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六章 ?虎王妙计安天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27
A+ A- 关灯 听书

“我们走。”喊杀声越来越近,扶余章决定不等了。

五千精锐,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要有时间,一切都不是问题。

至于八大氏族,他们愿意在这里等就让他们等好了,最好那支大唐偏师能够把他们包了饺子,这样自己将来还能少些负担。

丞相目光闪烁,看了看八大氏族的方向:“王,咱们撤了,那他们……。”

“孤说撤就撤,我管他们去死。”扶余章粗暴的打断丞相,夜幕中,眸子里闪过一抹血红,连‘孤’这样的自称都丢到了一边,直接用上第一人称‘我’。

你声音大,你有理。

丞相迅速选好站队,抬手招来水军统帅,将战略转移的事情吩咐了下去,百济国主御驾亲征,撤退是不可能撤退的,就算真要撤退……那也得叫成战略转移。

牵一发而动全身,扶余章这边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八大氏族的注意,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自心底升起。

作为王室,扶余章不在乎五千精锐的死活,可八大家族不行啊,岸上那一万五千左右的战兵可是他们的命根子,要是折在这里,不说回去如何向家主交待,能不能保住老命都是个大问题。

就是这么一犹豫的功夫,扶余章率领的数十艘战船已经与他们拉开了距离,渐渐消失于夜色之中,等八大氏族的代表反应过来想要去追的时候,海面上异变陡升。

“轰轰轰……”惊天的炮火,流星般的铁弹刺破黑暗,携雷霆万钧之势,砸碎了他们的后路。

“逃,快逃,唐军杀过来啦!”

慌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直接揭破了这支大唐偏师的身份。

为了防止那人继续喊下去,一个苍老的声音高声骂道:“解家的,你特么是不是傻,你揭破了他们的身分,我们还走得了吗!”

夜色中,这声音传出老远,顺着海风隐约飘进战舰上长孙冲的耳朵,引得这位长孙家大公子面露古怪之色:“这老头儿信心很足啊,是什么让他觉得不揭破我们的身份,就能安全离开呢?”

身边护卫头子似笑非笑道:“公子,那就让他们试试呗,万一这老头儿真的很命硬呢。”

长孙冲咂咂嘴:“那就……试试?”

“嗯。”护卫头子重重一点头。

他是远洋水师出征之前被长孙无忌派到大公子身边的,刚刚出海的那段时间,他并不看好这几个少年的未来,只把这一切当成少年人的胡闹。

现在,一切都变了,远洋水师已经在百济外海站稳了脚根,非但没有灰溜溜的退回长安,反而成了百济虎王扶余章的心腹……之患。

人就没有不想着上进的,护卫头子也是一样,局势一片大好之下,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消极怠工的萎靡,取而代之的是蓬勃的朝气。

那个刚刚参军,一腔热血的青年在这一刻又回来了。

海风的催动下,三艘‘汉’级战舰速度快的让人不可思议,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便拦住了百济八大氏族的后退之路。

船身微侧,十五门火炮炮口入喷射出数尺长的膛焰。

虽然与后世的战争之神相比,它们还稍显稚嫩,但好歹也算是初具神格,一声声雷鸣般的怒吼中,百济战船连反击都做不到,直接被撕扯成无数碎片。

长孙冲一张俊脸在膛焰的映照下忽明忽暗,显得有些扭曲、狰狞:“打,给老子狠狠的打,你们的都督虽然没给你们送来足够的火炮,却送来了足够的火药,今天你们谁要是因为心疼那点火药对百济人留手,老子就让他永远摸不到炮。”

“诺!”隆隆炮声中,军卒们很是兴奋。

其实就算长孙冲不说,他们也不会心疼那一点点火药,毕竟可以随心所欲开炮的机会不多,而且这玩意儿比岸上那些陆战大队牲口们所使的大麻雷子过瘾了不知多少倍,傻子才会心疼那一点点的火药。

五里之外,望着身后燃起的冲天大火,扶余章身边的百济丞相心中清楚,八大氏族的船队完了,彻底完了。

想到如果不是王上果断下令后撤,如果自己当时再多犹豫一会儿,此时被围在那里群殴的应该就包括自己,冷汗就不由自主流下来。

“别看了,八大氏族……完了。”就在百济丞相忍不住后怕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扶余章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兴奋。

“王……”

扶余章抬手打断丞相,微笑道:“是不是觉得孤王心狠?”

