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让我死个明白吧!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43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提出来的问题让伟大的皇帝陛下失眠了,望着窗外璀璨的夜空,李二背着双手,静静的发着呆。

今天之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马踏草原,让颉利匍匐在自己脚下,一雪当年渭水之明的耻辱。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

马踏草原容易,生擒颉利也容易,可失去了颉利的草原要如何治理却是大问题。

李二不是没想过派人进入草原,像治理大唐各处州郡一样治理草原,但草原上的牧民向来都是居无定所,随着水草丰沛而迁徙,这样一来也就不存在什么地方不地方的问题。

而不派人进入草原,那就要重新选一个代理人,来帮助大唐治理草原。

这样做短期内或许能让大唐得到很大的利益,但从长远角度来说,这无异于养虎为患,假以时日,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在草原上再培养出一个颉利。

思来想去,李二忽然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如此就不应该如此急迫的去讨伐颉利。

从皇宫出来之后,李昊犹豫再三,最终决定还是给长孙冲等人去一封书信,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回来参加这次讨伐颉利的大战,自己总要通知他们一声。

搞定了这些,派了大船再次出海,李昊浑身轻松回到家中,继续过以前那种混吃等死的日子。

这段时间焦炭的生意很不错,长孙老狐狸那边建了三十座新式高炉,每日为将作监提供大量钢铁的同时,对焦炭的需求与日俱增。

从最开始的几百上千斤,到后来的几千上万斤,现如今,每天大概都需要近三万斤左右的焦炭才能满足长孙家冶铁坊的需求。

就这,还只是长孙一家,如果算上朝庭那边的冶炼坊,每天光焦炭大概就能卖出五万斤左右。

按照一斤焦炭两文钱的收益计算,每天就是一百贯文,一年就是三万六千贯出头。

表面看似乎并不多,但李昊却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大唐对钢铁的需求量日趋增加,每年十万贯指日可待。

除去焦炭,李家每天还有大量的水泥出售,利润的话,每年大概也有近十万贯左右。

现如今,李家在城外的庄子已经彻底变了模样,说它是个庄子,不如说它是个工业区,每日里水泥窑,焦炭窑烧的是浓烟滚滚,远远看去就跟闹妖怪似的。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为了避免空气污染,影响周围百姓的生活质量,李昊这段时间正琢磨着啥时候跟李二提个建议,把老头子和自己的封地换换地方,最好弄到咸阳北面那个矿山周围。

反正自家庄子也不靠地里出产的那点东西过活,弄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反倒容易大展拳脚。

想着想着,李昊便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隐约间可以听到窗外传来女人的声音。

老子的院子里什么时候有女人了?

李昊先是一呆,接着便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家那个磨人精堂姐李月灵的声音么,这娘们儿咋就来我家了。

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抓起丢在一边的衣服往身上一套,李昊下地走出房间。

别好奇为什么他穿衣服这么快,两股筋的大背心加外沙滩裤,就算想穿的慢点都不行。

至于是否被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观所接受,嘿嘿,外面大街上光着膀子配斗篷的西域人到处都是,李昊这样穿已经很保守了。

院子里,李月灵一脸嫌弃的瞥了李昊一样,不屑的撇撇嘴:“就你那一身的白肉,也好意思亮出来炫耀?”

李昊不为所动,权当没有听到,晃着膀子坐到李月灵对面,与俏脸微红的李雪雁点头打了个招呼,这才转头道:“女侠,求你放过我吧,我昨天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好不容易睡着了,你说你这一大早的就来我这里折腾,图个啥啊。”

不想,李月灵立刻严肃起来,寒光四射的眸子里闪过八卦的光芒:“折腾?跟谁?”

明明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可为什么老子总觉得到了这娘们儿嘴里就像是在开车呢。

李昊摸了摸鼻子,决定还是先把车停下的好。

“总之是正是,具体的就别问了,过段时间消息传开你们自然就会知道,现在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大早的跑来我家,到底想要干什么。”

“哎呦,我说堂弟,你还真是卸磨就杀驴啊,你不知道堂姐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帮你把雪雁从家里约出来,你倒好,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反而问我来干什么。”

望着振振有词的堂姐,李昊以手抚额,无奈道:“姐,你确定不是你在王府无聊了,打着找雪雁聊天的名义,出来逛街?”

“呃……”李月灵先是一滞,接着蛮横道:“要你管。”

自己知道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

李昊摇摇头,决定不搭理这个人来疯的堂姐,转头对李雪雁道:“雪雁,李叔最近还好吧,昨天去陛下那里听差,听说李叔身体不大舒服?”

“还好,就是不小心染了风寒,宫里御医已经看过了,说是问题不大,将养一段时日便好。”

“哦,没事就好。我多少也会一点医术,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来找我,只要力所能及,定会全力以赴。”

李雪雁温婉恬静,李月灵风风火炎,李昊就纳闷了,为什么两个性格差别如此大的人会成为朋友,这不是开玩笑么。

正感慨的时候,某个不识相的声音再次插了进来:“呦呦呦,德謇,这话可不能说的太满,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来找你,你确定自己真能解决了?”

