们觉得丢人。

也正是因如此,李二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国家还有经济这个圈子。

在他看来,只要勤政爱民就是好皇帝,多关心百姓的疾苦就是好皇帝,却从未想过,钱对于这个国家的影响力竟然如此之大。

长叹一声,李二看向李昊的目光再次变了,以前他看李昊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后辈,就算偶有些惊人之语,他也只是把这个这个小家伙当成一个比较有才华的后辈。

但是经过今天的一番长谈,他才知道自己以前错了,面前的这个小子绝对不能当成后辈来看,不说以后如何,单就现在来看,他的能力就不比房玄龄和杜如晦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