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 ?炮弹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07
A+ A- 关灯 听书

五百人的玄甲骑兵簇拥着李二不多时便到了水师驻地,不同军种的两伙骄兵悍将彼此对望,一在马上,一下马下,标准的王八看绿豆,野鸡配色狼。

“拜见陛下!”

随着王文度的动作,‘呼啦’一下,三百水师整齐划一拜了下去。

“平身。”李二下了马,来到王文度面前打量着他道:“你就是王文度?”

“回陛下,正是微臣。”王文度微微躬身,激动的浑身直哆嗦。

这皇帝啊,终于见到活的了。

李二点点头,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嗯,不错,在远洋水师好好干。”

“诺!”激动的王文度一下子挺直了腰,郑重的行了个军礼。

越过王文度,李二的目光集中到他侧的席君买身上,看他站的位置职务应该不比王文度低,可他却想不想远洋水师里有这么一号人物。

好在跟在李二身边的李昊适时的站了出来:“皇帝叔叔,这是席君买,我打算以后把水师陆战大队交给他带。”

李二闻言眉毛一挑,他很清楚陆战大队是个什么东西,在翎府与长安水师合而为一之后,旧有名称自然不能再用,李昊这家伙又懒得想什么名字,索性就弄个陆战大队给他们,用来与水军做区分。

也就是说,陆战大队别看人数只有六百左右,但编制却是一府的编制,负责带领他们的至少也得是个折冲都尉。

点点头,李二将目光从席君买身上收回来:“你很看好他?”

“嘿嘿。”李昊露出占了大便宜的笑容,伸出大拇指:“不瞒皇帝叔叔,此人有万夫不挡之勇,绝对的狠人。”

坑货啊这是!听着李昊的介绍,席君买瞬间风中凌乱。

短短片刻之间,先是见到了传说中的皇帝陛下,接着又听到李昊堂而皇之的叫皇帝陛下叔叔。

这些都还好说,只能说未来的顶头上司与皇帝关系比自己想的要亲近,毕竟是皇帝的亲军,可以理解。但万无不挡之勇算怎么回事,真要一万人,那里还用打,踩也踩死老子了。

想解释,可当着李二的面又不敢开口,最后只能幽怨的看了李昊一眼,给他打上了一个小心眼的标签,心中暗暗祈祷皇帝千万别信。

不想,李二却来了兴趣:“哦,此话当真?”

换成其它人或许李昊不敢保证,但席君买在历史上还是比较有信誉的,当下拍着胸口保证道:“小侄敢用人头担保。”

李二点点头:“嗯,你的眼光朕还是比较相信的,也罢,既然你如此看好他,朕又何惜一个折冲都尉之职。”

“谢陛下!”李昊急忙来到李二面前拜了下去,末了还不忘踹了正在发呆的席君买一脚。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懵逼中一步登天的席君买被踹了个趔趄,反应过来:“小人……微臣谢过皇帝陛下。”

直到李二带人走远,席君买依旧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一刻钟之前,自己还是个白身,一刻钟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折冲都尉,想想都觉得不真实,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好不好。

而且……这位都督也太受宠了吧,只凭一句话,就能要来一个至少正五品下的官职。

老家那个曾经高不可攀的县令,老家伙好像六十多了,才是个从七品下,一辈子熬下来还不如人家一句话,想想都有些不值,说好的皇帝陛下任人唯贤在哪里。

跟在王文度身边,席君买远远看着前面混在一群大佬中间的小年轻,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众人来到驻地一角一个偏僻的角落,绕过一处营房,一间混凝土浇筑的仓库出现在众人面前,十个穿着迷彩作训服的军卒警惕的站在大门口,就算见到李二一行,也只是敬了个军礼。

“把门打开。”李昊不好意思的笑笑,来到那些军卒面前命令道。

“是!”守卫的军卒分出四个人将沉重的大门推开,余下六人依旧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这是精锐,而且是精锐中的精锐,看到那些军卒的表现,李二不得不承认,自己嫉妒了。

他手下的玄甲军虽然也可以称得上精锐,可是面对同样的情况,李二敢保证,其它人在开门的时候,另外几个必然是头都不敢抬,只顾着凹造型。

但这些守卫仓库的军卒不一样,他们就算是面对自己这个皇帝,也没有忘记身上的使命,相对来说,李二更喜欢身边的玄甲军能像这些军卒一样,但他却知道,做不到。

“皇帝叔叔,请!”李昊并不知道短短片刻之间李二脑子里转着什么样的念头,见大门已经打开,回身来到他的身边。

仓库里面很干净,也很干燥,火把的照耀下,十门漆黑的火炮摆在靠近西南角的地方,炮身反射着幽幽火光,看上去略显狰狞。

“这就是火炮?”与李二一同前来的老杀才们围上去,摸着冰冷的炮身,好奇的询问。

“对,就是这东西,老子上次就是差点被这东西给轰了。”

回答的是段志玄,老家伙看到堆在一起的十门火炮笑的见牙不见眼,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如果不是拿不动,估计早就扛上一门跑了。

“这东西能打到一千步之外?”李二背着手,远远打量着那些火炮,还是觉得这事儿不怎么靠谱。

事实上别说李二,围着火炮转悠的老货们除了段志玄,没人相信这东西的威力能有那么大。

“这个嘛……,要是不求精度的话,一千五百步也行。”

李二:“……”

是朕说话的语气不对,还是你小子对朕有什么误解,还一千五百步,连一千朕都不信好不好。

不等李二开口,早已经忍无可忍的李靖一个大脖溜子抽在李昊的脖子上:“逆子,陛下问你话你就好好说,再敢妄言当心老夫回去打断你的腿。”

李昊被抽了一个激灵,再也不敢隐瞒:“别别别,我说实话还不行么。这东西最远能打到两千步左右,不过这个距离已经没什么威力了,而且炮弹的落点也不确定。”

李靖:“……”

李二:“……”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两千步,是把这东西搬到一千五百步之外打的吧?

