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四章 奶粉奶粉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46
A+ A- 关灯 听书

庄子上的管家知道这位与自家郡主关系非同一般,在无法将李昊赶走的情况下,只能苦着脸应付道:“世子说的哪里话,小人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您的东西啊。”

“嗯,谅你也不敢。”李昊大咧咧摆摆手:“行了,我走了,待会儿你找人把这些牛快点弄进庄子里去。哦对了,这里面还有十八牛奶牛,你别忘了找人把奶挤喽,可别等时间长了再吊回去。”

“是是是,世子放心,小人这就去安排。”管家擦着头上的汗,觉得十分蛋疼。

他当然不会怕李昊,自家未来的姑爷嘛,有啥可怕的。

只是自家未来姑爷似乎不怎么靠谱,你说你没事弄来两百头牛叫怎么一回事儿,这东西能吃着呢,两百头,每天少说也得好一两千斤草料,我特么上哪儿弄去。

欲哭无泪的管家急三火四安排好了庄子上的事情,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急急坐着马车进城找任城子汇报去了。

李道宗一家正聚一起用着完膳,见庄子上的管家来了,任城王停下筷子:“老钱啊,你怎么回来了,莫不是庄子上出了什么事情。”

“回郡王,庄子上倒是没出什么事,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李道宗莫名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管家苦笑一声,重新组织语言:“王爷,下午的时候卫公世子来了,送来了两百头母牛。”

“噗……”李景恒一口葡萄酿没咽下去,直接喷了。

“什么意思?”李道宗头上阴云密布,不自觉得看向女儿:“雪雁,那个李德謇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送来两百头牛做什么。”

李雪雁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女儿也不清楚,要不……要不明天女儿去问问。”

李道宗不置可否的摇摇头,想了想道:“你觉着他会不会是想要碰瓷。”

“父亲,女儿觉得德謇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李雪雁连忙辩道:“将牛送来,应该是真的遇到困难了吧。”

“哼,长安城上下,也就你会信他。”李景恒哼哼唧唧插言道:“父亲,不如明天我亲自去找他问问,若是他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我非……。”

“没你事,一连呆着去。”

李道宗虽然表面上看对李昊百般挑剔,但若真说起选姑爷,在他心里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家伙还真没人比得上,所以他才不会让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在中间横生枝节。

“这样吧,明天雪雁你去卫公那里走动走动,若是有机会就好好问问那臭小子,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女儿知道了。”李雪雁微微低头,心中禁不足小鹿乱跳。

父亲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否则什么不让别人去问,非让自己一个姑娘家去。

忐忑不安中度过一夜,李雪雁第二日早早便离开了王府,带着四个丫鬟去了卫国公府。

本以为李昊应该还在呼呼大睡,结果没想到,来到卫国公府下人竟说少爷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回来。

于是雪雁郡主又转道东市,终于在养心斋找到了失踪一个晚上的李昊。

“咦,你怎么来了?”佳人当面,李昊停下手中的炭笔,诧异道。

看着李昊憔悴的样子,李雪雁柔声道:“昨晚又是一夜没睡吧?”

“嘿嘿……”李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是在搞一套提炼设备么,一个没注意,就忘了时间。”

“你呀,什么时候能知道照顾自己。”李雪雁轻声数落一句,身后梅香等四女立刻有人上前将李昊桌上已经喝干的茶水拿走,重新冲泡,另有两人上前打开窗子。

铁柱就是个憨憨,指望他照顾李昊还不如指望李昊照顾他。

这太阳都升起老高了,那货竟然还窝在角落里睡的十分香甜,显然是昨晚发现没有自己什么事,跑到一边躲懒去了。

李昊也不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的人,除了开始的时候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坐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茶喝干了也不知道。

“嘿嘿……嘿嘿……”对女孩嗔怪的目光对视着,李昊发出一阵讪讪的笑声,忽然想起什么:“哎对了,昨天我给你家庄子上送了两百头,你知道了吧。”

“早就知道了。”李雪雁白了李昊一眼,温婉的坐到他对面:“你突然送来两百头牛,把钱叔吓的够呛,连夜就进了城,跟父亲通报了此事。”

李昊满不在乎的摆摆手,端起由梅香刚刚冲泡好的茶吸溜了一口:“你知道就行了,我给你说那牛先在你家庄子上放一段时间,回头我有大用。”

看着李昊的样子,女孩就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你有大用,为什么要放到我们家。”

“我家没地方,再说两百牛头呢,那家伙老能吃了,放我家也喂不啊。”

李雪雁:“……”

女孩差点被气的裂开喽。

哦,你家没地方就得放到我家,合着你家喂不起我家就能喂起了。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李雪雁知道李昊就是这德性,你永远没办法与跟用正常人的方式去交流,算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哎呀,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想到嫁人,李雪雁的脸腾的就红了。

李昊并不知道女孩想到了什么,见她脸色通红,关心的问道:“我看你脸色不大好看,是不是那个来了?我跟你说,关键时期要多喝热水……”

大唐虽然民风开放,但李雪雁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有勇气跟一个男人探讨‘那个’。

偏偏梅香等四女却在此时同时露出‘世子就是世子,果然什么都懂’的羡慕表情,弄的李雪雁窘迫不已,轻咬贝齿嗔道:“李德謇,你还有完没完。”

“呃……有,有完。”李昊这会儿也觉察出自己失言了,连忙做投降状,岔开话题道:“那个……呃,不是,我是说,这个,呃……,哎算了,昨天我不是答应帮你想一桩能赚钱的生意么,眼下有眉目了,你想不想听听。”

