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零章 ?把自己作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00
A+ A- 关灯 听书

临近宵禁的长街之上,李昊与李雪雁并肩而行,夜风轻抚,似顽皮的孩子,将美人鬓角发丝轻轻撩起。

“德謇,你对吐蕃很了解么?”想到刚刚在鸿胪寺的一幕,李雪雁轻声问道。

“还可以吧,一个高原上的奴隶制国家,生存环境恶劣,地广人稀,跟突厥差不多,都是由部落组成,人口大概两百万左右,大概就是这么多。”李昊说的零散,李承乾临走前的那句话,让他有种十别扭的感觉。

李雪雁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俏脸微红,夜色下平添几分撩人,看了李昊一眼道:“你会帮他们么?”

“谁?松赞干布?”李昊想了想:“老实说,我想弄死他。”

“真的?”李雪雁心中微甜,刚刚在鸿胪寺的时候,松赞干布那小屁孩眼中那毫不掩饰的占有欲,让她觉得浑身不舒服。

但想到对方眼下吐蕃国主的身份,李雪雁柔声劝道:“要不还是算了吧,对方好歹也是吐蕃国主,总不至于看了我两眼就……,再说,万一他真死了你也不好跟陛下交待。”

李昊:“……”

这丫头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虽然松赞干布那小屁孩贪婪的眼神的确挺让人讨厌的,可那也罪不至死啊。

艰难的点点头:“好吧,那就让他再得瑟一段时间再看看。”

“嗯!”笑容在李雪雁娇妍上绽放:“谢谢你,德謇。”

没有女人不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十七、八岁更是喜欢幻想的年纪,在李雪雁看来,李昊虽然身上有着千万种缺点,但对她却是千般宠爱,这已经足够了。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李昊如果知道李雪雁现在的想法,一定会感慨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智障。

……

皇宫大内,李承乾将鸿胪寺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禀报给自家老头子。

听到吐蕃人的威胁时,李二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不屑的表情:“他们真是这么说的?十万铁骑?”

李承乾头皮发麻,点头道:“呃……是。”

“好大的胆子。”李二突然有种手痒的感觉:“朕修身养性这段时间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李承乾暗自庆幸还好当时李昊帮自己顶住了压力,迎着老头子的目光,忐忑的说道:“父皇,孩儿也是这般想的,当时就让他们放马过来。”

李二的笑容愈发狰狞:“不错,是朕的儿子,若你当时敢答应退兵,这个太子今后就不要再当了。”

“是。”有些后怕的李承乾眨眨眼睛,迅速继续下一话题:“不过父皇,吐蕃人其实是在虚张声势,实际上他们别说没有能力进攻,就算兵力都所剩无几了。”

“哦?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李二皱了皱眉。

大唐已经好久没有打仗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李承乾不敢怠慢,用最快的速度将后面发生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听的李二是蒙瞪狗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还有这种操作?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撩拨的老子裤子都脱了,然后你告诉我这几天不方便?早特么干什么去了?

越想越气的李二眯着眼睛道:“那些吐蕃人在什么地方?”

李承乾一本正经道:“回父皇,鸿胪寺驿馆。”

“出动禁军,将人全部给朕抓起来,如果不给朕一个满意的交待,今后就准备在长安老死吧。”李二大手一挥,决定了吐蕃流亡政府今后的命运。

“诺!”

……

鸿胪寺驿馆中,回到住处的吐蕃众人如同霜打的茄子,老底被人掀的一点不剩,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只有天知道。

“叔父,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收摄心神,松赞干布的表现远比正常十二、三岁的孩子成熟的多。

论科尔叹了口气:“真没想到,那个李德謇竟然对我大吐蕃情况如此了解。”

说起李德謇,松赞干布猜测道:“叔父,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中间出了叛徒?”

论科尔摇摇头:“叛徒未必会在我们这边,松赞,别忘了,那些叛贼也有可能派人过来。”

房间中气氛有些沉重,本以为利用大唐对吐蕃不了解,扯虎皮做大旗能够忽悠住大唐太子,只要对方能够答应和亲,就算将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想是反悔也来不及了。

到了那个时候,松赞干布完全可以背靠大唐,重回高原,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奈何形势比人强,李昊的出现将论科尔的计划彻底粉碎不说,还将他们放到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置位。

底牌被掀,他们这一行人成了案板上的肉,未来会如何只能听天由命。

半晌,松赞干布咬咬牙:“叔父,我看大唐太子似乎对那个李德謇颇为倚重,不如我们试着将他拉拢过来……。”

论科尔道:“试试看吧,反正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

有了决定,正准备休息,驿馆大门轰隆一声被人撞开,数不清的禁军涌进了院子。

“你,你们是什么人?!”论科尔心头一颤,隐约间意识到了什么,努力挣扎道:“我们是吐蕃使团,你……。”

“抓的就是吐蕃使团。”门外走进一位穿着明光铠的中年将军,冷声喝道:“来人,将吐蕃使团所有人押往大理寺。”

原本准备休息的松赞干布走出房间,望着满院子的禁军大声喝道:“等,等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抓我。”

“吾等,大唐玄甲军。至于为何抓你,去了大理寺自会有人给你说明。”

玄甲军?大唐皇帝的亲军?

松赞干布就是再孤陋寡闻,也听过玄甲军的名声。

一股懊恼的情绪自心底涌起,早知会有现在的结果,当初就不装·逼了。

现如今,装·逼不成反被干,触怒了李二,整个使团都被人家抓了起来,再想出头鬼知道何年何月才有机会。

臊眉耷眼的被五百玄甲禁军押往大理寺的途中,松赞干布终于是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刺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