“老臣不敢。”面对一反常态的扶余章,丞相连忙低下头,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眼中的震惊。

肩膀被轻轻拍了两下,扶余章的声音幽幽传来:“八大氏族,说的好听是国之柱石,说的不好听,就是国家的蛀虫。丞相,孤自基位以来,禅精竭虑想要振兴百济,不惜发动战争也要给我百济子民留下一块更大的国土。可八大氏族在干什么,他们在忙着争权夺利,忙着瓜分孤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你说,朕还能留着他们么。”

这话很不好接,丞相把头低的更低了。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个局。

对于扶余章来说,胜了固然可喜,既消灭了大唐偏师,又得了大唐最新的战舰和那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败了也没什么,正好可以借大唐偏师的手给八大氏族狠狠一刀。

至于八大氏族的反应,在损失了一万五千战兵之后,他们若是消停的忍气吞声也就罢了,若是敢吱唔一声,扶余章绝不介意再次挥起手中屠刀。

总之,这次偷袭耽罗岛最大的赢家并不是大唐偏师,而是这位虎王。

接下来只要他能平息海外那支大唐偏师的怒火,百济将会成为他的一言堂,再也不会有人对他的命令发出任何质疑。

好可怕的算计。

‘啪’。

一只手落到肩上,丞相被吓了一跳,急忙躬身:“王,您有什么吩咐。”

“吩咐谈不上。”扶余章的声音温和,带着一点点小兴奋:“孤过几日还要麻烦你走一趟耽罗岛,这次多带些金银,做为对大唐偏师的补偿。”

“是!”丞相苦着脸应道。

见识了扶余章的很辣手段,他就算心里再不愿意,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扶余章很满意丞相的态度,笑着点点头,继续说道:“记住,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平息他们的怒火,孤不计一切代价。”

“是!”

见丞相很识趣,扶余章摆摆手:“好了,下去吧,孤要一个人静静。”

海风轻抚,扶余章惬意的张开手臂,似是要将这一片天地都拥入怀中。

这是他自继承百济王位以来,第一次觉得如此轻松,八大氏族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对他形成掣肘,待回到王都,便是他一展抱负之时。

耽罗岛的战斗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就在长孙冲带人将海上漂着的八大氏族堵在那里的同时,岸上的那些溃兵彻底失去了希望,纷纷跪地投降。

面对如此情况,杀的兴起的程处默除了骂声孬种之外,毫无办法。

毕竟自古杀俘不祥,程处默作为军二代,还是比较相信这一点的。

海上,八大氏族在逃遁无望,损失了近半战船的情况下,也选择了投降。

当天色微明的时候,一场持续了半个晚上的海陆大战终于落下帷幕,远洋水师以四十五人阵亡为代价,取得了击沉敌船二十八艘,歼敌三千五百,俘虏敌船三十七艘,俘虏残兵一万四千余人的战果。

至于其他人大多随着扶余章逃了回去,少数部分趁着夜色逃去无踪。

新搭建的帐篷中,雷耀、王文度两位水军负责人,长孙冲、程处默、李震三位陆战大队负责,齐集一堂,共同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哈哈哈……”

嚣张的大笑声中,征袍浸满鲜血的程处默兴奋的黑色泛起紫光:“诸位,想到这些百济人竟然如此怂包,俺老程还没杀尽兴,他们就全都投降了,哈哈哈……。”

李震拉了他一把:“处默,安静一会儿吧,杀了一个晚上,你就不累?”

