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某家席大力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53
A+ A- 关灯 听书

作为一个好汉,席君买视钱财如粪土,年轻懵懂的他从未把钱放在心上,赶来长安的路上,他花钱大手大脚。在他看来,只要到了长安就一定能找到翎府,找到翎府就一定能够参军,只要能够参军,自然也就不再需要钱。

但一个叫现实的壮汉却用强壮的拳头好好给他上了一课,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摸着口袋里为数不多的十几个铜钱,席君买欲哭无泪。

刚刚为什么不答应那个小年轻呢,他是不是好汉又有什么关系,死要面子活受罪,接下来的日子估计要难过了。

失魂落魄来到城门口,席君买的目光被一张已经斑驳的告示所吸引,走上前去看了一会儿,嗯……,一个字都看不懂。

“这位兄台,那……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再次拦住一个路人甲,席君买顶着一脸大红脸蛋子问道。

好在路人甲人品不错,并没有嘲笑席君买,扫了一眼那告示道:“这个是官府招工的告示,只要去报名就能有一份修路的工作,每天管两顿饭,工钱日结,发的是大米。”

路人甲离开了,席君买艰难人迈开大步,向城外招工报名处走去。

“你要报名?”招工报名处,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打量着席君买,眼中满是怀疑。

席君买啥时候被人如此瞧不起过,咬着后糟牙道:“对,你们这里还招工么?”

“招是招,但你这小身板能够得了么?我们这里每天两顿饭可不是白吃的,要是……”中年人说了一半猛的顿住,盯着席君买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快点把他们两个放下来,我,我相信你力气足够大了。”

‘吧唧’,两个负责看堆儿的壮汉被席君买自半空丢下,捂着脖子咳嗽着,看向他的目光满是恐惧。

面前的年轻人白白净净,手劲却大的吓人,一手一个将他们两人提在半空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去哪干活?什么时候开始。”在契约上按下手印,席君买问道。

好汉做事就是这么直接,签了契约就要认真履行,当然,如果能在开工之前饱餐一顿就更好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跟着引路的壮汉,席君买来到一处繁忙的工地,工地上的人群熙熙攘攘男女老少都有,各自干着力所能及的工作。

但见得青壮们一个个光着膀子正在夯实路基,汗水布满他们坚实的脊背,工作很辛苦,可他们的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少年们提着或大或小的木桶往返于路边的河沟与一个个沙堆中间,同样满头的汗水,却没有一个叫苦叫累。

女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用孩子们提来的水将一些灰色的东西与沙石搅拌成一坨,然后再送去老人那边。

上了年纪的人们蹲在路中间,将女人们送来的灰色湿土抹平,压实。

看着繁忙热闹的工地,席君买忽然觉得参与进去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工作吧,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有一餐,晚上天黑之前会有人来发粮。”引路的壮汉时不时会与劳作的人们打声招呼,最后将席君买引到一个工头面前交待一声便离开了。

工头上上下下打量席君买几眼,似乎有些犹豫,想了想道:“席君买是吧?你去负责担水如何?”

“担水?”席君买翻了个白眼:“白头儿,好歹席某也是条汉子,怎能与孩童一般干那没名堂的工作。”

汉子?就你这小身板?白工头儿嘴角抽了抽:“那你做什么工作?”

席君买一拍胸口:“某,夯路基。”

“不行。”白工头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席君买:“夯路基必须是四个人,眼下我找不到人与你配合,所以……你还是去担水吧。”

唐朝可没有后世的压路机,夯实路基的工作往往是四人一组,用绳子将一段大概两人合抱粗细四尺高矮的树桩拴好,并留出四根绳头,夯路基的时候四人每人拉住一根绳头,将树桩上下悠起来,一下一下往地上砸。

所以白工头其实并不是在欺负席君买,也不是看不起他,实在是夯路基用的树桩太沉,不是一个人能够操作的。

但让他意外的是,席君买竟然摇摇头:“某不需要与人配合,自己便成。”

遇到这样的刺头,白工头当时就急了,看了席君买背在身后的长枪一眼:“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练过几天武就……。”

席君买也不与白工头争论,微微一笑:“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怎么试?白工头一愣,难不成你还能一个人把树桩举起来不成?。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见这个叫席君买的家伙快步来到存放物资的地方,二话不说,解下身后长枪,拿在手中抖了抖,‘嘭’的直接戳进一根树桩里面,两膀一角力,直接将树桩挑了起来。

‘唰’的一下,冷汗便从白工头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在无数人惊惧目光的注视下,只见席君买挑着那树桩来到还未夯实的路基处,‘呼’的将长枪抡了起来。

长枪挑着树桩像一把巨大的木槌,‘咚’的砸到地上,直接出现一个近乎半尺的深坑。

噼里啪啦。

眼珠子掉了一地。

这尼玛还是个人?

古之恶来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本以为席君买能把树桩挑起来就已经很了不起的白工头嘴巴张的老大,舌头耷拉在外面,口水流了一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在他看来瘦了吧唧的小年轻竟然如此彪悍。

‘咚咚咚……’,席君买也是个人来疯的性子,见众人发呆,直接把手里长枪使开,左挥又砸,一连串的‘咚咚’声过后,方圆两三丈的地面全都凹了下去。

眼瞅着席君买还要继续下去,白工头突然跳了起来:“停,停,快停下!别砸了,千万别再砸了。我的小祖宗,再砸就出大事了。”

“怎么?”席君买停了下来,疑惑问道。

“怎么了……,你看看你砸过的地方,再看看别人砸过的地方,你比人家深了三寸啊,你倒是没事,可其它人怕是要再陪你干一天工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