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七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29
A+ A- 关灯 听书

百济八大氏族的子弟们经此一战死伤无数,活着的惶惶如惊弓之鸟,一万多人蹲在空旷的码头上,时不时抬头偷眼打量头顶让人心寒的巨大火炮和已经上了弦床弩,暗自计算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除去这些人,八大氏族的首领已经被人带到了一个偏僻的房间,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道,几张矮几上摆着各式干果、水果等吃食,一个年轻人坐在房间的正中的主位上,双眼微眯,表情平静。

这样的排场对于八大氏族的首领来说,可以称得上简陋,不及他们平时在家里威势的万一。

可在这个随时都会丢掉小命的节骨眼儿上,八位首领却没人在乎这些,非但如此,见到这样的场面之后,几人的人甚至还稍稍安稳了些。

“见过……呃……,大王。”考虑到大唐这支偏师一直未曾公布真实身分,八位来自百济八大氏族的首领理智的选择了‘什么都不知道’。

“都坐吧,几位辛苦了一夜,想必也都累了。”轻年眼皮微抬,摆了摆手。

抛开年龄与环境不谈,年轻人带给八位首领的感觉很是奇怪,似乎在他们面前坐着的并不是一位普通唐国将军,而是一位气度非凡的世家公子。

如此强烈的反差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扭捏片刻,这才依次坐好,将目光投向那年轻的唐国将军,等着他接下来的发言。

但青年接下来的话让他们齐齐变了颜色:“我姓长孙,名字就不给你们说了,以你们的身份,应该明白,知道太多东西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是是是,小……大……您说的对。”众人当场懵逼,不知是应该称呼一声小公爷,还是依旧以‘大王’相称,心思电转间,索性直接略去。

反正你爹厉害,你说什么都对就是了。

要知道,在唐国姓长孙的虽然不少,但敢拉着舰对跑到别人国家讨野火的,好像只有一家。

而这一家,深得大唐皇帝信任,百济八大氏族虽然自视甚高,但在这一家族面前,怕是给人家洗脚还嫌他们手糙呢。

长孙冲见众人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微微一笑:“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谁,那我也就不再瞒你们,其实这次我来,主要是奉陛下之命镇守罗州。哦,这罗州也就是以前的耽罗国,耽罗国星主仰慕我大唐皇帝风采,愿意举国归附,虽吾皇陛下觉得此举有些不合适,但总不能寒了这天下英雄的心嘛,你们说对不对。”

“是,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时就算长孙冲说明天太阳会从西边升起来,百济八大氏族的首领都会拍手叫好。

至于长孙冲所说的耽罗国星主仰慕大唐皇帝风采,这其实并不重要,就算长孙冲说耽罗国星主是李二的儿子,又能如何。

关键问题是,他的身份暴光之后,会不会地在下一刻举起屠刀,杀人灭口。

虽然说这样的确可以做个明白鬼,但好死不如懒活着,如果能活下去,其实做个糊涂人也不错。

好在长孙冲并没有让他们过于纠结这个问题,很快就把话题拉回正轨:“几位不必担心,虽然昨天夜里你们偷袭我军大营,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但是……。”

长孙冲说了一半又停了,吊胃口一般端起身边的茶水抿了一口。

八大氏族首领紧张的额头冒汗,想要解释却又不敢开口,都在等着但是后面的内容。

片刻,长孙冲觉得众人的胃口吊的差不多了,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不知者不怪嘛,我相信你们对大唐还是心存敬畏的,这次袭击应该是受了有心人的蒙蔽,中了别人借刀杀人之计。”

该说的老子都说了,机会也已经给你们了,就看你们能不能抓住。

长孙冲重新审视自己刚刚的说词,觉得并没有什么疏漏。

先是自暴身分施压,再是揭露扶余章的‘真面目’,接下来就要看这些人如何选择了,如果他们依旧站在扶余章的一边,那就只能让他们全都滚去海边晒海盐。

八大氏族之人初时只是恐惧,但在听到借刀杀人之后,齐齐变了脸色。

长孙冲未提及此事之前,这几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心,根本没有想过其它。

现在,长孙冲把话题往这个方向上一引,几人立刻意识到这其中的关键之处。

为什么自己这八大氏族全都被俘虏了?为什么扶余章和保王派没有一人被俘虏?再想想战舰被围之前扶余章的不告而别……。

古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大家一起沦为阶下囚,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大哥别笑二哥,可问题是这次偷袭的发起人之一扶余章竟然在海战还未开始的时候撤了,而且在所有参加这次偷袭的队伍中,只有他损失最小。

想到这里,八大氏族的首领再也坐不住了。

人的想像力是无穷的,生死关头,稍加引导,八大氏族立刻想到了如果自己这些人被唐人全部杀死,最终得利的人会是谁。

于是,不用长孙冲再说什么,立刻有人咬牙切齿的表态道:“是的,我们都是受了……受了扶余章的蒙蔽,扶余章此人狂傲不逊,自视甚高,视大唐如仇寇,如果不是他花言巧语蛊惑我等,我等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这里搅虎须啊。”

“长孙小公爷,其实在来之前,老朽便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那扶余章对老朽等人百般隐瞒,绝口不提耽罗国已经归附大唐的消息,只说贵军是,是一伙海盗,此人分明是打着一石二鸟的如意盘算,其心可诛啊。”