段志玄作为过来人,是众人当中除了李昊最有发言权的一个,见众人质疑,急道:“哎呀,说那么多干什么,这里这么多炮,随便搬出去两门,打两炮试试不就知道了。”

“不错,段大将军言之有理,搬两门出去试试。”有了段志玄的建议,老货们一呼百应,纷纷表示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

但在李昊看来,老货们就是看热闹不赚事大,吃饱了撑的。

不过好在有了李道宗和唐俭的前车之鉴,倒是没有人出来打赌,这让原本有些小期待的李昊有些小小的失落。

铸铁的炮身很快就被架到水泥制成的炮架上,守卫仓库的军卒顺带还搬来了十个药包和十发铁弹。

药包里面装的是早已经配制好的黑火药,这是为了打仗的时候可以尽可以的加快装填火药的速度,同时避免炸膛所做的措施,药包里的黑火药不管是份量还是质量全都一模一样。

李二等老货们好奇的看着身穿迷彩作训服的军卒熟练的完成清理炮膛,装填火药、铁弹的工作,一个个化身好奇宝宝,看那模样就差没钻进炮膛里面看看了。

时间不大,完成了装填任务的军卒跑来向李昊汇报:“都督,已经准备好了,虽然可以发射。”

李昊瞥了一眼就差拿个小板凳再抱个西瓜啃的群众,叹了口气道:“唉,既然弄好了,那就打一炮试试,先把仰角调高,试一下最大射程。”

“等等。”还没等那军卒离开,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李昊一见来人乐了:“哟,李叔,有事儿?”

李道宗哼了一声:“小子,两千步是吧?”

“昂,差不多吧。”

“行,老子去两千步之外等着,要是你这火炮打不了那么远,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李道宗说完也不等李昊同意,叫上两个玄甲禁军,迈开大步就向远处走去。

上次在朝堂上差点改名叫宗道李的事情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总想找个理由来狠狠教训这个长安第一祸害一顿,现如今,这祸害自己送上门了,自然不能错过。

李昊无语的看着李道宗的背影,以前总是听人说无知者无畏,今儿算是见着真人版的了。

在他的概念里,不管是试枪还是试炮,敢用自己身体来做标尺的,除了刚刚离开这位,还真就没听说有第二个。

正想着要不要把李道宗叫回来,李二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上来:“德謇,有把握没有?”

看到李二,李昊顿时有了主心骨:“把握肯定是有,就是您能不能把任城王叫过来,我怕……。”

“你小子怕什么,莫非怕他回来揍你?这个你放心,只要你这火炮能打到七百步那么远,朕保证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见李二满不在乎的样子,李昊有些着急:“不是,皇帝叔叔,您听我说啊,咱这炮里面没有膛线,炮弹打出去超过一定距离就没有准头了,我怕……。”

李二脸色一沉:“你还怕什么,莫非你刚刚真是在骗朕?这炮连七百步都打不了?”

“那倒不是,我就是骗我爹,也不敢骗您啊。”

李昊正急赤白脸的解释着,刚刚李道宗带走的玄甲禁军已经回来了,李二一见立刻打断李昊:“好了,道宗那边应该已经到位了,你也快开始吧。朕出来很长时间了,宫里还有许多公务,这边早点有了结果,朕也好回去。”

李昊理智的闭上嘴巴,看了看李道宗离开的方向,在心中安慰自己,两千步,炮弹飞到那边早就不知落点在哪里了,应该没那么准落到那老货的头上。

想到这里,李昊好话不说,直接从军卒手中拿过火折子,往炮身上的引线上一戳。

……

李道宗站在空无一人的荒野之中,远处的水师驻地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以下,站在他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半点影子。

老家伙撇撇嘴,找了块石头大马金刀的坐了上去。

“两千步,开什么玩笑,老子这辈子就没听说过有什么武器射程能达到这个距离的。”

“不过话说回来,等下回去要怎么收拾那小子呢?打断腿肯定是不行,雪雁那丫头非跟我翻脸不可。”

“要不就抽一顿鞭子?似乎也不太好,那小子天生一张巧嘴,万一在雪雁那告老夫一状,却也不好解释。”

“哎呀,你说这叫什么事啊,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这么白白放过?”

等待的空当,李道宗想来想去,喃喃自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精神病。

最后老家伙把心一横,闺女爱咋想咋想,总不能有了女婿就忘了老子,该打还是要打,否则自己这个老丈人的脸往哪里放。

‘轰隆……‘隐约间,天边似乎似来一声闷雷,独自盘算的李道宗抬起头,正打算分辩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

‘哐’。

陡然间,一颗比拳头大了两圈的黝黑铁球落了下来。

不偏不倚,正砸在左腿的右边,右腿的左边。

李道宗:“……”

‘咕嘟’,一口唾沫艰难的咽了下去,冷汗‘嗖’的一声就下来了。

看着慢悠悠滚落在地的黝黑铁珠,想到这东西再往上半寸的后果,李道宗老脸一片惨白,眼角狂抽:“这,这小兔崽子,是特么是打算要老子的命啊。”

……

一声巨响过后,李二及一群老货的目光便死死的盯着前面五、七百步的地方。

然而,半晌过去了,肉眼可见之处,没有半点铁弹落下的反应,似乎刚刚那一炮没有发射任何东西。

炮弹去了哪里?众人面面相觑。

许久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发现的李二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炮弹没有打在近处,那就一定是飞的很远,两千步或许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