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明年让你当姥爷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09
A+ A- 关灯 听书

当一张老脸黑如锅底的李道宗出现在面前时,看着他手中的黑色实心铁球,李昊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赔上笑脸迎上去,伸手想接李道宗手中的铁球,口中道:“哎呦李叔,这怎么说的这是,怎么好意思让您帮忙把这东西拿来回。”

忍了一路的李道宗哪里会让李昊如愿,闪身躲过,把手里铁球狠狠往地上一摔,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李德謇,你个小兔崽子!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以为砸死了老子就可以霸占老子的家产了对不对!老子告诉你,没门!明天老子就把雪雁给嫁出去,让你死了这条心。”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目瞪口呆,这都什么跟什么,自己对李雪雁的确有好感,可这跟霸占家产有什么关系,这老货的脑回路这么惊奇的么?

李靖原本正在与李二说话,见李道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逮住儿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当时就炸了,撇开皇帝陛下将儿子拉到自己身后:“任城王,你这话什么意思,犬子虽然办事有些毛燥,可品行却是极好,今天你要是不把话说明白,老夫跟你没完。“

呦呵,今天老头子这是唱的哪一出儿,吃错药了?瞅着老头子高大的背影,李昊的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没完就没完,老子还怕你不成。“

急于知道结果的李二见两人夹缠起来没完没了,走上前来将李道宗喝住:“道宗,到底怎么回事,若李德謇真的有错,朕可以为你做主。”

“陛下啊,要不是老臣命大,您今天就见不到老臣了啊!”面对李二,李道宗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指着李昊:“都是这小混蛋公报私仇,老臣敢肯定,他就是瞄着老臣打的那一炮。”

李二深深看了李昊一眼,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把一个面对千军万马的老将吓成这个样子。

李道宗见状,又急赤白脸的补充了一句:“陛下啊,那铁弹落下来的时候,距离老臣的脑袋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啊,这要再歪一点,老臣的脑袋只怕就没了。”

李二愣了一下,想到李道宗所站的位置,大喜:“好,好啊!太好了!李德謇,你不错,好样的!”

李道宗:什么意思?几个意思?他是好样的……那合着我就该死了呗!

虽然明知道李二并没有这个意思,可这话听起来咋那么别扭呢。

李二兴奋过后,似乎也觉得刚刚所言有些不妥,讪讪一笑拍拍李道宗:“道宗,你别介意啊,朕说的是这小子造的火炮好,你想想,抛开差点打到你不说,那可是两千步距啊,这要是给全军都装备上,我大唐铁骑何处不可去得。”

李道宗哼哼唧唧应了一声,黑着脸躲去一边了。

李二说的道理他何尝不明白,可想到自己差点被一颗铁球稀里糊涂给弄没了,他的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亏那小子还跟自家闺女关系不错,平时自己也总把他当女婿看,结果倒好,这小子半点面子也没给自己这个老丈人留不说,还差点弄颗铁弹把自己给送走。

抛开躲在一边郁闷的李道宗,另一边的李昊已经被某个无良皇帝拉到了一边:“德謇呐,道宗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你和雪雁的事他说了不算。”

“呃……”李昊挠挠头,想到自己今年才十、五六岁,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皇帝叔叔,其实……。”

“嗯,朕懂,懂!”李二不等李昊说完就露出了然的表情,拍着李昊的肩膀:“你小子就是不说,朕也会帮你考虑,不过程咬金那个杀才怕是不怎么好说话,让他闺女做小怕是有些困难,你小子想要大享齐人之福怕是要有点波折。”

齐人之福?李昊差点直接当机,急忙解释:“皇帝叔叔,我……。”

李二再次摆摆手打断他:“这事儿你急也没用,那不是有句俗话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实在不行朕帮你想想办法。”

李昊汗都出来了:“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

“朕知道你小子有志气,想要独自解决这个事情,可你要知道,程老匹夫其实很好解决,但是他家里那位崔氏却是个厉害角色,朕怕你搞不定啊。”

算了,爱咋咋地吧!

李昊长出一口气,索性也不解释了:“皇帝叔叔,咱还是说正事吧,其它事情回头再说如何?”

李二点点头:“不错,正事要紧。德謇呢,朕刚刚看了你的火炮,很不错,在距离方面很有优势,至于威力嘛……虎牢关的城墙朕知道有多结实,能一炮轰碎一个垛口,威力必然不差。”

“皇帝叔叔明鉴。”李昊连句完整的话都懒得跟李二说,只想快点把他送走。

偏生李二这个时候兴致很高,拉着他继续道:“怎么样,你这炮能不能多造一些,把十六卫全都给装备上。”

李昊有些为难:“这个怕是有些困难,您知道,眼下咱们的钢材的才质还不过关,造的小了很可能会炸膛,这是很危险的,所以刚刚那些炮已经是最小的了。”

“这样啊……。”李二有些失望。

就在刚才,他亲眼看到七、八个壮汉费了老大力气才将那炮抬起来装到车上,又花了半天时间才运到这里,如此沉重的火炮显然不适合长途运送。

想了想,李二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那么,用来守城呢?多造一些安放在城墙上总可以吧?”