此时李昊已经确定,自己这个堂姐如果不是没事找事,那就一定是有求于人,只是碍于面子,一直不好开口,故而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拿话撩拨自己。

正打算拿话挤兑她几句,却听李雪雁道:“德謇,说到帮忙,我,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李昊眯了眯眼睛,目光自李月灵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李雪雁的脸上:“什么事,说说看。”

石桌下面,李雪雁手指绞在一起,良久方才开口道:“德謇,你也知道,一座王府开销很大,不知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多赚些钱?”

赚钱?自李雪雁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就好比知道美女也需要上厕所一样让人难以接受。

明明是一个如天仙般的人儿,怎地也变得如此市侩了,难道香水生意还不能满足任城王府的需要。

李昊初时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在注意到堂姐那满是期待的目光时,隐约间让他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对李月灵说道:“堂姐,这又是你的主意吧?”

李月灵当即坐直了身体,大声反驳道:“胡说,明明是雪雁提出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要诬陷好人。”

好人,你确是在说自己么?

说好教自己练武,结果蹲了好几个月的马步;万花楼中,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干,到了他嘴里却成了花花公子,有这样的一个堂姐,也不知道上辈子老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李昊的沉默让李雪雁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头越垂越低,桌下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被她绞的有些些苍白。

随着时间的推移,沉默中的女孩心底忽然涌起一丝委屈。

为什么他还不答应,难道我在他心中就那么可有可无?

是了,应该是自己自做多情了吧,总觉得这辈子就是他的人,却从未问过他的想法。

不过想想也是,他那么聪明,又是陛下眼中的宠臣,只要他愿意就算将来迎娶公主也不是做不到,怎么可能看上自己一个小小的郡主。

女孩越想越伤心,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终于鼓起勇气,抬头道:“德謇,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我不应该提出这样这份的要求。”

诶?怎么了这是?!

望着女孩梨花带雨的模样,李昊满头黑线,大脑瞬间当机。

李月灵也被李雪雁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来到她的身边:“雪雁,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委屈你就说出来,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李雪雁却是淡淡摇了摇头:“算了月灵,我们走吧。”

“走?为什么要走!”李月灵这小暴脾气属于点火就着型的,抬手将准备起身的李雪雁按了回去,指着李昊的鼻子喝道:“是不是他惹你生气了?你放心,我这就揍他一顿给你出气。”

李雪雁却在此时拍拍闺中密友的手,啜泣道:“不,不必了,强扭的瓜不甜。”

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刚刚还好好的,这一转眼就晴转大雨了呢。

望着自说自话的两女,李昊有些抓狂道:“我说两位小姑奶奶,你们这到底要闹哪样,拜托,好歹让我死个明白成不?!”

同为女人,听到强扭的瓜不甜之后李月灵哪能不明白李雪雁的意思。

问题是偏偏自家堂弟像个木头一样,傻夫夫的还没明白。

真不知道他那个祸害的名声到底是怎么来的。

想着,李月灵瞪了李昊一眼:“李德謇,少在那里得了便宜卖乖,我家雪雁长这么大就没求过人,这次好不容易向你张一次嘴,你却在那里推三阻四,亏你还是个男人。”

李昊被数落的一脸懵逼:“我啥时候推三阻四了,我这不是正想办法呢么。”

“你在想办法?!”

“当然在想办法,你以为钱就那么好赚?大唐这么多人,赚钱真要是那么容易,早就满世界都是有钱人了,何至于有那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

诶?!好像很有道理哦。

那如果这样说的话,好像……好像自己错怪他了。

偷眼看了有些懊恼的李昊,梨花带雨的女孩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昊:( ̄工 ̄lll)。

这又是个么情况?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几个意思?

还没等李昊琢磨明白,李月灵一对白眼球甩过来:“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去想办法。”

惹不起,惹不起啊!

怪不得后世的时候国家推行一夫一妻制,原来这并不是限制,而是对男人的一种保护。

一个头两个大的李昊痛苦的摇摇头,现在他宁可面对一百个李二,也不想面对一个李雪雁,这简直太麻烦了。

不过你还别说,这么一折腾还真让李昊想到了一桩生意。

重新坐回桌边,李昊正色对两女道:“生意呢,我的确是有一桩,不过你们必须告诉我,这生意到底是谁来接手,到底是雪雁接手,还是堂姐你。”

“呃……”李月灵顿时有些吱唔,在李昊炯炯有神的注视下,最后不得不坦白:“好嘛,说就说,是我家生意,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就知道。”李昊一巴掌拍在桌上,坐直了身体,沉着脸对李月灵道:“上我这里讨主意是你的意思还是荆王的意?”

“有什么区别吗?!”李月灵眨眼的表情蠢萌蠢萌的。

“好吧,的确没什么区别。”对这个满脑子肌肉的堂姐,李昊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这桩生意有些大,单单一个荆王府只怕吃不下。”

“真的假的?什么生意大到荆王府都吃不下?”李月灵诧异道。

甚至就连刚刚止住哭泣的李雪雁也都睁着一双剪水秋瞳向李昊看了过来。

荆王那可是太上皇的儿子,李二同父异母的兄弟,能大到让他吞不下的生意,这到底影响有多大。

李昊面对两女似乎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犹豫片刻道:“这样吧,关于这件事情你们先回去等消息,我需要与陛下好好商量商量,大概十天左右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还,还要惊动陛下?”李月灵一下来了精神。

这可是能够惊动李二的生意,荆王府就算不能全部吃下去,哪怕只有一半也是好的,甚至一半的一半也行啊。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个荆王妃就是整个王府最大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