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我是来还金子的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22
A+ A- 关灯 听书

噼里啪啦,脚步声响起,程处默鸡头掰脸从下层甲板冲上来,也不管雷耀只扯住王文度:“姓王的,老子的炮呢,是不是让你卖了换酒喝了。”

“小公爷不要胡说。”战舰上还有许多远洋水师官兵上来参观,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雷耀插入两人中间。

可程处默那是什么性子,怎么可能被他三言两语劝住,当下把眼一瞪:“怎么着,这里面还有你姓雷的好处?我说这战船怎么驴粪蛋子表面光呢,敢情是你们两个做的套,只留下最上面的武器装备,下面的都拿去卖了。”

这说的还是人话么,雷耀被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哼哧哼哧道:“程小公爷,人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你哪只眼睛看到雷某倒卖军资了。”

“没倒卖,那炮呢,下面两层甲板的六十门火炮在哪儿呢。”程处默咋咋呼呼的嚷嚷着,丝毫没把雷耀和王文度放在眼中。

马上就要轮到他巡逻了,本以为可以带着这三艘巨舰出去得瑟一圈,结果三艘大船就是个样子货,除了最上层甲板上的那几门炮,底下竟然全都是空的。

就在场面异常尴尬的时间,后面的长孙冲和李震终于是追了上来,左右架住程处默道:“处默,你又发什么癔症,走,跟我们回去。”

“俺不回去,今天他们不把卖掉的火炮还回来,老子就不走了。”

“扯蛋,火炮那东西又不是刀剑,谁买那东西回去干什么,难道留着槌衣服?!”

长孙冲翻了个白眼,他是真拿这个憨憨没办法,怼了他一句,便与李震合力将其拖了下去。

老实说,在听到‘汉’级战舰全部装备之后长孙冲和李震也是兴奋的好半天,都是带兵打仗的人,谁能不喜欢自己手上武器强大。

可问题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长孙冲自己家就是开冶炼坊的,他很清楚大唐一年的钢铁产量总数不过百万斤左右。

而他们用的这些火炮,每一门的重量都不下于千斤。

三舰战船如果按照设计方案来装备,那就是两百一十门火炮,总重量达到二十万斤往上,那可是全国钢铁产量的五分之一。

除非他姑夫李二疯了,否则绝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钢铁来武装一支水师。

当然,就算李二真的疯了,朝中那些大臣也不可能同意,毕竟大唐军方主流还是以陆军为主,十六卫的老杀才们绝不可能同意朝庭拿出这么多钢铁投入水军。

经过长孙冲的认真分析,程处默总算是消停了不少,抱着没鱼虾也好的想法,再次登上了战船,哼哼唧唧的配合着王文度做着出海的准备。

长达数月的海上封锁,百济上下也都受不了了。

作为一个靠海为生的国家,片帆不得下海的结果就是百姓生活质量越来越差,偏偏他们又打不过远洋水师,最后只能把怒火发泄到自家朝廷身上。

数月时间,百济国内的暴乱不尽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扶余章常常忙的是两头不见日头,不断向各处派兵镇压。

但就算这样,依旧是按下葫芦起了瓢,西边叛乱刚刚平息,东边又开始折腾,东边还没折腾完,北边又乱了。

什么?南边?

南边就是大海,海里就是胆小如鼠连旗帜都不敢挂的大唐水师,这个……这个葫芦漂的时间有些长,有些不好处理。

但扶余章是谁,大百济的虎王,怎么可能让自己家门口存在这样一个不安定因素。

这一日,好不容易处理完公务,难得早早下班一个时辰,扶余章叫来自己的心腹,共商大计。

“诸位,都说说吧,大唐的水师眼下就堵在咱们家门口,你们可有什么好办法?”

坐下一片寂静。

若是有办法,外面那支隔三岔五就在自家海岸线耀武扬威一翻的大唐水师早就被赶走了,怎么可能让他们一直帮着自家巡逻。

“怎么,都没办法?”扶余章等了半天,见没人回答,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见王上不高兴了,丞相勉为其难站了起来:“王,老臣觉得,我们可以试着与他们接触一下。”

“接触个屁,那些唐人见到海上飘着木板都会打上一炮,我们怎么与他们接触,难道游过去?”有人对丞相的话进行了驳斥。

这么长时间,他们不是没有试着与唐军接触,可问题是他们的船根本靠不过去。

只要他们出现,迎接他们的立刻就是劈头盖脸一顿削,到了现在已经没人再敢驾船出海去跟大唐的战船碰面了。

扶余章见气氛再次变的尴尬,咳了一声:“承相,你不要管他们,有什么话只管说,便是说错了,孤也不会怪你。”

“是。”丞相虽然刚刚被怼了一句,但老于世故的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恭恭敬敬答了一声,继续说道:“王,非是老臣不知与唐人接触的困难,实在是咱们无法继续跟他们耗下去了,所以老臣以为,不如想办法与他们接触一下,探探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然后先暂时想办法稳住他们。”

丞相刚刚说完,下面刚刚说话那人又不干了,怒斥道:“喂,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让我大百济向区区只有几艘战船的一伙毛贼投降?”

丞相不满的瞥了那人一眼。

尼玛,不投降怎么办,泰山不是堆的,火车不是推的,吹牛·逼也要有个限度不是。

老子倒也不想投降,可是眼下国内都什么样了,说是举国叛乱都不为过。

是,眼下国内是有些底子,可以撑得住。

可以后呢,要是继续乱下去怎么办?

平叛倒是容易,可最后死的还不都是百济的百姓。

百姓被杀光了,国家的赋税从哪里来,过了今年明年不过了,后年过不过了,难道大家一起喝西北风去!

