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二章 ?心黑手狠不要脸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04
A+ A- 关灯 听书

援助?

松赞干布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还没开口就已经被敲诈了不知多少好处,谁还敢要你的援助。

“那个……,援助就不用了吧,毕竟是我们吐蕃内部的事情,怎么好意思麻烦您。”

“怎么,看不起我!”李昊翻脸比翻书还快,脸一沉:“威胁老子的是你们,求老子的也是你们,合着你们是来耍老子的是吧?”

“没有没有,这怎么敢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论科尔连连摆手:“李侍读公务繁忙,我们这点小事就不麻烦您了。”

李昊撇撇嘴:“不就是你们那个什么父王三臣和母后三臣的香雄、工布、塔布、娘布几个部落么,土鸡瓦狗一样的东西,说他们是麻烦有点太抬举他们了。”

不是说大唐的消息闭塞,对吐蕃一无所知么?

这家伙怎么对我们内部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连父王三臣、母后三臣都知道,该不会是这次叛乱的幕后黑手吧?

松赞干布与论科尔对视一眼,再次望向李昊的目光都充满了不善。

沉默片刻,论科尔主动开口试探道:“李侍读,为何你对我吐蕃如此了解?”

“你就当我是做梦梦见的好了,这种小事不必放在心上,反正我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

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军校高材生,他对吐蕃的了解并不比对大唐的了解少,问题是这种了解他没办法解释,说是书上看的,对方也得信才行。

做梦梦见的是什么鬼,你这也太敷衍了,论科尔嘴角抽了抽,无奈道:“李侍读,这个理由似乎并不能让人相信。”

“信不信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们信。”这一次李昊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摆摆手说道:“关键问题还在援助上面,如果你们不接受,那就把我的好处都拿来,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以前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怎么行。”松赞干布急了。

李昊这分明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狼,拿钱不办事,若真是照他说的去做,买命钱送到之后,平叛什么的也就跟松赞干布没啥关系了。

论科尔也知道自己一方没得选,苦笑一声道:“李侍读,还是说说你们能给我们什么援助吧,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赞普能够夺回王位,吐蕃一定会成为大唐最忠诚的属国。”

“聪明的选择。”李昊打了个响指,目光扫过略显稚嫩松赞干布,意思很明显,小子跟你叔叔多学着点:“不过,忠诚不忠诚也就那么回事,你那么一说,我也就那么一听。毕竟有句俗话说的好,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对吧。”

“呃……”论科尔咧了咧嘴,要不要这么直接,这家伙到底会不会谈判。

尴尬的气氛中,占了主场优势的李昊继续说道:“既然亲王已经做出了选择,赞普也没反对,那么我就说一下援助的事情。做为邻国,直接出兵帮你们平定叛乱这是不可能的,别急着打断我,你们就算着急也要尊重客观事实,我们大唐的兵在高原上的确没办法正常作战。

不过,我们虽然不能出兵,但你们的兵却可以后撤到黑石山休整,毕竟那里眼下已经算是我们大唐的领土了,相信叛军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攻过来。

另外,我们可以帮助你们训练撤到黑石山修整的军队,并且为他们提供武器和军备,相信用不了半年,就能把他们的战斗力提高一倍,这样的援助亲王可还满意?”

黑石山明明就是我们的,松赞干布心有不甘的想着。

“满意,只是不知我们又需要付出什么?”论科尔想了想,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经过几次的接触,他很清楚李昊这人虽然表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事实上这家伙并不输那些大唐朝堂上那些老狐狸半分,甚至还有过之。

那些老狐狸做事或许还讲究个脸面,而面前这位,心黑手狠不要脸,逮住蛤蟆攥出尿,羊毛可着一只薅,想让他无条件帮忙根本不可能。

李昊并不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已经被打上了不要脸的标签,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嘛,呵呵一笑道:“呵呵……,论科尔亲王是明白人。其实说起来经过之前的事情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朋友之间不应该再谈好处。”

我信你就是个锤子,论科尔暗暗翻了个白眼。

不过话说回来,李昊刚刚说的那些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就算抛开收容溃兵,训练军队这两项,单单提供武器和军备这一点就让他无比满意。

在吐蕃工匠那都是极度匮乏的高技术人才,正因如此在吐蕃如果一支军队能够全部装备铁制的刀剑,那就能算上绝对的精锐,至于铠甲……那是什么?

衡量再三,论科尔觉得哪怕李昊的条件过份一些,为了武器和军备咬咬牙也要答应

“李侍读有什么困难还请明言,吐蕃人不会让朋友为难的。”

“叔叔……”见论科尔如此大包大揽,松赞干布大急。

他现在是怎么看李昊都不顺眼,想到马上又要被敲诈,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赞普有话要说?”李昊的目光转到松赞干布身上,不无威胁的问道。

“没有。”论科尔敢紧把话接过来,同时对着松赞干布摇摇头:“赞普,李侍读是我们的朋友,他是真心在帮我们。”

见松赞干布重新闭上了嘴巴,李昊耸耸肩膀叹道:“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帮助别人,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更不要说我们还是朋友。只不过……。”

就知道这货不会有那么好心。

听到‘只不过’三字,论科尔心中刚刚对李昊生出的一丝丝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只不过亲王应该知道,我大唐松州粮食产量有限,就算在正常的情况下都需要从其它州府调运粮食过去,更不要说接下来还要接收大批贵国的溃兵,我们总不能接收了他们再让他们都饿死吧?”

