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席君买的惊讶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05
A+ A- 关灯 听书

“一边去,离朕那么近干什么。”按住李承乾的头,将其推到一边,李二重整旗鼓:“李德謇,你吐蕃番人的事情朕交给你了,如何处置是你的事情,朕不会置喙。但你给朕记住,若将来有一天这些吐蕃番人惹是生非,便由你来顶罪。”

“陛下放心,若是那吐蕃人敢生事,臣第一个便不会放过他们。”

李昊此时哪里还有在松赞干布面前的嚣张模样,狗腿的样子连李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摆摆手:“行了,这件事暂时就这样吧,给朕说说你的那个什么什么炮,志玄已经来找过朕好多次了,说是他差点被你一炮轰了,闹着要补偿,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昊挠着后脑勺,一脸懵逼。

林志玄也穿越了?就算他也穿越,我也没拿炮轰过他啊。

努力回忆半天,摇摇头:“陛下,志玄是谁?”

“段志玄!”李二一字一顿,吐出一个名字。

“哦哦,段大将军,想,想起来了,您看我这个脑子哦。”李昊恍然大悟:“不过,他那个左骁骑卫全都是骑兵要火炮干什么呀,那东西重着呢。在没有延展性极好的炮钢之前,铸铁火炮动辄数百上千斤,威力大一些的数千上万斤的都有,我就是给他,他也带不走啊。”

一件武器上万斤?不是开玩笑吧?

李二有些理解不上去,摆摆手:“等等……,你说的那个火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父皇,这个儿臣知道。”李承乾举起手抢答道:“火炮其实就是个大铁管子,把一头封死,里面塞进火药和铁弹,引燃之后‘轰’的一下,铁弹就飞出去了,千步之内挡者披靡。”

科普一下,‘步’其实是会意字,由上下两个‘止’构成,意为举足两次,也就是说,一步的距离为迈出左脚落地之后再迈出右脚,将两次的距离加在一起才是一步,至于一次,那叫跬。

在古代,周时一步大概为现代的八尺,到秦时嬴政改为六尺,等到了唐代,李二改则为五尺。

十尺一丈,一丈三米,换算一下,唐代一步大概就是1.5米左右(诶,根据腿越长步子越大的理论,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千步那就是现代的1.5公里……。

李二被吓了一跳,正色道:“千步……,太子,你可敢为自己的话负责?”

“那有啥不敢的,这是我亲眼所见。”看了李昊一眼,李承乾拍着胸口道:“而且德謇说,等以后弄出更大的炮,可以打出数千上万步。”

‘咕嘟’,李二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千步已经是很可怕的距离了,上万步……。

“德謇,太子所言可真?”李二急声道。

“陛下,太子所言句句属实,不过……”

李昊话还没有说完,李二的眼珠子就红了,打断他道:“还不过什么,速速带朕去看。”

这段时间总听段志玄在耳朵边上唠叨火炮什么的,也没放在心上,琢磨着应该是段志玄看上李昊鼓捣出来的新东西了。

结果没想到,火炮竟是个如此厉害的东西。

千步之内挡者披靡,好吧,别说千步,如果能达到五百步,朕又何必再怕什么草原骑兵,在军阵前面摆上一排,往死里轰就是了。

李靖自从早上起来就觉得右眼皮跳个不停,等到了中午,已经不单单是右眼皮在跳,就连左眼也跟着一起跳了起来。

对此,李靖已经很有经验了,命人将自己的衣甲拿来,穿好之后坐在兵部值房中等着。

中午时分,看着熟悉的宫中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早已经准备好的李靖暗道一声总算来了,起身迎了上去:“公公,可是陛下有召?”

前来传召的太监一怔,此前他已经去过中书省、尚书省,不管是长孙无忌还是房玄龄、杜如晦反应都是十分仓促,只有这位,似乎早已经料到他会来一般,竟然早早就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旋即他便想通了,面前这位毕竟身份非同一般,提前知道一些消息也很正常,笑了笑:“卫公,陛下有召,让你去原长安水师驻地觐见。”

李靖淡定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顿了顿忽然问道:“劳烦公公问一句,我家那个逆子是跟陛下在一起吧?”

“是的,李侍读和太子殿下已经陪着陛下先行一步了。”

嗯,实锤了,病根就在这臭小子身上。

听到太监肯定的答复,李靖的眼皮立刻就不跳了。

原长安水师驻地,也就是现如今的远洋水师驻地。

两个巨大的船坞耸立在码头边上,数不精的工匠蚂蚁一样在船坞里的两艘大船上爬来爬去,吆喝声传来,隐约夹杂着一些异国方言。

驻地里面,冷冷清清小猫三、两只。

除了一些正在执勤站岗的哨兵,半点声音也无。

席君买站在水师大营门前,背着镔铁长枪,在门口两个哨兵的注视下时不时向里面看上一眼。

昨天他认真考虑了一个晚上,觉得虽然翎府解散了,但毕竟原班人马还在,长官还是原来的长官,最多就是换个名字,不来看看似乎有些可惜。

于是今天早上便在工地上辞了工,早饭也没好意思吃,一路打听着便到了这里。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等他来到远洋水师驻地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哪有什么水师,分明就是一间造船厂。

里里外外,进进出出的都是些船匠,其它水师官兵除了门口俩岗哨,半个也没见到。

上当的感觉让席君买有些懊恼,暗道自己怎么就信了那小年轻的邪,跑到这里来碰运气,早知这里就是个造船的地方,还不如留在工地上夯路基,至少那地方能吃饱饭不是。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正打算离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山东声音:“喂,恁是什么人,来俺们远洋水师驻地何事?”

