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二章 咱家大船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20
A+ A- 关灯 听书

就在长孙冲和程处默讨论的热火朝天时,有人敲响了房间的门:“报告。”

“进来。”房间中三人对视一眼,坐正了身体。

‘嘎吱’,遮挡作用远大于安全作用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露出冯羌略带欣喜的黑脸。

“老冯,有事么?”程处默问道。

冯羌是陆战大队的人,手下有两百精锐士卒,在远洋水师的编制里算得上中级军官,也是程处默手下的头号打手。

能让他来到中军,显然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冯羌在对三人行了礼后,笑嘻嘻的说道:“程少,登州水师的王文度来了,带来了三条大船,轮值的两百水军,另外还有火药之类的物资。”

远洋水师因为受限于战船的数量,无力在本土与海外来回奔波,甚至就连出海巡逻,也是换人不换船。

如今听说又有三条大船,长孙冲兴奋的跟什么似的,一下子跳起来:“来的是什么船,现在停在什么地方。”

“海船,大海船,比五牙战船还要大,已经停在码头上了。”

冯羌刚刚回答完,房间里就像刮过龙卷风一般,桌椅倒了一地,长孙冲等三人脚底像生了风火轮,顺着敞开的房门就窜了出去。

海船啊,朝思暮想的海船啊。

长三十丈,宽八丈,大小相当于五牙战船的一个半。

三人不止一次听李昊描绘过海船的样子,眼下实物终于出现了,如何能不激动。

耽罗岛新修建的码头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远洋水师除了正在执勤的人手,其余人等全都涌上了码头。

在码头的四周,数不清的耽罗人跪在地上,朝着停泊在码头上的巨大战船不住的磕头。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被新罗护卫簇拥着的金胜曼目光复杂,远远望着那几艘巨舰发呆。

思绪飞舞,不知不觉回到了一年多以前。

在那个简陋的船坞中,金胜曼倚着树干,目光中带着不屑:“李德謇,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但同时,我也不得不说,你是一个极度愚蠢的人。”

“为什么?”李昊不为所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金胜曼指着远处忙碌中的船匠:“他们,在新罗都是些很普通的匠人,在造船方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当然,或许你运气真的不错,金俊英给你搞来了很多高手,可你不要忘了,他们就算技术再好,造出来的船也不可能比新罗的战船强大。”

“呵呵……”李昊露出迷一般的笑容,好半晌才指指自己的头:“这里很重要,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你要敢想,然后再向着目标不断努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些匠人不必知道自己要打造的东西是什么,他们只要照着我的意思去做就好。”

思绪回到现在,金胜曼的嘴角微微翘起,口中喃喃:“你到底还是打造出了属于大唐的战舰,真不知道我是应该祝贺你,还是应该诅咒你。”

身边从人并未听清金胜曼说的是什么,她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三艘巨舰所吸引,望着几个被簇拥着登上战船的身影,其中一人小心提醒道:“公主,长孙冲他们来人,我们要不要……靠近些?”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凝滞的目光变的灵动,金胜曼点点头:“嗯,我们也过去看看。”

分开人群,来到码头的入口处,四个正在执勤的陆战大队军卒对视一眼,同时行了一个军礼:“公主殿下。”

“让开。”金胜曼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傲娇,引得身后从心一阵担心。

这可是大唐最精锐的军队,如此不给面子真的好么,万一起了冲突,吃亏的可是自己一方啊。

没想到的是,四个执勤中的军卒并没有丝毫不快,只是露出苦笑:“公主殿下要进去,我等不敢阻拦,但……,您最多只能带上两位随从。”

“哼,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本宫主会趁机破坏战船不成?”金胜曼脸色微微一沉。

四个军卒也不争辩,只是说道:“吾等所受军令便是如此,望还望公主殿下不要为难吾等。”

金胜曼咬了咬牙,她很清楚,如果李昊在这里自己或许还能够通过一哭二闹三上吊来解决问题,可现在李昊不在,长孙冲等人看在他的面子没有为难自己已经是留了余地,争论下去只能自讨没趣。

郁闷的点点头,收起争胜之心,回身对身后两个女侍道:“你们两个,跟我走。”

“是!”两个女侍应了一声,紧随其后,进了码头。

行至近处,在远处看着就无比庞大的战船更显狰狞,舰首处巨大的撞角以撕裂苍穹之势斜指长空,舰身两侧上下两排漆黑的孔洞里面不知藏着什么。

仰头向上看,船舷距离地面高达两丈有余,隐约间可以看到一排排闪着寒光的利刃,像是恶魔正在不断眨动的眼睛。

登上战舰的甲板,上面再也没有了高达十丈的楼宇,有的只是三根需要两人合抱的粗大桅杆,桅杆上挂着几乎可以遮蔽天空的巨大船帆。

甲板宽度近八丈,空旷的可以在上面跑马,数不清的货物正不断从甲板下的船舱里面被搬上来,看上去好大一堆,但却只占了甲板上很小的一块地方。

游目四顾,可以看到甲板的四周是数不清的床弩,手臂粗的弩枪斜插在上面,两尺长的铁制枪头泛着幽幽寒芒。

脚下这条船已经不能用战舰来形容,在金胜曼看来,它完全就是一只狰狞而凶残的无古巨兽,它已经磨利了牙齿,正欲择人而噬。

金胜曼很难想像,新罗的战舰在面对这样一只巨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估计最好的结果应该就是船毁人亡,稍有不甚,化为齑粉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德謇啊李德謇,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

站在舰首,金胜曼无语望向苍穹,此时她能做的,就是努力保证让新罗永远不要与大唐为敌,或许……成为大唐的附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此时在另外一条船上,长孙冲三人已经笑成了三个傻子。

