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挫挫他的锐气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51
A+ A- 关灯 听书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李昊相信就算自己穿着钢铁侠的战衣,此时也必然死过无数次了。

“小子,那竟然是你写的?!”唐俭的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老脸已经变成青紫色。

李道宗反应不比唐俭好多少,黑着脸看向李昊:“浑小子,刚刚你为什么不说。”

这个问题问的好。

李昊摊开手,无邪的目光掠过两个老货:“事实上我一直想说来着,但却没找到机会。”

回忆刚刚在殿外的一幕,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每次李昊想要开口都被老货们有意无意的打断,以至于到了最后,这小子干脆躲到一边看起了热闹。

李靖这时候也很尴尬,如果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李昊闭嘴,可能谜底早就揭晓了,何必像现在这样,把人往死里得罪。

唯独程咬金看热闹不怕事大,咧着大嘴:“啧啧,现在真相大白了,既不是什么杀场老将,也不是酸丁秀才,我说老李,老唐,你们两个啥时候兑现赌约?”

老程的话音刚落,大殿上的怨气又重了几分。

迎着李、唐二人幽怨的目光,李昊心中一软。

还是算了吧,活了这么大岁数,谁都不容易,再说谁让老子有一颗闪闪发光的灵魂呢。

“那个啥……,我,我说两句啊。”强烈的求生欲逼着李昊走出来:“其实门口那两幅字原作者不是我。”

“不是你那又是谁?家住何处?姓甚名谁?说出来,老夫亲自去拜见这位大才。”唐俭精神一振,作为勋贵,赌局什么的其实并不重要,能为大唐招揽一位贤能才是关键。

对于唐俭的无私,李昊深感佩服,于是他撒了个谎:“我也不认识,就是那天在东市闲逛,偶然遇到俩老头儿,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的,两人一人一句我听着觉得有意思,就记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李道宗和唐俭同时点头,对李昊露出‘小子,算你识相’的表情,气的某个识相的小子差点暴走。

加在一起百来岁的人了,怎么就不能要点脸呢,老子是给你们面子才故意这么说的好不好。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一个多月,肆虐关中的蝗灾在百姓们疯狂的捕捉下,变的一只难求。

在家里躲藏了整整一个春天的才子佳人迫不及待的走上街头,抓住深春的尾巴,向全世界散播着求偶的信号,长安城郊到处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十八岁的席君买背着长枪站在灞桥之上,对四周那些卿卿我我的家伙投去不屑的目光。

女人什么的最讨厌了,好汉子从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这位兄台。”对站桥头百无聊赖的一个壮汉拱拱手,席君买上前诚恳的问道:“知道左领军卫的翎府驻地怎么走么?”

左领军卫翎府?好遥远的名字,正站在桥上发呆的李昊眼中闪过一抹怀念,收回目光看向正在与铁柱打招呼的青年:“你找翎府驻地干什么?”

席君买瞥了李昊一眼,没搭理他。

小屁孩而已,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汉。

铁住见李昊碰了钉子,有些不悦,原本眯着的眼睛陡然瞪起来:“小子,俺家少爷问你话呢。”

席君买皱了皱眉,倒不是他没看出来铁柱是李昊的随从,实在是刚刚两人站的位置有些远,一时没看出来。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席君买敷衍着对李昊拱了拱手:“席某要去参军。”

“为什么你一定要去翎府参军?”李昊有些好奇席君买的来历,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竟然不知道翎府早就已经整编解散了。

“某在来长安的路上就听说翎府是大唐最好的军队。”席君买露出向往的神情:“某便是最好的,所以参军自然要去最好的。”

李雪雁同情的看着面前傲然的青年,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翎府已经解散了么?左领军卫已经没有翎府了。”

“什,什么?解散了!”席君买如遭雷击,整个人都不好了。

千里迢迢赶来从军,结果到地方才知道,自己梦想中的军队已经不存在了,让种打击让席君买一时间像吃了屎一样难以接受。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李昊有些不忍心。

到底是慕名而来的好汉,不管这人是真有本事还是贪图翎府的待遇。

为了不让自己的粉丝太过失望,李昊决定给他一个机会:“你叫什么名字?翎府的确是解散了,不过若是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推荐你去其它地方。”

“不必了。”席君买失神的摇摇头,连告辞都忘了说,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如果想去其它地方参军,他根本不用跋涉千里到长安来。

可惜啊可惜,那么好的一支军队,竟然解散了,也不知朝庭到底在搞什么,这不是自毁城墙么。

李雪雁没想到原本与李昊相约出来散心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望着席君买离开的背影,小心的对李昊问道:“德謇,为什么不告诉他你的身份?如果他知道是你,应该就不会走了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李昊摇摇头:“此人太狂,太傲,我不喜欢。”

李雪雁眼睛一亮:“‘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好有深意的一句话。德謇,这也是你听那两个老者说的么?”

“不,这句是我说的。”李昊义正辞严的否定了李雪雁的猜测,恬不知耻的将《增广贤文》中的一句话剽窃了。

“那……,明德殿前那一句呢?”

“也是我说的。”继续厚颜无耻。

果然是这样,那日他一定是不想让父亲丢脸,才故意说是从别处听来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李雪雁俏脸泛起一丝红润:“德謇,谢谢你。”

李昊有些纳闷:“谢我干什么?”

“谢谢你那天给我父亲留面子,否则他老人家的面子怕是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