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八章 你想挑起战争吗?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56
A+ A- 关灯 听书

吐蕃使团来的十分突然,李昊努力回忆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贞观初期的时候吐蕃出使过大唐。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带着满心的疑问,李昊与李雪雁赶到了鸿胪寺。

因为太子亲临的关系,鸿胪寺里里外外到处都是盔明甲亮的禁军,不过李昊有‘小钻风’腰牌,倒是没人来为难他,只扫了一眼便让他带着铁柱走了进去。

鸿胪寺接待番邦使团的大厅里,此时已经燃起数不清的烛火,将大厅照的格外明亮,十多个衣着怪异的异域来客已经在主位的右手边就坐。

李承乾此时还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在后面躲着拿架子还是没有赶到。

引路的小太监显然是识得李昊的,引着他进到大厅之后,直接将他带到了主位左手边第一个位置便退了下去。

李昊嘴角抽了抽,左为上,左边第一位等同于除了设宴的主人之外,大厅里他的地位最高。

这尼玛是要把老子架在火上烤么?

“别愣着了,坐吧。”李雪雁提醒的声音传来,李昊看了对面一眼,不声不响坐了下去,很快,肩膀上多出一双纤细的玉手。

对面,一个看上去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从打二人进来,便不错眼珠的打量着李昊……身边的李雪雁,见此情景面色一变就要开口。

就在此时少年身边的中年人咳了一声,首先开口:“尊驾应该就是太子侍读李德謇了吧!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区区恶名,不足挂齿。”李昊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压力,咧嘴一笑,敷衍了一句。

他很不喜欢对面那小子的目光,如果不是李雪雁一直在后面用手压着他,早冲过去削他了。

“呵呵……”对面的少年突然开口,挑衅般露出不屑的笑容:“长安第一祸害李德謇,本王在吐蕃便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李昊面色微冷,刚想开口,余光中人影闪动,‘小肠子’闪身出现在大厅之中,尖着嗓子:“太子殿下到……。”

“臣等恭迎太子殿下。”主位左侧,鸿胪寺一众官员包括李昊、李雪雁在内所有人同时起身肃立。

与大唐众官员不同的是,主位右侧的吐蕃使团似没什么也没听到一般,稳坐钓鱼台,七、八个人纹丝不动,引的鸿胪寺众官频频侧目。

从后面出来的李承乾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第一次代表老头子宴请异国使团,就被如此轻视,让他觉得很丢脸。

“平身。”落座之后,李承乾轻轻一挥手,示意众人坐下,随口便冷冷盯着吐蕃使团的众人。

你不开口,我也不开口,老子堂堂大唐太子,犯不着去舔你吐蕃人。

良久,吐蕃人有些坐不住了,少年身边刚刚开口的中年人学着大唐的礼节对李承乾拱拱手:“大唐太子殿下,外臣论科尔。”

“嗯。”李承乾点点头,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这位是……”论科尔打算继续介绍身边的少年,却被其摆手拦了下来:“大唐太子,本王吐蕃王子松赞干布,论科尔是我叔父。”

松赞干布是什么鬼?这小子不是应该在吐蕃么?李昊双眼微微一眯。

“嗯,松赞干布王子。”李承乾并不认识松赞干布,听他自报家门,轻扣桌面的手停了停:“不知王子到我大唐所图何事?”

“一,和亲,二,大唐撤走松州境内的边军,他们严重威胁到了我大吐蕃的安全。”

“大胆!”

“放肆!”

如此直接的要求让鸿胪寺众官员勃然大怒,李承乾的脸色也变的极其难看,大厅中只有李昊脸上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眼瞅着宴会变的剑拔弩张,论科尔敢紧打起圆场:“等等。尊敬的大唐太子,外臣还有话说。”

年轻的鸿胪寺少卿目呲欲裂,宏声喝道:“论科尔,你有何话讲?尔等远来,太子殿下好心设宴款待,不想贵国太子竟如此无礼,莫非是欺我大唐无人!”

“误会,这都是误会。”论科尔被喝斥丝毫不以为杵,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四下里拱了拱手解释道:“我家王子殿下绝对没有看不起贵国太子和诸位的意思,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毕竟贵国在松州一带陈兵五千,让我大吐蕃深感不安,若是贵国不撤军,我大吐蕃只能挥师东进,十万铁骑马踏松州。”

见过狂的,但却没见过这么狂的。

相比于刚刚小屁孩松赞干布的无礼,论科尔这已经是在赤果果的威胁了。

李承乾的双手已经紧紧捏到了一起,但身为太子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擅自开战的权利,若真的矛盾激化引起战争,绝对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而鸿胪寺众官员想的要比李承乾更多一些,他们倒是不怕打仗,可问题是吐蕃地处高原,占了地利,进可攻退可守,而大唐则只能被动应战,因为不适应高原的气候,根本无力反击。

大厅中的气氛显的无比凝重,吐蕃人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让所有人都有些应对不暇。

“尊敬的大唐太子殿下,我大吐蕃对这次的谈判志在必得,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不要做出伤害两国友谊的决定。”论科尔咄咄逼人的话语中带着轻蔑,十分刺耳。

作为一个高原上的国度,吐蕃人并不把唐人放在眼中,就算抛开战力不谈,单就地势而言,他们就可以站于不败之地。

更不要说眼下这个时候,大唐正经历着史上最大的一次蝗灾,人心惶惶,真打起来必然天下动荡。

“论科尔是吧?”安静的大厅中,突然响起李昊的声音:“你特么很狂啊!”

“李德謇,请注意你的言辞。”听到李昊口出恶言,年轻的松赞干布狠狠一拍桌子:“莫非你真想挑起两国争端?”

李昊的肩膀再一次被按住,身后传来李雪雁的声音:“德謇,不要冲动。”

抬手轻轻在肩膀上的纤纤玉手上拍了拍,示意她稍安勿躁,李昊先是与李承乾对视一眼,接着露出为难的表情:“那你要这么说的话,打一场就打一场,不就是十万吐蕃铁骑么,老子出两千人,看你打不打得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