“累?”程处默牛眼一翻:“这样的仗别说打一个晚上,就是打十个晚上,俺老程也不累。”

“好了好了,处默,你还是先消停一会儿,雷副都督还在这呢,想乐呵,等下回了咱们那边,兄弟们陪你好好聊聊。”长孙冲到底要成熟一些,一句话既给了雷耀面子,也安慰了程处默。

等程憨憨嘀嘀咕咕坐好之后,长孙冲将一份战报递给雷耀:“雷副都督,这是昨夜一战的战果,你先看看。”

雷耀对长孙冲微微点头,这才将目光投注到手中战报上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花轿子人人抬,雷耀固然是李昊离开之前安排好的远洋水师负责人,但对于长孙冲、程处默、李震这样的二代来说,给他面子他是副都督,要是不给面子,他还真不能把这三位怎么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雷耀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手中的战报上,眉头越皱越紧,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程处默看不过去,忍不住道:“哎我说老雷,不就是一份战报么,就那么几百个字,至不至于看这么半天。”

摇摇头,雷耀将手中战报放下,叹了口气道:“程小公爷,这份战报不简单啊。长孙小公爷,您说呢。”

“的确不简单。”长孙冲点点头,露出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

程处默见二人打哑迷,顿时急了:“我说你们俩个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行么,俺老程都快被急死了。”

长孙冲啧了一声:“处默,昨天晚上这一战,咱们固然收获颇丰,可你就没发现这里面有蹊跷么?”

程处默眨眨牛眼:“呃,这有什么蹊跷。”

长孙冲这次没有接话,反而将目光投向雷耀。

雷耀知道这是长孙家大公子给一个立威的机会,当下微微点头致谢,然后才对程处默说道:“程小公爷,百济舰队逃走了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正是百济王扶余章率领的。”

“这有什么,估计是那老小子胆小怕事,见机不对提前逃了呗。”

“非也。”雷耀摇摇头:“若是这样,为何只有扶余章的人逃了,其余百济八大氏族却被我们来了个瓮中捉鳖。”

“呃……”程处默挠挠头:“这,这我哪儿知道。”

“呵呵……”帐中众人全都露出善意的笑容,片刻笑声稍歇,雷耀这才说道:“程小公爷,按照正常逻辑,扶余章既然敢御驾亲征,就绝不会在还未接战便先率众逃离。”

“可问题是他逃了啊。”

“对,这就是症结所在。所以,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那百济王扶余章搞出这次夜袭应该是打着借刀杀人的主意,明里是想要把我们都杀光,实际是想借我们的手,除掉百济八大氏族。”

程处默眨巴眨巴眼睛,还是有些理解不上去,最后懊恼的一挥手:“哎这种事儿别跟老子说了,你们这些文化人心都黑的跟墨似的,俺老程搞不懂。”

众人:“……”

算了,不跟憨货一般见识,全当这家伙不存在好了。

长孙冲摇摇头,对雷耀说道:“雷副都督,既然我们已经猜到扶余章的目的,那么下一步该当如何,还望示下。”

雷耀微微一笑:“长孙小公爷,想必您心中应该已经有了计较吧,不如咱们也效仿先贤,各自将想法写在纸上,最后一同展示如何。”

长孙冲到底是少年人,免不了有好胜之心,给雷耀面子是一回事,如果自己也能露露脸那自是再好不过,当下朗声道:“就依雷副都督,来人,笔墨伺候。”

很快,有书吏将笔墨摆好,雷耀和长孙冲各自背过身去,在掌心写了些什么。

片刻,各自回身,对视一眼,同时对满是期待的其余三人伸出手掌。

伸长脖子的程处默在看清两人掌中字的时候,眼睛顿时瞪的老大:“都是‘放人’,我们你们两个是提前商量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