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有点乱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4:54
A+ A- 关灯 听书

除了因为训练不足的原因导致配合差了些,三排禁军两轮攻击的结果堪称可观。

对面的墙明显已经看不成了,远远看去满是密密麻麻的小点,墙头的瓦片也是十不存一,户部署衙到处都充斥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配合差是因为训练不足,精度差是因为枪里发射的是散弹,但这些都与威力无关。

长孙无忌直用了近一刻钟才将看到的一切消化掉,整个人变的神神叨叨起来。

“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威力的武器。”

“苍天啊,这东西威力如此之大,竟然能将铁弹射入墙中三分,高明,你拿来的到底是什么。”

“舅舅,这份礼物如何?您可还喜欢。”李承乾心满意足摆了摆手,示意那些六率禁军离开,自己则陪在长孙无忌身边,一同观察着火枪取得的战果。

老长孙回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定定看着大外甥:“你,你这……到底是什么物事?为何威力如此之大。”

李承乾想了想:“枪,准确的说,是火枪。嗯……舅舅您可以把它看成是火炮的缩小版。”

长孙无忌无声的点点头,背着手在院子里转了两圈似是明白了什么。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

看来还真让外甥给说着了,有如此威力的武器在手,那些个什么刀箭的确该淘汰了。

意识到火枪在未来的重要性之后,长孙无忌迅速想到了一个问题,转身对李承乾问道:“对了,你这火,火枪多长时间可以造一把?”

李承乾伸出三根手指:“如果全力以赴,将作监目前一天大概可以造三十支左右。”

“三十……,这个数量有点少啊。”

李承乾鬼精鬼精的,如何能不知道长孙无忌的意思,再说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主要也是为了拉自家舅舅下水,当下毫不犹豫道:“是啊,所以还望舅舅能够施以援手,如果家里的冶铁坊能够帮忙,小甥有信心把产量提高到一百左右。”

总量一百,去掉将作监的三成,自家工坊的产量能占到七成,也就是每天七十支,这倒是与打造横刀的效率差不多。

长孙无忌有些心动,点头道:“也好,回头你带着将作监的人去工坊那边指导一下,如果工坊能帮上忙,舅舅全力支持你。”

“如此,多谢舅舅。”李承乾笑容满面:“那……舅舅,卖给突厥人刀箭的事情……。”

长孙无忌豪情万丈:“卖了,不就是几把刀么,有了这个什么火枪,别说两万,就是十万又能如何,他还能翻起多大浪花来不成。”

数日之后,军售的消息不胫而走,长安上下一夜之间就炸了。

两万横刀、十万长箭、数十火炮,这么多装备足够武装十六卫的任何一卫。

当然箭的数量是少了些,可那东西也分谁来用不是,对于以骑射为主的草原部落,十万枝长箭发挥出的威力远比十六卫中五十万枝长箭要强。

早朝之上,满朝文武大臣除了有限几人,个个都阴沉着脸,目光不善的盯着刚刚被放出来的‘卖国贼’李昊,李大都督。

偏生李昊没有一点卖国的自觉,兀自感觉良好的站在人堆里面,手里拎着一把造型古怪,雕刻着繁复花纹的东西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摆弄着。

好不容易等到李二来了,众人参拜已毕,正有人打算出来,却听皇帝陛下突然开口:“诸卿,想必你们应该都知道对突厥、吐蕃军售之事了吧。”

大殿上,众人回道:“回陛下,臣等已经知晓。”

李二见状微微一笑:“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就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嗯?!不对,有问题!有大问题啊!

被坑的次数多了,朝臣们也都学精了,面面相觑,就连魏征都眉头紧锁,收回了即将迈出去的脚步。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动静,李二不高兴了:“怎么,你们都同意这次军售?”