“李侍读的意思是?”

李昊嘿嘿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道:“我的意思是修一条长安到黑石山的官道,用来保证粮食的供应,想来亲王殿下总不会让我大唐出人手来修这条路吧?”

论科尔:“……”

你是魔鬼么?修一条从长安到黑石山的官道,你把我们吐蕃人当什么了!

想着,论科尔为难的说道:“李侍读,您这……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修一条从黑石山到长安的官道,没有数十万人根本无法完成,我吐蕃就算想要出力,这人手也不够啊。”

“这个亲王不必担心,我们有新工艺,修路完全不用那么多的人手。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长安城东门外看看,那里正在有官道在施工。”李昊好心的提醒了论科尔一句。

如果不是他还要进宫跟李二汇报这次勒索……谈判的结果,他真的很想带着吐蕃这对君臣去东门那边看看,水泥路呢,修好之后再往松州运粮可就方便多了,不光省时间,运量还大,就算把十六卫调过去一半驻扎,大唐这边也能养得起。

当然,这只是举个例子,毕竟谁也不知道吐蕃的溃兵有多少,而且大唐又是爱好和平的国家,自然不可能往邻国边境调那么多兵,又不是想要打仗,弄那么多兵放在松州干什么。

东宫,御书房,在李二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李承乾与李昊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终于出现了。

一番见礼之后,伟大的皇帝陛下不动声色的问道:“怎么样,可知道那些吐蕃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对视一眼,李承乾上前一步:“父皇,吐蕃赞普打算献上战马五千匹,奴隶一万人,外加黑石山一带的领土来感谢您的庇护。”

“什么?”李二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昨天之前那些吐蕃人还嚣张的威胁要兵临长安,怎么一转眼就怂成这个样子了:“你们两个臭小子,该不会骗朕吧?”

李承乾很满意老头子的惊讶表情,心中暗自得意,表面上却诚惶诚恐“父皇,儿臣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您啊,那吐蕃赞普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为自己嚣张的行为向您至以最诚挚的歉意。哦对了,此番他主动留下当人质,在答应的东西没送到长安之前,绝不擅自离开。”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听着儿子的汇报,李二总觉得怪怪的,心中一动问道:“你们两个该不会是玩了手屈打成招吧?否则那吐蕃赞普怎么可能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李承乾道:“父皇您想到哪里去了,儿臣和德謇真的没动他们一根汗毛。就是承诺庇护他们和那些溃兵,顺便给他们提供武器装备以及帮他们训练士兵。”

李二:“……”

你们两个是猪脑子么?这特么还不如屈打成招好不好!

屈打成招最多是被下面那些‘不明是非’的御史言官弹劾一下,可庇护吐蕃赞普外加他手下的溃兵,还提供武器和装备,这算什么,养虎为患么?

越想越气,刚刚收获五千战马,一万奴隶及黑石山领土的喜悦瞬间化为怒火:“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跟朕商量一下就私做决定,你们……”

眼瞅着李二就要发飙,李昊忙拉了李承乾一把,过话头道:“陛下,臣有话说。”

李二把眼一瞪:“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知道长进,让朕省点心。”

“陛下,您一定是在担心养虎为患吧?”李昊摸摸鼻子,面对李二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细数华夏历史上五百五十九位皇帝,李二绝对是能排进前十的存在,忽悠他可比忽悠松赞干布困难多了。

李二哼了一声:“看来你还没有真的傻到是非不分,但你既然知道养虎为患的道理,为何还要明知故犯。”

“陛下,说到养虎为患,吐蕃残部在我大唐境内驻扎,粮食却由我们供应,一旦发现他们有二心,只要我们断了他们的粮草供应,立刻就让他们变成病虎,所谓虎落平阳被……被……。”李昊说到一半突然顿住,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向李二。

“被什么?”李二脸黑的跟锅底似的:“混帐东西,怎么不说了,到底被什么!”

李承乾见势不对,连忙救场:“父皇,德謇不是那个意思,他的意思是龙游浅滩……”

诶?!这好像跟刚刚没啥区别哦。

李承乾尴尬的挠挠头,主动闭上了嘴巴。

李昊:(′?_?`)

李二:(`Δ′)!

“你们两个不学无术的东西,想气死朕不成……吧啦吧啦……噼里啪啦……!”

李承乾与李昊对视一眼,弯腰,低头,缩脖子。

这节骨眼上多说多错,越描越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等李二气消了也就好了。

半个时辰之后,李二终于骂累了,接过林喜递上来的茶:“接着说,怎么回事。”

“呃……是。”李昊不敢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跳过断粮那一段说道:“臣是这样想的,留下吐蕃残部对我们来说好处是可以更好的了解吐蕃人是如何作战的。另外,我们还可以驱虎吞狼,迫使吐蕃与吐谷浑恶交。最后,如果操作得当,我们或许可以得到一支吐蕃骑兵也说不定。”

李二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异想天开,你当吐蕃人都是傻子,任你摆布不成。”

“事在人为呗,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李承乾见老头子已经消气了,往前凑了凑:“再说吐蕃人也不是白在我们的地盘上驻扎,他们还要负责修一条从黑石山到长安的水泥路呢,所以就算他们不听咱们摆弄,咱也不亏对不对。”

李二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是朕老了还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路子太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