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恶人先告状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45
A+ A- 关灯 听书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混乱的,李月灵也是女人,自然逃不开这个怪圈。

什么?你说这女人已经结婚了?

是结婚了没错,先上车后买票,古代人都这样,有什么不对么?

送走两女,李昊站在家门口发了会儿呆。

李雪雁是个恬静的性子,别说现在任城王府还有香水生意,就算没有,她也不可能主动来找自己拿主意。所以,整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是自家那个脑子里全都是肌肉的堂姐在撺掇。

可是李月灵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件事,她回来长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提早就提了。

总结起来,似乎这件事的背后还有一只大手在操控,而这只手应该就是荆王李元景。

想到自己背后有一位亲王在搞事情,李昊的好心情一下就没了,他虽然不喜欢搞事情,但同样也不喜欢有人在自己背后瞎鸡霸捅咕。

“柱子,收拾一下,跟我进宫一趟。”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李昊瞬间便有了决定,既然你想捅咕老子,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几乎一夜没睡的李二脑子昏昏沉沉的,批阅奏疏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睡着了。

李昊看着这位皇帝陛下那一双大大的眼袋和乌青的眼圈,行礼之后动情的说道:“皇帝叔叔,长安不是一天建成的,您千万要保重身体才行啊,大唐的未来还要靠您来支撑呢。”

李二没好气的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朕为啥困成这样,你心里没点b数么。

“少拍马屁,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说吧,来找朕又有什么事。”

“呃……”马屁拍到到马腿上了,李昊尴尬的眨眨眼睛,吱唔道:“皇帝叔叔,昨天晚上小侄一夜未睡,前思后想……吧啦吧啦……。”

瞅着李昊精神到几乎爆炸的样子,李二差点气的质壁分离,老脸越来越黑:“说重点。”

李昊郁闷的点点头,果然是伴君如伴虎,自己辛辛苦苦,禅精竭虑到底是图个啥你说。

算了,不让说就不说吧,抽了抽鼻子,李昊老老实实说道:“皇帝叔叔,是这样,小侄经过一整晚的深思熟虑,突然想到了一个大战之后稳定突厥的办法。”

李二哼了一声:“哼,一个晚上你能想出什么办法,别跟朕说什么减丁之法,朕不是暴君,做不出那等事来。”

减丁,简简单单两个字,但其中又包含了多少血与泪。

为了巩固皇权,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古代多少帝王大肆屠戮那些非本族之人,又有多少无辜百姓惨死于屠刀之下。

李二这人虽然心眼儿小了些,但再怎么说也是一代雄主,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他是干不出来的,不想干,也不屑去干。

李昊抓住机会立刻马屁送上:“皇帝叔叔雄才伟略,高瞻远瞩,有经天纬地之才,小侄虽然愚钝,却也干不出让叔叔您蒙羞之事。”

“嗯。”李二露出满意的神情,点点头:“你这小子虽然办事毛燥了些,但朕却知道你跟愚钝不沾边,所以,自谦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还是讲讲你的办法吧。”

“是”见李二气顺了,李昊这才放下心来,正色说道:“皇帝叔叔,小侄以为,想要让漠北长治久安,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动之以利。”

“动之以利……”李二目光深邃,似乎在琢磨其中的含义,半晌方道:“仔细说说。”

李昊最佩服李二的就是这种明明什么都没听明白,却还能露出考校态度的沉稳劲儿,嗯了一声继续道:“所谓动之以利,就是让漠北草原的牧民看到生活的希望,看到更好的未来,不是小侄曾经对草原牧民做过深入的调查,很清楚他们其实并不在乎谁来做自己的王,他们在乎的只是能否再好的活着,谁来做草原之王距离他们实在太过遥远,不是他们能想的。”

“嗯,你这话说的倒是有些道理。”李二终于认真起来,不耻下问道:“可你能否告诉朕,你所谓的‘利’,到底是什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这次难得的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牛、羊。”

牛、羊……,李二皱眉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想让朕出钱来购买他们的牛、羊?德謇,这似乎治标不治本吧,再说朕要那么多牛、羊做什么,我大唐百姓又买不起,养着的话又没有那么大的地方。”

不得不说,李昊很佩服李二的魄力,在想到收购牧民牛、羊的同时,没有暴走说,竟然还在认真考虑可行性。

这一点,李昊自认做不到。

毕竟大唐不比后世,百姓生活富足,不差那几个买肉的钱,牛、羊收购回来直接杀了卖肉都能勾回成本。

但大唐不一样,牛在大唐属于大牲口,是不会杀了吃肉的,而整头卖的话,又很少有人能买得起,更不要说草原上的牛没有耕田、拉车的经验,就算有人整头买,到了家里也派不上用场。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如果大唐官府出面大批量收购牛、羊,最后只能养在自己手里,根本没有再卖出去的可能。

摇头苦笑了一下,李昊说道:“皇帝叔叔,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让朝庭出面收购牛、羊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收购牛奶和羊奶。”

“什么玩意儿?”李二一下坐直了身体,额头青筋直蹦。

李昊以为李二没有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收购牛奶和羊奶。”

这特么比收购牛、羊还不靠谱好么。

李二深吸一口气,指着李昊道:“李德謇,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你知不知道,牛奶、羊奶根本不能久存,那东西收回来只怕还没运出百十里,就变质了。”

李昊努力把头向后仰,避免被李二的手指戳进鼻孔,倒不怕脏了龙指,实在是那手指太粗,戳进去估计会很疼。

“皇帝叔叔,事在人为嘛,小侄以为,我们完全可以在平定的草原之后,多建几座工坊,用来把牛奶和羊奶加工成奶粉,奶粉与鲜奶不同,可以长期保鲜,食用的时候无论是直接干吃还是用热水冲泡都可以。”

“奶粉?那是什么?”对于李昊口中冒出的新名词,李二满头黑线。

“奶粉就是鲜奶脱水之后的产物,营养丰富,易于吸收,必要的时候可以充当一部分粮食,不管是百姓还是军中,都有很大的推广价值。”

听到可以充当粮食,李二来了兴趣:“可有实物?”