李昊点头道:“只要是固定使用都没有问题,不管是安放在城墙上还是安装上船上都可以,您知道,远洋水师的战船上就有这东西,通过实战检验,效果不错。”

听到这样的答复,李二总算满意了,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先造一千,回头送到边境,朕倒是要看看,那些番邦还有谁敢再来朕的大唐搅虎须。”

李昊:“……”

“怎么?有困难?”见李昊表情有些古怪,李二皱眉问道。

“皇帝叔叔,不是小侄不答应,实在是造不出来。“李昊苦笑道:“具体原因您问长孙伯伯吧。”

“哦?无忌,怎么回事?”李二看向自从开始就一言未发的大舅哥。

长孙无忌对此早有准备:“陛下,非是臣不答应,实在是钢铁产量根不上。您知道,咱们现在每年钢产量只有一百万斤左右,这些钢材不光要打造刀剑等武器,还要打制铠甲。另外,因为钢制滑轮弓的出现,现在还要挤出一部分产量来打造滑轮弓,实在没有更多的钢材来造炮了。”

老长孙说了半天,概括下来就是一句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钢材,我啥也造不了。

李二对此也很无奈,长叹一声:“唉,任重而道远啊,大唐想要崛起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君忧臣辱,主辱臣死的观念之下,长孙无忌苦涩的道:“臣等有罪。”

“罢了。”李二摆摆手,失望的道:“此事不怪你们,人力有时穷,从长计议吧。”

原本热烈的气氛随着李二的一声长叹变的沉闷起来,几个叫嚣着马踏突厥的老杀才也纷纷闭上了嘴巴。

良久,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那个……,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李二瞬间来了精神。

“古语有云,穷则变,变则通。皇帝叔叔,钢铁产量上不去说来原因很多,但归根结底却只有一点,那就是生产工艺限制了产量。所以,只要我们能够改进生产工艺,用更好生产方法代替旧有的生产方式,就一定能够提高产量。”

“嗯,此言有理,就是说了跟没说一样。”李道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挤回了人群中间,听到李昊在大放厥词,不由说道:“钢铁的需求从来都是限制国家发展的因素之一,可几百年了,炼钢的手段一共也就那么多,难道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改进工艺的好处?”

“不错,道宗甚是,炼钢技术发展到现在已经很成熟了,想要改进谈何容易。德謇,你就不要再添乱了。”老头子不知什么时候又跟李道宗成一路的了,将李昊拉到一边呵斥道。

对此,李昊并不怪老头子,毕竟受眼界所限,理解不了每年上亿吨钢铁产量是什么概念没什么错,对自己的喝斥也是出于爱护。

但年产量百万斤似乎也太少了一点,换成吨的话也就五百吨。

以前李昊并不关心这一点,他只知道需要的时候就将作监要,将作监没有就去找长孙无忌,直到前些日子,就连老长孙那里也要不出钢铁,他才知道,原来大唐的钢铁产量竟然如此之低。

年产量五百吨啊,这是什么概念。

李昊别的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当兵那会儿,99a的重量是51吨。

也就是说大唐每年钢铁产量加起来最多也就跟十辆99a差不多。

换成更直观的数据,如果把大唐每年的钢铁产量平均到每个人身上,大概人均年产钢铁十分之一斤,攒上二、三十年或许能打把菜刀。

可怜的……。

给老头子递上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爹,事在人为嘛,以前没有不等于以后没有,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

李二闻言,不等李靖开口再训斥,呵呵一笑:“呵呵……,不错,年轻人有志气。”

“谢皇帝叔叔夸奖。”李昊打蛇随棍上:“小侄回头就去找长孙伯伯商量改进工艺的事情。”

“行,商量吧,别的不说,只要你能让我大唐钢铁产量翻倍,你跟雪雁、音音这两个丫头的事情朕一定给你办妥喽。”

诶?这话怎么说的,弄的老子好像找不到老婆似的。

想老子堂堂穿越者,有理想,有文化,有素质……,长的还辣么帅,难道还会为了老婆发愁?

再者说,程音音那也太小了吧,每次有人提起那丫头,李昊首先想到的就是三年起步。

摇摇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摇出去,李昊尴尬的摸摸鼻子:“皇帝叔叔,您说哪儿的话,小侄可不是为了那两个丫头才打算改进炼钢工艺的,之所以这样做可都是为了大唐。”

“哈哈哈……,朕知道,是朕失言了。”李二见状哈哈大笑,拍着李昊的肩膀道:“你小子好好努力,朕答应你的事情永远算数。”

呃……,答应我的事?答应我什么了。

李昊眨巴着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李道宗在耳边哼了一声:“小子,别做美梦了,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今天也就是程老匹夫不在,若是他在,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是么?”李昊翻了个大白眼给李道宗,仗着自家老头子就在身边,不无威胁的说道:“李叔,您老要是再这样,信不明我明年就让您升极当姥爷。”

李道宗起初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身边老货们纷纷怪笑着拱手道喜才明白过来李昊是什么意思,大怒。

不过,此时李昊已经被李靖一个大脖溜子抽到一边给李二送行去了,想要发火也找不到目标,只能扯着李靖理论。

……

长安城,东市某间客栈中。

一壶老酒摆在桌上,当满满一杯酒被一口抽干以后,论科尔龇牙咧嘴的哈出一口酒气,咂咂嘴道:“赞普何须愁眉苦脸,难道还在为李德謇发愁?”

“叔父,难道您很开心么?您知道我们这次会损失多少么?”松赞干布满脸的苦大仇深,看着科科论不悦的道。

“呵呵……”论科尔笑着摇摇头:“赞普,一万奴隶、五千战马其实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对不对?黑石山那片土地其实也是我们从吐谷浑手中抢来的,就算送给大唐我们也没有真的损失什么。”

“可是我不甘心。”松赞干布一拳砸在桌上。

“不,赞谱,虽然表面上看,我们的确是被一个年轻人欺负了,但实际上李德謇此人却非同小可,抛开他太子侍读,未来皇帝亲信的身份不谈,您以为谁都敢答应我们那样的条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