还是没人说话,显然是没人想做出头鸟。

直过了大概盏茶时间,魏征终于忍不住心中疑惑,出班奏道:“陛下,臣有一惑,打算问问远洋水师都督。”

“嗯,问吧。”李二目光转向李昊:“李德謇,魏卿有事问你,你且出来。”

“啊?哦。”正在努力回忆子弹历史的李昊一惊,迅速把手里的燧发手枪往腰带里一插,挤出人堆,来到大殿中央:“魏相,有什么事情?”

“李德謇,这次军售是你答应突厥和吐蕃的吧?”魏征用尽量谨慎的语气问道。

“对啊,每方一万柄横刀,五万长箭外加十五门火炮以及火药、铁弹若干。”李昊挠了挠下巴,一本正经道:“松赞干布和拔灼不容易啊,一个王位被夺,一个被父兄排挤,都是苦大仇深之人,能帮咱就帮一把呗。”

能帮就帮一把,你确定是想要帮忙,而不是要让吐蕃和突厥内乱火并?

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绕圈子呢。

魏征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李都督,若是平时老夫不反对你帮助此二人,但眼下正是我们筹划北伐之时,你将刀、箭、火炮这些我们急需之物售于突厥,岂不是资敌?此消彼长之下,需要多少大唐将士用血肉来消耗掉你卖出去的武器。”

李昊诧异的看了蹲在李二身边不远处的李承乾一眼: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老魏还不知道火枪的事情。

李承乾微不可察的耸耸肩:没来得及。

好吧,就知道这小子靠不住,李昊叹了口气,无奈道:“魏相,些许刀箭而已,没您说的那么严重吧,再说咱们这不是有更好的火器了么,刀箭啥的留着也没啥大用,不如卖了换钱。”

两个小屁孩的对视并未逃过魏征的眼睛,眉毛皱了皱:“更好的火器?为何老夫全然不知?”

“呃……,这个……。”再次看了李承乾那个坑货一眼,李昊抬手自腰间抽出刚刚还在摆弄不停的燧发手枪,走到大殿门口。

抬手斜指长空,击发,‘叭’一声枪响。

瞬间,李二眼前就是一亮。

本以为这小子手里拿的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玩具,谁知道那竟然是一把能够击发的火枪。

这该死的小混蛋,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不早些拿出来。

正想着,‘吧嗒’一声,一只五颜六色的鸟儿浑身冒血从天上掉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大殿门口的地上。

李昊:“……”。

我是谁,我在哪,我都干了什么。

进出皇宫跟回家差不多的李昊只一眼就认出掉下来的那个是李二视如珍宝的爱鸟,历史上,这鸟是被李二自己揣到怀里闷死的,而现如今……好像,可能,大概,差不多是被自己一枪打死的,这尼玛要赔多少钱啊。

抬头再看李二,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脸黑的已经跟锅底差不多了。

正想解释一下,一个粗大的汉子已经跳了过来,伸手往地上一指,嗷唠就是一嗓子:“陛下,你的鸟死了。”

众人:“……”

李二:“……”

你的鸟才死了,你全家鸟都死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二本就心疼的要命,再被程咬金嚷嚷这一嗓子,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

只有魏征面露微笑,用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看向李昊。

他早就看李二养这鸟不顺眼了,堂堂皇帝,没事弄只鸟玩,这不是不务正业么。

现在好了,终于有正义之士悍然出手了,否则只怕皇帝陛下还不知要在玩物丧志的道路上走多远呢。

不理这老鸡霸灯,他不是好人。

对魏征赞许的笑容视若不见,李昊哭丧着脸对李二说道:“陛下,臣说不是故意的,您信么?”

李二面无表情:“你说呢?”

李昊努力争扎道:“臣觉着您应该信。”

摆摆手,李二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左右不过是一只鸟罢了,了不起回头让这小混蛋赔上十万、八万贯钱也就是了。

指了指李昊拿在手里的枪:“你手里是什么东西?也是火枪?”