一会儿到到船头,一会儿又跑到船尾,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又摸摸那里,哪还有平日最威严的样子。

王文度与雷耀站在一起,感慨的望着三位在长安享有盛名的少年公子,脑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雷耀实在看不下去三人的丑态,苦笑道:“王都尉,让你见笑了,这三位平时其实还是很稳重的。”

王文度苦笑摇头:“雷副都督,王某何尝有笑人之心,想王某第一次见这大船之时,连这几位都不如呢。”

“是啊,如此巨舰,雷某也是第一次见。”雷耀感同身受的点点头,如果不是人到中年变的稳重了许多,此时只他自己已经趴到甲板上去了。

“雷副都尉,不如王某给您介绍一下这三战舰吧。”

王文度虽然以前便与雷耀认识,但那时候他是登州水师之人,与远洋水师互不统属。

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彻底成了远洋水师之人,自然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好在雷耀也是个圆滑之辈,在王文度面也倒不摆副长官的架子,点点头着说道:“王都尉能说说自然再好不过。不过,以后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私下里王都尉完全不必如此正式,叫我一声老雷便可。“

“这如何使得,军中有军中的规矩……。”王文度连忙谦让,长官客气是长官客气,他这个做下属的可不敢真的这么叫,除非他以后不想干了。

但雷耀也有他自己的打算,表面上看,王文度是他的下属,可此人半年前还是登州水师的折冲都尉,现在却改换了门庭,投了远洋水师。

不管是此人背后有门路,还是自家都督特地把此人弄到远洋水师,都足以说明此人背景非同小可,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谁也说不清楚,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称呼惹来不快。

当下把手一挥,半开玩笑道:“有什么使不得的,就这么定了。说来雷某也就是与都督相识在先,这才得了副都督的职司,若是王兄先来,说不定雷某还要称你一声副都督呢。”

“这……好吧。”王文度见雷耀态度坚决,不似作伪,当下抱了抱拳:“小弟王文度见过雷兄。”

“哎,这就对了。”雷耀哈哈大笑,拍拍王文度的肩膀道:“来来来,快跟我说说这战舰的事情,如此雄壮的战舰可是咱们水师梦寐以求东西,你要是再不说老雷我可就要被你给憋疯了。”

自打从长安出发,王文度一路上忐忑不已,生怕再遇到像王元良那样的主官。

如今见雷耀如此态度,心中不由一松,暗道一声今后日子好过了。

心情舒畅之下,也不含糊,笑着说道:“雷兄,咱们脚下这艘战舰,是咱们都督亲手设计,亲自监督打造出来的,命称暂定为‘洛阳号’,等级为‘汉’级。”

雷耀拦了王文度一把,打断他道:“‘汉’级?文度,这船叫‘洛阳号’我可以理解,但这个‘汉’级是什么意思?”

“哦。”王文度这才反应过来,给战船定级的事情雷耀并不知情:“‘秦’,‘汉’,‘唐’这三个是都督根据战船功用、大小、携带武器总量所定的等级,就跟咱们朝庭官员的品级差不多。”

雷耀眼角狂抽,舌头打卷:“‘秦’,‘汉’,‘唐’,这,这么说咱,咱脚下这,这船,还,还不是最大的?”

“当然不是,战舰的话,‘汉’级理论上排在第三位,前面还有‘秦’级,至于‘唐’级,那是陛下的座舰,按说全国应该只有一艘。”

雷耀一脸懵逼:“天啊,这么大的船才是第三级,要是陛下的‘唐’级,那要多大啊。”

“雷兄,事情不是这么理解的,陛下的座舰根本不可能用来作战,也就是说,我们能够使用的战舰,‘秦’级就已经到顶了,‘汉’级虽然理论上算是三级战舰,但实际上它也可以算是二级战舰。”

雷耀苦笑道:“王兄,别管是三级还是二级,重要的是,这艘船已经够大了,雷某实在无法想像‘秦’级战船会有多大。”

“‘秦’级嘛……,我听都督的意思,长度至少要到达四十丈,宽度十二丈,可携带火炮一百门,床弩四十架,船员一千两百人,共有上下三层甲板……。”

“停,别说了。”雷耀只觉得一阵眩晕,摆手示意王文度暂停,长出一口气道:“还是说说咱们这艘‘汉’级好了。”

“也好,那就是说说‘汉’级。”王文度点点头,说实话,当初他听到这些数据的时候也觉得有些不真实,像是在做梦:“‘汉’级舰,也就是我们周围这三艘,长度三十丈,宽八丈,全高六丈五,舷高五丈三,吃水一丈三,全舰以风为动力,共有主帆三张,侧帆五张,前三后二。

另外,‘汉’级战舰同样是三层甲板,除去上面这一层,下面一共还有两层,每层装有火炮三十门,最上层甲板前后各有火炮两门,两侧各有火炮三门,除去这些火炮,最上层甲板两侧各有可移动床弩十架,每架床弩配弩枪十。

载员的话‘汉’级战舰可载员九百人,其中水手三百,战兵六百。”

雷耀觉得自己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在这些‘汉’级战船到来之前,五牙战船凭借五门火炮就已经在百济海域横行无阻。

现如今‘汉’级战船来了,一艘船就携带了七十门火炮,另外还有床弩二十架,这是要毒打百济小朋友?

就百济那几条破船,用上‘汉’级战舰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个扶余章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惹得自家都督拿出如此大的一件杀器来。

正感慨要不要带着船去百济炫耀一番,却听王文度又在边上嘀咕了一句:“不过……雷兄,这些都是纸面上的数据,实际上,这三艘战船,除了甲板上的火炮,下面两层甲板都是空的。”

什么?空的?

雷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