继续不理那人,丞相开口道:“只要我们可以稳住外海的那些唐人,接下来便可派出使团出使大唐,向大唐皇帝陈述此事,作为宗主国,唐皇不做为,放纵属下私掠属国,这样的名声若是传出去,只怕唐皇也承担不起。”

“不错,承相说的对,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扶余章点点头:“不管外海那支唐人舰队是唐人的军队也好,真正的海盗也罢,相信唐皇都不会对此事放任不管。”

抓住重点之后,扶余章有点小兴奋。

只要能够把外海那些唐人赶走,他相自己完全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平定国内的叛乱。

到时候再与高句丽联合,一同瓜分新罗。

“办法倒是不错,但是丞相,我很想知道,谁去与唐人接触呢,难道是你本人?”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让丞相大人火冒三丈,忿而起身:“老夫在百济做了十余年丞相,早将生死置于度外,此次老夫便去走上一趟又能如何。”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那啥抓不住流氓,丞相这次是真的拼了,独挑大梁,拍着胸口对扶余章保证,如果不能安抚好外海的那伙唐人,情愿提头来见。

把个扶余章感动的,当场允诺,由丞相之子继承他的位置,马上执行。

丞相:“……”

……

苍茫的大海上,一只小小的舢板船摇摇晃晃的漂着,百济丞相怀里抱着一根拐杖,上面挑着一面纯白色的旗帜。

船舱里面,摆着四口大小相同的箱子,箱盖打开,里面的东西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四箱黄金,总重不下五百斤,压的小船吃水甚深。

丞相时不时就会低头向那些金子看上一眼,心中暗暗祈祷自己的判断不要出错。

经过数次与远洋水师的接触,他认为这支唐人的军队应该有种可以观察极远地方的神物,否则断不可能每次都很巧合的提前发现百济船只。

而事实证明,他猜的的确不错。

巡逻的海船上,百无聊赖的程处默在距离他的小船还有十余里的时候,便得到了瞭望手的通知:“程校尉,前面发现一只百济人的小船,打着白色的旗帜,看样子是来投降的。”

“照规矩来,这种事还用老子吩咐么。”程处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不在乎的吩咐了一声。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出海这么多次,打沉的百济船只不下二十余只,已经成了惯例。

奇怪的是,这一次瞭望手并未就此离开,反而露出为难的表情:“校尉……”

“怎么?老子说话都不好使了?”

“不是。”瞭望手连忙摇头,指了指远处道:“校尉您还是去看看吧,小人觉得他那船上有古怪。”

“古怪?”程处默被勾起了好奇心,坐直了身体:“走,一起去看看。”

船头,王文度早程处默一步赶到,此时正架着望远镜向远处观望,虽然看不清楚船上之人的长相,但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面白旗,以及……船上闪闪发光的物品。

因为距离的关系,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无所谓,反正对方只有一条小船,等再近一些应该就能知道他船上是什么了。

身后脚步声传来,王文度扭过头。

“老王,来了哈!”程处默咧开大嘴打着招呼。

“程小公爷。”王文度点头回礼。

虽然都归远洋水师管辖,但水军与陆大战队完全属于两个体系,双方互不统属,倒也不必非要强调什么军中规矩。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随手掏出属于自己的望远镜,程处默一边向远处望,一边问道。

“看上去像是百济官员,估计是来谈判的。”早已经观察过小船的王文度说出自己的判断。

茫茫大海之上,并不存在被埋伏的可能,所以他并没有下令停船,反而让整个船队向着对方驶去。

随着距离一点点接近,程处默的嘴越咧越大,最后竟不自觉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用肩膀撞了王文度一下道:“老五,咱们发财了,那老货船上装的是金子。”

“哦?”王文度先是一愣,接着飞快的抽出望远镜,向前看去。

但见得对方小船之上,竟然摆了四口大小相同的箱子,箱盖打开,露出里面闪闪发光的黄白之物。

还真是金子,这人到底干嘛来的?

王文度狐疑的收起望远镜,命令水手警戒的同时,也让他们将床弩和火炮全部调整到击发位置,原本不应该出现任何人的海域里突然出现一个带着四箱黄金的百济官员,不管怎么看都不大正常。

巨大的海船越来越近,百济丞相的嘴巴也越张越大,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揉揉眼睛,再仔细看看,一切都没有变化。

大唐这是把城池修到海里来了?否则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船。

跟这艘巨舰一比,百济最大的战船就跟人家孙子差不多,站在最高处也不见得能摸到人家的船舷,这尼玛完全没有可比性好不好。

苍天啊,大地啊!这次如果有命回去,一定要建议王上迁都,说什么也要把王都搬到内陆去。

否则若是大唐想要进攻百济,只要把这大船往王都靠河的城墙那一停,估计连跳板都不用,直接就能进城了。

因为过于震惊,以至于让百济丞相忽略了对方的战舰并没有对自己开炮,甚至直到自己的小船被对方掀起的海浪冲开四、五十丈,他才回过神来。

但听对方船上有人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阻拦我家大王。”

装的可真像,信你老子就是个锤子。

百济丞相翻了个白眼,打死他都不相信谁家海盗有能力打造如此巨舰。

不过话说回来,大唐皇帝也是够了,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吧,我们不就是打了新罗一顿么,你就弄这么大一艘船来吓唬我们。

摇摇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都从脑袋里摇出去,百济丞相打起精神,扯着嗓子喊道:“小人是百济丞相,前些日子敝国水师在海边捡到大王们遗失的几箱黄金,小人特地给大王们送来。”

海船上,喊话的水手:“……”

捡到我们遗失的黄金……,还几箱?编故事也要认真点好不好,真当老子们都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