转过身,发现身后大营里走出一个壮汉,衣甲严整,神情严肃。

“没事,就是来看看。”自觉上当的席君买没好气的说道。

“看看,到水师驻地来看看,俺看恁怕不是个细作吧?”

细作,就是奸细、间谍的意思,席君买从一大早就围着水师驻地转来转去,被人怀疑倒也不奇怪。

“哼,区区一座空营,还入不得某家之眼。”

“那恁来干什么,今天恁若说不清楚,便不要走了。”一挥手,营门中一座营房立刻涌出一队军卒,将席君买围了起来。

王文度早就注意到了在营门口乱转的席君买,如果放在登州的时候,他根本不会在乎,上梁不正下梁歪,有王元良那样的刺使在,登州水师对外根本没有任何秘密,连细作都不屑去查探。

可这里与登州不一样,远洋水师有着与其它所有军队不一样的保密制度、训练制度,营中各种机密也多到数不清,再加上直接对皇帝陛下负责这一点,使得王文度警惕性高涨。

席君买有些诧异,根据他的观察,这座大营按说应该是座空营才对,怎么可能还有人在。

扫了一眼围住自己的军卒,席君买冷冷一笑:“怎么,还想强留席某?也好,我席君买正想见识见识远洋水师的厉害。”

王文度一怔:“恁便是席君买?”

“你听说过我?”席君买也是一怔,虽然他自视甚高,但却没觉得自己的大名会传到尽人皆知的地步。

王文度笑着摇摇头,对那些依旧围着席君买的军卒挥挥手:“自己人,都散了吧。”

自己人?席君买正疑惑间,却听拦住自己的军汉说道:“昨天都督派人回来传令,说是有一位叫席君买的壮士今日会来投军,让王某好好招待,不想便是你,刚刚多有失礼,还请海涵。”

席君买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王文度这一道歉,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呃……,刚刚席某也有不对的地方,王兄见谅。”

王文度闻言,哈哈一笑:“哈哈……,什么见谅不见谅的,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都在一个锅里吃饭,说远了。”

席君买眨眨眼睛,有些受不了王文度的热情,正想解释,人已经被王文度拉进了大营。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想自己光棍一条,对应该不至于图谋自己什么,想通了之后,席君买随意了许多,对王文度问道:“王兄,您刚刚说都督,可是李德謇李都督?”

“什么王兄不王兄的,俺叫王文度,以后老席恁直接叫俺名字就成。”王文度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接着说道:“咱们远洋水师都督的确是李德謇李都督,而且恁别看咱们这位都督年纪不大,可在治军方面却是这个。”说着,伸出大拇指比了比。

“是么?”席君买不置可否的一笑,相比别人的介绍,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扫了一眼空空的大营:“王……呃,文度兄,我发现咱们这驻地似乎没有多少人啊。”

想到昨天来人说李昊对席君买此人志在必得,王文度呵呵一笑,也不瞒他:“当然没人,全营的兄弟都去百济那边执行任务去了,留下的都是些老弱。”

“老弱?”席君买嘴角抽了抽:“刚刚那些人都是老弱?文度兄,你可别骗我。”

“骗恁干什么,咱们远洋水师可是直接对陛下负责,选兵严着呢,战兵年龄低于二十岁超过四十岁统统不要,恁刚刚看到的那些人都四十二、三了,体力已经在走下坡路,所以只能留下守营。”

这么夸张么,年龄超过四十岁就不要了?

要知道,在别的军队有很人六十了还在战兵队伍里混着呢。

席君买觉得很受刺激,隐约间又在为自己没有过早离开而庆幸。

要知道,刚刚王文度可是说了,远洋水师是对陛下直接负责的,暗含意思就是这支队伍有着天子亲军的身份。

这对于要做就做最好的席君买来说,简直就是量身定制一般。

正打算再多了解一些远洋水师的事情,却见远处一骑飞奔而来,至大营前高声喝道:“远洋水师王文度何在!”

给席君买递了个稍后的眼神,王文度大步走向营门,同时答道:“王文度在此。”

“王文度,陛下有旨,速速整军迎驾。”来人连大营都没进,与王文度验看了令牌之后,交待了几句转身就走。

席君买当时就懵了,迎驾?迎什么驾?难道是皇帝陛下要来?

卧槽,那可是皇帝啊,在等闲的军队里只怕一辈子都见不到。

而在远洋水师,自己偶然来一趟,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阵仗。

看着只用了不到一百个呼吸就已经将三百人的队伍集合好的王文度,席君买来不及考虑这支队伍的素质如何,快步上前:“文度兄,既然陛下要来,君买先生告辞。”

“哎,走什么。”王文度一把拉住他,转头对身边一个军座说道:“恁,马上去取一套衣甲来。君买,俺估么着恁以后也是咱们远洋水师的人,所以这次就别走了,换身衣服,跟着哥哥一起迎驾,机会难得,错过了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这……”席君买有些犹豫,他自然也知道机会难得,但也知道自己是个外人,王文度此番将他留下,可是担了天大的干系。

“什么这那的,大老爷们儿别那么磨叽,快去换衣服,一会儿就跟在俺身边,俺怎么做恁就怎么做。放心,这次有都督在一边陪着,保管不会出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席君买还能说什么,一拍着胸口保证道:“如此多谢王兄,兄台放心,君买绝不会给远洋水师添任何麻烦。”

“快去吧。”王文度摆摆手,转身继续安排手下军卒去了,将席君买推向不远处的营房。

此时,远处已经隐约间可以看到阵阵扬尘,一直数百人的骑兵队伍已经距离远洋水师大营不远,王文度不敢怠慢,在这边交待一声,立刻又安排人让船坞那边停工,所有工匠全部被驱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