“想说就说。”雪雁郡主没好气说道。

哪怕知道李昊之所以那样说是出于关心,可女孩终是面嫩,就算是私下里都不一定能接受得了,更不要说这里还有外人。

李昊摸摸鼻子,决定好好表现,争取宽大处理。

“是这样,我打算弄一套奶粉生产装置,把牛奶通过烘干处理,使其变成粉状,我把它命名为奶粉,这种东西易消化,耐储存,最重要的是营养丰富,常喝美容养颜,延缓衰老,好处多多。”

吧啦吧啦说了半天,李雪雁越听越迷惑:“那照你这样说,奶粉和牛奶似乎没什么区别吧。”

“当然有区别啊,单单是耐储存就是奶粉的优点。你要知道,牛奶是很容易变质的,挤出来必须抓紧时间喝掉,这就造成了牛奶不容易普及的弊端。

但是奶粉就不一样了,奶粉至少可以存放三个月左右,除去运输的时间,货物到了地头百姓买回去还能再继续存放一些日子。”

见李昊说的真认,李雪雁也开始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好吧,就算你说的真的可行,那么你的奶源从哪里来?难道要自己养好多好多牛?你确定要这么做?”

李昊笑笑:“我当然不会养牛,真要养也是你来养,毕竟这是你的生意,不是我的。”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也太不负责了吧,李雪雁气的小嘴都嘟起来了,狠狠盯着李昊:“你……”。

“哎哎哎,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叫呢。”见李雪雁好像真的生气了,李昊连忙解释道:“其实这奶源的问题有好多解决办法,其中最省事的莫过于直接从草原上收购,毕竟对于那些牧民来说,牛奶、羊奶多到可以随意丢弃,我们可以用很低的价格收购。”

李雪雁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这个主意不错,如果你的奶粉真的可以生产出来,的确有很大的利润。”

“呵呵……”李昊笑着摇头:“不是我的奶粉,是你的。”

“我的?”李雪雁愣了一下,随即扭捏的道:“德謇,其实,其实昨天的事情……。”

李昊打断李雪雁:“放心,我知道昨天的事情都是我堂姐撺掇的,跟你没啥关系。不过我也不怕跟你实话实说,这桩生意太大,我堂姐……不,应该说荆王根本吃不下,所以大头还是在你这里。”

“你,你怎么……。”女孩一下抬起头,眼底却闪过一抹轻松。

在此之前,她一直很纠结要如何跟李昊解释这件事情,现在看来,这家伙似乎昨天就已经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又不是傻子,我堂姐那个傻白甜就算穷的去要饭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所以,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推动这件事,前后联想一下,似乎了那位荆王殿下就没有别人了。”

李雪雁点点头,既然李昊已经把整件事情都看透了,她也就再也没了解释的必要。

又坐了一会儿,女孩见李昊已经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便起身告辞,临行前特地叮嘱李昊放心,庄子上那些牛绝对不出任何问题。

对此,李昊真心觉得无所谓,抛开那十八头产奶的牛,其它的死了最好,正好可以借机搞点牛肉吃吃。

事实上,他原本也正是打的这个主意,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从李二和李承乾两处分别讨到一份手书之后,他就从长安两县各调了一百头牛出来,目的说白了还真就是为了吃。

接下来的两天,李昊就那么一直窝在养心斋,累了就睡,醒了就写写画画。

中间何老九派人过来通知,说那位荆王殿下因为一点小事惹怒了皇帝陛下,被灰溜溜的赶回了封地。

收到消息的李昊无所谓的笑笑,继续把注意力全部投入到桌上的那份图纸当中。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这一日上午,李昊叫上了睡的天昏地暗的铁柱,两人一同去了将作监。

将作监老冯似是提前得了通知,早早便等在官署里面,身边放着一个三尺长短,大腿粗细的铁家伙。

在见到老冯的第一眼,李昊便问道:“老冯,怎么样,我要的喷雾装置打好了没有?”

“已经打好了。”老冯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拍拍身边的大家伙道:“您看还满意不。”

“满不满意试了才知道。”

奶粉加工装置其实并不复梁,不外乎一套烘干设备外加一套喷雾装置。

加工的时候把牛奶通过喷雾装置喷入烘干设备,使其迅速干燥、脱水,变成颗粒状便好。

现在,既然老冯的喷雾装置已经打造好了,李昊索性也不拖延直接命人将设备装车,又在将作监找了几个匠人,大队人马直奔任城王李道宗在城外的庄园。

庄子上的老钱提前已经得了交待,自然不敢怠慢自家这位未来的姑爷,建设哄干设备的过程中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只用了不到两天,一套简单的哄干设备使在后院立了起来。

远远看去,那套设备简单的很,就像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但盒子的中间却是被一道矮墙隔成了两间上面互通的两个房间。

此时此刻,两个房间中的一个正燃烧着熊熊大火,因为上层空间互通的原因,另外的一个房间里温度也开始急剧上升,使得里面一颗正在旋转的中空铁球温度变的越来越高。

烘干房的外面,李昊、李承乾、李雪雁远远的看着。

待时间差不多了,李昊用力一点头,立刻有人冒着高温上到烘干房上面,将准备好的牛奶倒入倒着插在上面的喷雾装置里面,然后用力摇动上面的摇把。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烘干房里面的铁球中间,突然变的雾蒙蒙的,旋即,白雾在高温下慢慢变成了细小的颗粒,洋洋洒洒向着下方沉去。

大概半个时辰,喷雾装置降到了最低点,摇把摇不动了,房顶上的那个倒霉家伙才满身大汗的从上面下来。

这个时候旁边已经有人再开准备灭火的工作,巨大的木板往通风口上一压,没用多少时间,烘干房里已经没了半点火星。

“成功了?”李承乾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感觉有点悬。”李昊摇摇头。

爱迪生发明灯炮还试了好几百次呢,自己弄个烘干机烘牛奶,没道理一次就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