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李二也为难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30
A+ A- 关灯 听书

与此同时,通往洛阳的官道也已经修好了,数丈宽的水泥路,平整的像是锐子,一条三尺宽的隔离带将整条路分开,往来于长安、洛阳的商队、马车各行其道,川流不息。

这条路的建成,虽然没有缩短长安到洛阳的距离,但因为路况较好,行驶有序,使得往来于两地之间的时间大大缩短。

尝到了甜头的商队非但没有排斥朝庭在路中间设置收费站的举动,反而大力支持。

毕竟如果没有这么好的路存在,他们就需要在路上多耽搁数日时间,人吃马喂的消耗加起来,比那一点点过路费多出不知多少。

更不要说路修好之后,朝庭又在路上设置了管理机构,派人官兵沿路巡逻,仅这一点就让他们省下来大笔雇佣护卫的开支。

朝庭在这方面也没吃亏,据长孙无忌统计,水泥路修好的十天之内,除去分红,朝庭便从过路费中收取了多达百来贯的收入。

这些钱表面上看不多,但胜在细水长流,估计十年左右就能收回修路的成本,再将来便是纯利润。

抛开这些不说,因为官府派发粮食的关系,修筑水泥路的百姓非但没有像前隋那样民怨沸腾,反而对朝庭的举措交口称赞,使得一场影响整个关中的蝗灾就此消弭于无形。

嗤笑一声,李二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叹了口气:“唉,这帮小子,脑子就是好使。”

见李二回魂了,林喜凑上来:“陛下,太子殿下和李侍读求见。”

“这两个小子来干什么,告诉他们朕正在休息,任何人都不见。”心情不错的李二皱了皱眉,根据以往的惯例,这两小子属于典型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伟大的皇帝陛下不想坏了好心情。

林喜犹豫片刻,脚下没动地方。

李二‘嗯’了一声:“怎么,还有事?”

林喜躬了躬身子,小声道:“陛下,殿下和李侍读带了许多箱子过来,似乎真有很重要的事。”

箱子?还好多!这俩小子想干嘛。

李二深吸一口气,为自己的好心情默哀片刻,微微抬手:“那就让他们进来吧,朕倒是想要看看,这两个臭味相投的小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得了李二的吩咐,很快李承乾和李昊便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来到李二面前行了礼:“儿臣(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含胸,低头,弯腰,狗腿之极的站到李二两侧,对着外面一挥手。

很快,在李二疑惑的目光中,数不清的箱子被抬了进来,放到房间中央,很快就铺满了房间中所有的空地,直到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李二已经满头黑线,左看看,右瞅瞅,指着满地箱子:“这,这什么东西,你们两个又在搞什么。”

“打开。”李承乾没有回答老头子的问题,对着已经被挤到门口的几个小太监命令道。

“诺。”小太监不敢抗命,翻山越岭的爬过十多个箱子,将李二面前的箱子打开。

‘哐’,金光璀璨,满满一箱黄金。

李二嘴角抽了抽,头顶黑线多了些。

‘哐’,又一个箱子被打开,里面依旧是黄金。

‘哐哐哐……’开箱的声音不断,御书房很快就被彻底镀上一层金光。

哪怕李二身为大唐最大的地主,如此多黄金被堆在一起的场面依旧让他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这俩小子该不会把户部劫了吧?

但不对啊,户部的库房里就算有金子,也绝不会有这么多。

难道是……。

“你们两个,该不会是把朕的内宫府库给弄塌了吧?”想前想后,李二觉得只有这个猜测最靠谱,只有内宫府库塌了,这两个小子才会不辞辛苦的把里面的金子搬到自己这里来。

李昊与李承乾对视一眼,答非所问道:“陛下,外面还有五十万两银子。”

李二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朕问的是还有多少钱么,朕明明是问的钱从哪来的。

知父莫如子,最后还是李承乾醒悟的比较早,缩头缩脑的说道:“父皇,您还记得被派到百济的远洋水师么?”

“远洋水师怎么了?”李二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老了,思维有些跟不上这两个臭小子。

“父皇,这些东西是远洋水师刚刚送回来的。”

远洋水师送回来的,李二脑子瞬间就是一懵。

远洋水师他知道,这支水师去干什么了他也知道。

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千多人的队伍,最多也就是去百济转上一圈,最大的作用就是让长孙冲、程处默、李震他们几个去镀镀金。

可是,面前这么多金子算怎么回事,难道那帮家伙不是去镀金,而是去打劫百济皇宫去了?

否则半年时间在海上就算拼了命的抢,也不可能抢回这么多金子吧。

李二越想越不淡定,早在李承乾和李昊没进来之前他就知道这两个小子一来准没好事,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大的事情。

“说,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何远洋水师会送来如此多的金银,李德謇,是水师都督,你来说。”

李二一句话,先把自己儿子给摘了出去,看来李承乾应该是亲生的没错了。

李昊从怀里摸了半天,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件,小心的放到李二桌上,然后才缩头缩脑的说道:“陛下,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吧啦吧啦,噼里啪啦……。”

半个时辰之后,李二把皱巴巴的信往边上一丢,哭笑不得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百济虎王,这家伙是个傻子么。”

“臣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雷耀他们派回来押送黄金的人就是这么说的。”李昊咂咂嘴,知道眼前这一关应该算是过了。

当初一力主张水师去百济的是他,将水师留在百济的也是他。

如今,百济与水师发生交战,国内又乱成一团,说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傻子都不会相信,将来若是被朝中那些吹毛求疵的御史发现,少不得又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麻烦。

李二好歹也是当了这么久的皇帝,如何能不知道李昊想的是什么。

眯着眼睛盯了铺满整个房间的黄金一会儿,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决定,看在这么多金子的份上,这个锅他扛了。

摆摆手,眼珠子都有些发红的林喜连忙命人将箱子盖上,寸不不离的看着一众禁军将这些金黄送往内宫府库。

待到房间重新被搬空,李二重新坐好,平复一下心情对李昊问道:“关于百济,你有什么想法?”