李昊挠挠头:“没有。不过小侄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研究出来。”

没有实物你说个屁,李二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李德謇,你可知道欺君之罪。”

眼看话题马上就要向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李昊急中生智,岔开话题道:“皇帝叔叔,小侄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您啊。而且您想想,只要小侄能够把奶粉生产出来,咱们完全可以以此来稳定草原,收拢民心,值得一试啊。”

“好吧,那你就试试好了,有什么需要就去找无忌和克明。”见李昊信心十足,李二能说什么呢,总不能打消自己这个宠臣的积极性吧。

“这个……”李昊露出纠结的表情。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不大,就是荆王那里,小侄曾答应许帮他找一份长久的生意,您看能不能……。”

跟聪明人说话不用特别透彻,跟李二更不用。

几乎是在瞬间,李二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元景?他想干什么?找你讨要一桩长久的生意,莫不是觉得朕这段时间亏欠了他。”

李昊连忙摇头:“皇帝叔叔,您想多了,小侄觉得应该是荆王手头真的不怎么宽裕吧,否则凭他一位亲王……。”

“此事你不用管了。”不等李昊把话说完,李二便打断了他:“荆王过段时间就要回封地,奶粉的生意以后再说吧。”

“呃……”李昊懊恼的点点头:“小侄遵旨。”

臊眉耷眼的被李二赶出御书房,李昊闷闷不乐的带着铁柱去了李承乾的宜秋宫。

别看他现在还顶着个太子侍读的头衔,但一年到头却来到宜秋宫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外面到处野跑,根本顾不上太子这边。

李承乾此时正好刚刚上完课,正感无聊,见李昊进来,乐的眉开眼笑:“德謇,今日怎么有空到本宫这里来,莫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好不好玩不好说,但的确有件大事。”李昊随手在李承乾身旁宫女手中托盘中抢过一串葡萄,塞进嘴里两颗,腮帮子顿时像仓鼠一样鼓了起来。

李昊对此毫不介意,摆摆手示意身边众人都下去,这才说道:“说吧,什么大事。”

“是这样……吧啦吧啦……噼里啪啦。”用了一刻钟功夫,李昊把刚刚对李二说的那些统统给李承乾说了一下,唯一的区别在于,这次他并没有隐瞒李月灵撺掇李雪雁来找自己的事情。

听完李昊的讲述,李承乾干巴巴的笑了笑:“看来本宫这位六叔也不甘寂寞了啊,竟然把手伸到你的口袋里。”

显然,李承乾有着与李昊相同的判断,他同样认为如果没有李元景的指使,李月灵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脑子想到利用李雪雁,他那个满脑子股肉的六婶更多的可能是直接去找李昊。

“谁说不是呢。”李昊耸耸肩膀,眯着眼睛道:“其实我倒是不在乎一桩生意什么的,关键是他不应该撺掇我堂姐又拐带上雪雁来威胁我。”

看着李昊郁闷的样子,李承乾哈哈大笑:“哈哈哈……,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以后我帮你注意着一点,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嗯。”李昊长出一口气,啧了一声道:“说实话,如果荆王直接出面来找我,说不定我就直接答应他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对不对。关键他不应该算计我,而且……之前拔灼帐我还没跟他算呢。”

拔灼那天突然出现在宴会上,不仅李昊没想到,甚至就连李承乾也没想到。

那一日,他不过就是心里高兴,打算弄一场家宴,结果没想到,里面竟然混进来一个外人。

如今被李昊提起,李承乾自然也不怎么痛快,想了想道:“我这个六叔啊,自小就聪明,不过因为母亲只是一个嫔妃,所以在老爷子那里不怎么得宠。”

“明白,自力更生嘛。”李昊打了个哈哈,并没有更深入的对李元景进行评论。

皇家的事情,点到为止,虽然他跟李承乾关系算是不错,但说的多了难免会给这位太子殿下留下恃宠而骄的印象。

李承乾见他不肯多说,倒也没再继续下去,换了话题道:“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奶粉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就是我现在手里没有资源,就算想要试验也没东西啊。”

李承乾问道:“资源?什么资源?”

李昊翻了个白眼:“牛呗,还能是啥,没牛我上哪儿弄牛奶去,没有牛奶我怎么弄奶粉。”

“呃……”李承乾总觉着自己这个侍读似乎在空手套白狼,但最后还是忍不住:“我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牛么,回头我给你批个条子,你去长安县领几头回去就是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昊闻言一喜,抬手招来正在远处观望的宫人,笔墨伺候。

半个时辰之后,长安县令痛心疾首,嚎啕大哭:“牛啊,我的牛啊。”

一个时辰之后,万年县令捶胸顿足,以头抢地:“苍天啊,老夫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两个时辰之后,任城王府在城外的庄子上管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世,世子,您,您这是……抢了万年、长安两县?”

“胡说,本世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李昊义正辞严:“快点让人把这两百头牛都赶进庄子里去,回头本世子有大用,少了一头,就拿你来充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