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九章 掀老底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3:57
A+ A- 关灯 听书

“……”吐蕃一方集体失声,彪悍的回复让松赞干布有些下不来台,头上隐隐有冷汗渗出。

“……”鸿胪寺众人无语,果然是长安第一祸害,嘴比脑子快多了,只是这样如何收场?

“……”李承乾暗道一声好男儿当如是,把心一横,拼了,大不了回去被老头子打断腿。

“……”身后,李雪雁素手僵硬的按在李昊肩膀上,感觉像是在按着一个死人。

“李侍读,好气魄。”松赞干布他叔论科尔回过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希望战场上你也有这样的气魄,否则贵国的松州将会生灵涂炭。”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想见见吐蕃的十万铁骑长的什么模样。这样吧,五……算了,一万,只要你能派出一万骑兵,别说撤回松州边军,就算和亲也不是不可以。”

感受到肩膀上那双纤手在轻轻颤抖,李昊轻轻拍了拍,这年头儿,谁还不会吓唬人了。

十万吐蕃铁骑,或许二十年后的松赞干布真能轻松拿出来,但现在嘛……一个流亡政府别说十万铁骑,三、五千能不能派出来都是问题。

论科尔的脸色陡然间变的十分难看,松赞干布也有些失了方寸,色厉内荏的一拍桌子:“李德謇,你以为你是谁,贵国太子在此,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小屁孩儿心计不少,还知道借力打力,李昊没搭理松赞干布,只盯着他叔叔笑着问道:“论科尔,贵国赞普囊日论赞还好吧?”

谈判就谈判,你问候人家家人干什么。

李承乾不断给李昊打眼色,示意他适可而止,别把吐蕃人惹毛了,万一真打起来他这个太子怕是要背锅。

奈何李昊根本不往李承乾的方向看,只顾盯着吐蕃众人,见对方不答,洒然一笑道:“你们自己怎么回事儿心里没点数么?难道非要逼着我撕破脸把你们抓住送给叛军?”

松赞干布到底还是太年轻了,闻听叛军二字,顿时绷不住了,惊恐道:“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们……。”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打断松赞干布,李昊摆摆手道:“吐蕃又不是什么绝地,你们前任赞普被毒死的事情同样也不是什么机密,想打听还是能打听出来的。”

“哗……”大厅之中瞬间就是一乱,刚刚被吐蕃众人忽悠住的鸿胪寺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吐蕃人更是不堪,看着李昊的眼神就像看到了鬼一样。

本以为吐蕃地处高原,与大唐之间消息又十分闭塞,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唐贵族不会知道吐蕃内部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人家不光知道,而且还知道的清清楚楚。

早知这样,何必像小丑一样跳来跳去。

现在好了,没忽悠住人家被打脸不说,还直接把最后能够依靠的人给得罪了。

看到吐蕃人的反应,李承乾就是再迟钝,也知道李昊说的没错,好奇之下直接问道:“德謇,到底怎么回事?”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当着吐蕃人的面说人家的家丑,你是魔鬼么?

给李承乾递了个你太坏了的眼神,李昊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人步子迈的太大,扯着蛋了。”

如此直白的羞辱让松赞干布恼羞成怒:“李德謇,你……。”

“我说错了么?你家老头儿只想着封赏、笼络新贵族,置那些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旧部于不顾,在自己根基未稳的时候就妄图以新贵族来压制旧贵族,头重脚轻根基浅,不翻车都怪了。”

错是没错,你说的都对。

可你能不能收起脸上那种傲慢的表情,另外,那种爹对儿子的失望语气又是怎么一回事。

论科尔叹了口气:“李侍读,适可而止吧,之前种种的确是我们不对,但这也是我们自保的一种手段。”

“自保?你确定?”

“当然,用贵国的话说,我们现在用丧家之犬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所以我们必须知道贵国在面对威胁的时候会是什么态度,万一叛军威胁贵国将我们交出来的时候,也好有应对的办法。”

这个解释还不错,虽然明知道事实并不像论科尔说的那样,但李承乾觉得勉强可以接受,咳了一声道:“论科尔亲王多虑了,我大唐虽然建国不久,却也不是可以任人威胁的。”

“谢太子殿下体谅。”见李承乾并未纠缠于刚刚的威胁,论科尔松了口气,起身施礼道。

到底是不通礼数的蛮子,若是老子偷鸡不成被人掀了老底,只怕羞都羞死了。

鸿胪寺众人面面相觑,鄙夷之色甚浓。

李承乾摇摇头,对松赞干布等人没了兴趣:“本宫累了,德謇,把吐蕃使团照顾好,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诺!”有外人在的时候,李昊的礼数还是满周全的,很给李承乾这个太子面子。

李承乾也相信自己这个亲信一定能处理好吐蕃人的事情,微微一笑起身离开,临行前在李昊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好好照顾我堂姐,机会我给你了,别让本宫失望。”

“什么玩意儿?”李昊愕然失语,怪不得李雪雁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场宴会上,敢情这还是李承乾给自己创造的机会呗。

无奈叹了口气,李昊无力的摇摇头,对失魂落魄的吐蕃众人说道:“诸位,今天就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好吧!”

论科尔认命似的点点头:“一切听李侍读安排。”

“雪雁,我们走吧。”

“嗯!”这一晚上过的堪称惊心动魄,李雪雁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轻轻颔首起身来到李昊身边,跟着他一同向鸿胪寺外走去。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松赞干布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霾,自从李雪雁进入大厅的那刻起,他的一颗心就在扑通扑通的乱跳,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这就是他的女人。

可是,那个该死的李德謇,他竟然让如此美丽的女人充当侍女,这让松赞干布几乎气炸了肺,总得自己有什么东西被那个该死的家伙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