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李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50
A+ A- 关灯 听书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阳光透过雾气照射下来,反射着异样的光彩。

明德殿外,前来上朝的文武百官纷纷好奇的打量着大殿门口多出来的那一副字。

苟利益国家生死以,*******。

字是漂亮的飞白体,李二亲笔,是个人都能认出来。

句是好句,但显然不是出自李二之手,他是皇帝,说这样表忠心的话显然不合适,也没有目标,毕竟大唐已经没有地位比他还高的人了。

什么?你说太上皇?那你硬要这么说的话,就把天聊死了。

“魏相,这两句应该是你说的吧?”一阵窃窃私语过后,有人拉了魏征一把。

“不是。”老魏淡定的摇摇头,目光在人群中不断梭巡。

做为朝堂上有名的将鳖种和倔驴,明德殿大门上的这幅字让他有种地位不保的感觉。

凭他多年的经验,那些圆滑的奸佞绝对写不出这样慷慨激昂的句子,而那种跟自己一样不怕死的绝对忠臣,又绝对不会如此红果果的表忠心,原因无它,丢不起那人。

可门上的这幅字到底出自谁的手笔呢?

魏征纳闷,杜如晦、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同样也是满脸疑惑,他们仨有才华是不假,但这样的句子,他们自认写不出来。

孔颖达、阎立本之流倒是有这样的文采,但他们的性格都有些软,让他们写点风花雪月或许还成,写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句子……,不好意思,格调不够。

文官这边窃窃私语,武将那边则完全相反。

程咬金在问明上面写的是什么之后,立刻大声嚷嚷起来:“哎哎哎,这到底是谁写的,自己站出来不就完了,都挂到这儿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尉迟敬德:“哎呀,可急死老子了,到底是哪个,站出来,让俺瞅瞅。”

“嗯,这幅字写的好啊,写出了吾等的心声,到底是哪位同僚,还请现身一见。”

见众人如此热情,李昊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向前走了两步。

李靖眼尖,瞥见自家倒霉儿子的动作,狠狠瞪了他一眼:“逆子,这时候出来添什么乱,后边去。”

“那个……”李昊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但话未说完,程咬金就已经一巴掌按到他的脸上:“去去去,想看到后面看去,别出来给你爹和老夫丢人现眼。”

“不是,我……”把程咬金的大手打到一边,李昊脸红脖子粗的想要解释。

但是,李昊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话未说完李道宗已经把他推到了一边:“你什么你,看不到的话老夫可以告诉你,那上边写的是‘苟利益国家生死以,*******’。啧啧啧,听听,你听听,多有气魄,绝对是一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写出来的。”

“任城王,你可别糟践人了,就你们这些武夫懂什么叫诗词么,还杀场老将,你们认识那几个字,能把自己名字写全不。”

唐俭是文官中为数不多的‘好汉’,虽身为文官,却是武将的性子,与众武将关系不错,平时有事没事就会相互怼上几句,这个时候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李道宗闻言大怒,跳着脚道:“放屁,唐俭,不服的话打个赌,若写这幅字的不是一位百战老将,老夫从今往后名字倒过来写。”

唐俭把头一仰:“好啊,老夫与你赌了,不过,老夫赌这幅字乃是一位郁郁不得志的老儒所写,若不是,老夫吞粪。”

要不要赌这么大?李昊听的眼眶子一跳,想到事情揭晓之后自己很可能会被打死,连忙插言道:“二位叔叔不要冲动,且听小侄一言,这幅字其实……。”

俩老汉斗出真火,同时把眼一瞪,异口同声:“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李靖也有心看热闹,见李昊从中‘捣乱’喝道:“德謇,再不回来,当心回去之后家法伺候。”

望着斗鸡一样的李道宗和唐俭,李昊幽幽叹了口气,退到了一边。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每个人脚下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有些人自己不想活了要作死,拦是拦不住的。

自己大不了等散朝之后早点离开,别被抓住就好。

李昊这边暗自盘算着如何逃走,另一边李道宗和唐俭二人已经各自找好了证人。

吵吵嚷嚷之中,明德殿大门敞开,大太监林喜的声音传了出来:“上朝!”

“姓唐的,咱们走着瞧!”

“老匹夫,老夫怕你不成,记住,输了之后你就叫宗道李了。”

“哼!”

“哼!”

李道宗与唐俭二人各自怒哼一声,拂袖而去,各自上殿站到了自己的位置。

待众人上得大殿站好,李二带着太子李承乾姗姗来迟,坐下之后,接受百官朝拜之后,开口道:“诸位爱卿,刚刚朕在后面便听到前面的声音,不知诸位在讨论何事啊?”

“陛下(陛下)!”李、唐二人同时出列,彼此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唐俭退了一步,给李道宗比了个请的手势,让他先说。

毕竟是皇亲,又是亲王的身份,李道宗当仁不让,哼了一声,先是给李二见礼,然后郎声说道:“陛下,不知可否告知老臣,殿外那幅字是何人所作?”

“哦,这个啊……”李二微微一笑:“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近在眼前?殿上众人面面相觑,刚刚吵的如此热闹也不见有人出来,现在却说近在眼前?

李昊往后退了一步,将身子藏到一根柱子的侧面。

李道宗四下里看了一眼,见依旧没人出来,不由一抱拳:“到底是哪位同僚,还请现身一见。”

还是没人出来,只有李昊又往后退了一步,让柱子彻底将自己档住,正祈祷千万别被发现,却听上面李二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李德謇,你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扭扭捏捏像什么样子。”

完喽,完喽,完喽……。

迎着四下里转来的目光,‘啪嚓’一声,李昊的心里似乎什么东西碎了。

陛下啊陛下,您的节操在哪里,您这不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