“是,这叫燧发手枪,威力比不上火枪,但胜在不畏风雨,就算在大雨天也可以使用。”听到李二的问题,李昊就知道这枪怕是保不住了,索性两手一托,直接交给了从上面走下来的太监林喜。

李二将枪拿到手里,爱不释手的摆弄了一会儿,点点头:“好东西,火药和铁弹呢?”

开玩笑呢,这个时候把枪重新装填好,鬼知道李二会不会给他的鸟报仇。

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万一呢。

于是,李昊果断摇头:“没带,只能打一枪。”

眼瞅李二与李昊这对君臣越聊越歪楼,魏征终于忍不住了,踱步过来:“陛下,识得此物?”

李二回过神来:“识得,枪嘛,就是火炮的缩小版,威力大概大两百步之内。”

魏征顿时有种被抛弃感觉,嘴角抽了抽道:“陛下是打算以此物装备十六卫?”

‘唰’,大殿上所有武将的目光全都炽热起来。

火枪他们这几天多少有些耳闻,但却谁都没见过,刚刚李昊一枪误中副车,把李二的鸟打死了,此事虽然意外却足以说明枪的威力的确不小。

如此神物如果装备到军中,无疑会将战力提升数倍。

李二倒是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不错,朕正有此意。而且这次北伐颉利,朕打算找一支部队试试这火枪的威力。”

“陛下圣明,俺老程愿意一试。”李二话音方落,程咬金便冒了出来,大手一划拉,直接将李昊提到身边:“小子,你不是要卖刀卖箭么,俺右武候卫出了,需要多少等会儿给你送水师驻地去,就这么定了啊。”

“程老匹夫,你倒是打的好盘算。”

“程知节休得无礼,陛下还未开口,如何有你说话的份儿。”

“程咬金,想要火枪容易,先过了老夫这一关。”

老程的无耻之言立刻引起众怒,谁都知道他这是打算清空自己右武候卫的装备好第一个换装,这如何能不让众人心生愠怒。

李昊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提在半空,但依旧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大唐的牲口们体质实在是太好了,像程咬金、李绩、老头子这样的武将虽然不是什么万人敌,但对付他却是轻而易举。

“知节,别怪朕没有提醒你,这火枪可是你手里那小子鼓捣出来的,先装备给谁完全由他说了算,你要是把他给掐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呃……,真的假的?”松开手,把李昊丢在一边,程妖精大咧咧问道:“小子,这枪真是你鼓捣出来的?”

李昊这次是真的欲哭无泪,不禁后悔刚刚开枪的时候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失手打死了李二的鸟。

如今,李二公报私仇,把自己架到火上烤,面前是混世魔王程妖精,身边还有秦琼秦二爷、门神尉迟恭、驸马柴绍在一边虎视眈眈,说错一句话,估计都得丢掉半条命。

“那个……,程叔叔,你别误会啊,这火枪呢其实说来并不是谁都能用的,而且在战场上火枪的使用限制也不小。”

程咬金眼睛一瞪:“少给老夫扯蛋,你就说给不给吧。”

刚刚差点掐死老子,现在又跟老子要枪,老子给你个锤子。

把心一横,李昊指了指李承乾,直接甩锅:“不是我不想给,实在是第一批火枪已经全部配发给六率了,按现在的产能,明年年底之前别说拿来装备十六卫,就连六率都装备不齐。”

李承乾:“……”。

开什么玩乐,这祸甩的也太快了吧,大家都是兄弟,坑谁呢。

可让他把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李承乾还是觉得肉疼,于是顾左右而言它:“呃……,咱们不是在讨论是否要对突厥和吐蕃展开军售么。”

“这有什么可讨论的,卖了!不就是几把破刀么,没啥了不起,卖给突厥正好让他们自己先打一场。”程妖精大咧咧一挥手:“现在讨论一下火枪,俺老程觉得这种好东西就应该装备一线,至于六率,完全可以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说嘛。”