八大氏族的首领各自表态,当着长孙冲的面共同声讨扶余章。

一方面是讨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个回去的机会。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在眼下这个局面之下,就算长孙冲不杀他们,哪怕只是将他们扣在岛上个把月,八大氏族的实力也会陷入低谷。在这样的情况下,换成他们是扶余章,就算当初没有借刀杀人的想法,此时也会抓住机会趁机铲除异己。

看着下面众人纷纷出言谴责扶余章,长孙冲嘴角笑意一闪而逝,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恨声道:“想不到,百济朝局竟然险恶至此,百济王扶余章也是罪该万死,竟敢利用我大唐水师来行那排除异已的手段,可恶,当真可恶。”

见长孙冲如此,百济众人立刻奉承道:“小公爷英明。”

“罢了。”长孙冲摆摆手:“你们也不必奉承于我,我也知道你们是受人蒙蔽,所谓不知者不怪,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这么容易就算了?

百济众人露出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在同一时间趴到地上:“吾等谢小公爷不罪之恩。”

“嗯,都起来吧。”长孙冲深吸一口气,表情略有些挣扎:“我个人的确可以不追究你们这次袭击的过失,但……你们也确实水师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小公爷放心,我沙氏绝不是忘恩负义之辈,这次给贵军造成的损失,我沙氏一定会负责到底。”

“解氏也一样,我们愿出黄金万两做为对贵军的补偿。”

“……”

万两黄金虽多,对于底蕴深厚的八大氏族来说并不算什么,远达不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如果能用来取得长孙冲的原谅与好感,对他们来说绝对是赚了。

抛开与大唐顶极家族搭上关系这一层,就说万一短时间内回不去,家族被扶余章剿灭,损失将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长孙冲也不是没见过钱的土鳖,但等到百济众人离开之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每家万两黄金,等比例兑换那就是八十万两白银,再加上之前那个丞相送来的五百斤(五千两)黄金、新罗赎回金俊英送来的五十万两白银。

好家伙,短短半年时间就是一百三十五万两白银的入帐,这尼玛都赶上大唐一年的赋税了。

看来,李德謇那小子说‘杀人放火金腰带’还真没错。

什么?你说出海之前金俊英已经付了五万两银子?

这是啥时候的事?长孙冲表示不知道,反正他当时从新罗人那里收的是五十万两白银,其它一概不知。

接下来数日时间,被放回去的几大家族传信之人陆续反回,交割了金银之后,雷耀等人大度的将属于他们的人连同战船全部放了回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离开的百济丞相又回来了。

敲诈上瘾的长孙冲再一次代表水师接待了百济丞相,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会晤。

长孙冲对百济丞相重申了耽罗国已经归附大唐,耽罗岛是大唐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宗旨。

百济丞相也表示,济百尊重耽罗国星主的选择,本着睦邻友好的原则,愿意为大唐献上罗州建设资金五十万两白银。

最后,在大唐罗州码头上,长孙冲设宴款待百济丞相,宴会上,旗帜鲜明的表示,百济做为大唐的属国,理应得到很好的照顾,会在罗州岛设立互市,加深双方的合作。为表示诚意,远洋水师愿释放前段时间袭击码头的全部百济俘虏。

……

“混蛋,混蛋!”听完丞相归来之后的陈述,扶余章气是暴跳如雷,摔了自己最最心爱的琉璃盏。

丞相低着头,承受着扶余章的怒火,至于心里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良久,扶余章的怒火终于平熄,来到丞相面前:“你确定与你见面的是唐国赵国公长孙无忌之子?他自承身份了?”

丞相低着头:“臣以为应该是真的,毕竟他没有必要冒充。”

“哼,这些唐人……”扶余章觉得十分憋屈,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对手竟如此难缠,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弟,如此轻松的就识破了自己的‘妙计’不说,甚至还反手将了自己一军,将八大氏族又还了回来。

扶余章开始后悔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想什么一石二鸟,借刀杀人。

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就算再怎么解释,做计八大氏族的人也不相信自己,接下来,王室将会面临八大氏族最疯狂的报复。

“怎么办?”扶余章盯着自己的心腹丞相:“丞相,你觉得我们眼下该当如何?”

“王,我们……只能快刀斩乱麻,把那些敢于反抗的人全部……。”丞相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难道就不能让耽罗岛上那些唐人……”扶余章话说了一半就意识到自己实在太过天真。

耽罗岛上那些唐人就是一群喂不饱的白眼狼,没有好处他们绝对不会出手。

当然,就算有好处,他们也未必真的会出手。

毕竟一个混乱的百济更适合他们混水摸鱼,若百济真的安定了,那么耽罗岛就会成为百济的心腹之患,到了那个时候等待双方的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所以,岛上的唐军是绝对不会出手的,甚至很有可能在八大氏族不支的时候,他们还会去帮助他们对抗自己。

摆摆手,示意丞相下去,扶余章垂头丧气的坐到地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老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整个天下都在与我作对。

……

六月,千里之外的长安进入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

但在东宫的丽政殿御书房中,李二却品着茶水,吹着简易空调,显得十分惬意。

就在半个月前,第一台冶炼高炉终于研制成功,并且在六个时辰之内,成功冶炼出生铁一千四百二十八斤。

而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经过这段时间的赶工,长安附近已经立起了不下四十座高炉,按照每天每座高炉三千斤的产量计算,一天就是十二万斤,一年就是四千多万斤,是以前的四十多倍。

今后李二再也不需要为没有钢铁而发愁,相反,李二愁的是如此多的钢铁,到底要怎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