李昊挠挠头,如此容易就能蒙混过关让他觉得有些意外,想了想对李承乾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来说。

在来见李二之前,两人已经有了默契,李昊以十五、六岁之龄,混到从三品的职务基本已经算是到顶了,功劳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但李承乾不一样,眼下正是需要他表现的时候,再多的功劳都不嫌多。

于是,李承乾在还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之后,清了清嗓子:“父皇,儿臣以为,针对百济如此情况,我们有两种应对方案。”

李二露出感兴趣的神情:“哦,哪两种应对方案,说说看。”

李承乾先是定了定神,重新理了理思路,才缓缓开口:“第一种应对方案是我们借百济动荡为名派出军队,名为保卫边境,实则对百济施压。这样做的好处是弥补罗州兵力不足,就近监视百济,但有可称之机,便可挥师进入百济,将之并处我国领土。

但这样做也有坏处,那就是很容易使百济在压力下八大氏族与王室摒弃前嫌,共同对付我们。”

李二点点头:“那第二种方案呢。”

“第二种方案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坐山观虎斗。

以百济时下的情况来看,他们的那个虎王很可能不是八大氏族的对手,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他很有可能别国求援。

而周边各国中,新罗与百济既有新仇又有旧恨,根本不可能帮助扶余章,高句丽更是早就对百济虎视眈眈,如果他敢向新罗求援,估计死都不知怎么死的,如此推断,扶余章最有可能求援的对像就是我们。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等上一段时间,待扶余章派来求援的使者,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派遣大军进入百济,到时候不管帮助扶余章是剿灭八大氏族,还是帮助八大氏族搞定扶余章,全凭我们的心意。”

李承乾一口气说了近小半个时辰,终算把李昊的交待以及自己的分析全都说了一遍。

不过,以他的性格来说,这两种方案他都不怎么喜欢。

大唐帝国兵多将广,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调动大军,马踏百济王都,然后再挥师北上,配合国内大军,对高句丽南北夹击,将整个半岛全部收入囊中。

至于新罗……,看在李昊那个小情人的份上,就让他们再存在几年,若是新罗人识相,主动投降,就把那块土地封赏给他们,若是不识相,以大唐的国力碾死新罗不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都说完了?”就在李承乾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头子看了看他,又看向李昊:“你也是这个意思。”

“陛下,臣觉得太子殿下的建议很好。”李昊能说什么,这本就是他交待李承乾的东西,再让他来说,也不可能比李承乾说的更好了。

本以为李二会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或者干脆就照着这两种方案执行。

结果没想到,李二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说完了就下去吧,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百济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啊?”

“啊什么,都出去吧。”李二将身体靠到椅背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得,白说了。

李昊有些泄气,见李承乾似乎还想再说什么,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拉着他一起给李二行了一礼,双双退了出去。

……

丽政殿外。

李承乾甩开李昊:“德謇,你怎么回事,难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李昊摇摇头:“不算了还能怎么样,两百万两白银的功劳已经够了,总得给别人留点机会。”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想通了很多,最关键一点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段时间以来,不管是修路也好,冶铁也罢,自己的风头已经出的够多了,再加上这次远洋水师半年时间弄回来两百万两白银的事情,说是站在风口浪尖上也不为过。

当然,你也可以说不遭人妒是庸才,既然有表现的机会,那就要勇往直前,了不起死死抱着李二这条大腿,估计没人敢动他。

可李二毕竟不是神仙,再过二十年,这位皇帝陛下弄不好就要驾鹤西游,到了那个时候,靠山不再,鬼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打击报复。

至于李承乾……,还是算了吧,还有二十年呢。

李承乾有些无语,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啊,就是想的太多,真搞不懂,年纪轻轻的,怎么做起事来这么老成。”

李昊露齿一笑:“你可别这么说,弄的就好像比我大一样。”

“好,不说就不说。”李承乾意兴阑珊的挥挥手,想了想道:“不过既然远洋水师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咱们庆祝一下总没错吧,走走走,康平坊走起。”

又是康平坊……。

李昊没来由心底就是一阵抽搐。

他可没忘上次从康平坊出来被李月灵好一顿说教,然后又赔上整整一箱珠宝的事情。

现如今,李承乾竟然还提出要去康平坊,这怎能让他不触景生情。

很快,李承乾发现了自己这个侍读的反常举动,扭过头:“怎么了?”

李昊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能换个地方么?要不咱们去东市吧,好歹你也是太子,去康平坊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李承乾没想到‘名声’这样的词竟然会出自李昊之口,愣了半天才纳闷道:“不是吧,你李德謇还会在乎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